想想别人聊话题的时候不找你,偷偷的说你懒惰自私,是不是很生气。

想起批判很容易想起一个惩罚场景:

A:你知不知道你哪里做错了,你这个狗X的X种,我说什么都不听,气死我了。

B心里想: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好委屈啊。

B:我没有做错

A:你还顶嘴,我就是打X你,你这个XXX,XXX,XXX。

A对B使用暴力手段,决定让B长长记性。A相信打一顿,B自然就知道错在没有好好听话。

B哇哇大哭,紧接着A叫来一堆人C来嘲笑B。B又没有听话,C们捧怀大笑。

C们也学会了A,谁不听话,不讲我的道理,我也要这样做。

B谁也不会记得,也不想记得,B要做的是结束这种贬低压制它人来转移矛盾的根源。

或是阅读场景:

论文的开篇就是坚持某某,XX这样说违背了某个伟人的绝对论,批判否认某人的全部。

论文的编写不是为了阐述自己的观点,而是在迎合/奉承,知识被强调为某人的附属地位。

这与知识的探究/求知的态度已相背离,批判完全被误解,被变相解读为真理。


误导

论述观点沦为一种批判,在现实是一种必然发生的事情。当所有人已认同这是好的,

那是坏的。例如:听话是好的,不听话是坏的。他说的都是对的,我说的都是错的。

他做的是错的,我做的是对的。以致产生某种极端理论:棒棍底下出恶棍,民族基因分优劣。

某种私人批判已彻底被视为一种绝对真理,不容质疑,否则必生死相逼,是多可怕的一件事。

在现实生活,人必然产生问题,多数人就信仰着不可动摇的绝对真理:好与坏,我吃亏了。

这个问题是好的还是坏,它只能强化人里面的怨恨,却无法亲手面对解决他。

好与坏应排在解决问题之后再思考如何避免,轻易下定义会变为个人意识利益的权利工具,

它通常解决有问题的人或物,从来不会有一点他人的思考,显得自私好利而无一丝同情心。

多数人并没有学习过如何辩论,如何解决问题发现问题的源头,却轻易学到评价判定好坏。

人轻易的会相信身边的人,嘴里的事实,不满,抱怨,传播给个人,个人再添油加醋传给大众。

时常想起:我们要有批判性的思想,可实际批判下达却变成个人权力的滥用,轻易下定论。

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批判曾经深深的伤害过他人,喜欢指责别人的缺点而不是提醒别人。

喜欢长篇话诉说一个人的行为,而不是多花时间去想办法让人认识到自己的行为。

为什么要批判和暴力,批判可以得到多数人的支持,使用暴力简单有效,大家都喜欢这么干,

动脑子思考简直是浪费时间,轻易就使用暴力和恐吓来解决有问题的人。


内省

今天给所有笔记重新打了标题,看到我几个月前写的想法,非常简单容易被引导。

从新青年到Dewey,新青年的文章煽动性,偏激,而Dewey的文章沉稳,厚重。

几乎找不到Dewey把某个矛盾指给明确的人,不仅写出问题,还提出解决方案。

在Dewey的书评中,看的书远比他写的要多的多,人物,诗歌,文章引用,只能惊叹。

对哲学的学习不会到Dewey这就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