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概的把面对新鲜事物的感情归为,胆小,恐惧,害羞总感不恰当。

今天我去镇上超市买零食,遇到很多放学的学生,有害羞遮着脸的,一脸冷漠的,

有抽着烟大口吐着雾,大个子自豪带着小个子的,染发载人骑电动摩托车,在路上听歌的,

也有一脸天真的,坐后面三轮车开玩笑的。我内心感到那种孤落的感觉,过去没人接我。

想起我小时候放学的那种感觉,是Nervous,包含了种种紧张的情绪,对未来的不明确。

渴望朋友玩耍,交流,父母回家,回消息,但它总带来失望,感觉不安全。

像松鼠面对哧哧的响尾蛇,幼鼠第一次勇敢走出洞穴,狗在外面受陌生人惊吓,

鹿摆脱侧面追咬的猎豹,鸽子遇到俯冲的老鹰,人坠落至黑白,山摇地动,面目狰狞,

闪电从我眼里划过。这种不确定的感觉永远不会结束,就像是人类的肋骨一样,支撑着身体。

从动物身上学到,无论任何动物遇到新环境都会产生Nervous,面对不安的现实。

人轻易作出相信或背叛,环境要求人作出改变,以便生存,寻找一种舒适的安全感。

永远在摆脱这种令人不安的感觉,但这是生命必经的,人生总是不断变化并适应它。


挑战者精神

畏惧死亡,权威,恐惧一切高高在上的事物将流离琐尾,去挑战这种感觉,刺激。

当然不是盲目的肝脑涂地,是有理智,运用正确的科学获得进步。

战胜这种不安,像意大利的古罗马竞技场的角斗士,盾牌,皮甲,超越他人的技艺。

与现实抗争的意志。当人总是听到各种责骂,失败,可笑几乎成为所有人的嘴边词。

但他们面对困难的失败不意味着我也会失败,只有人内心真正承认失败,满口可笑。

这样才彻底是败者,已认定现实不可突破,还妄想别人跟自己一样可笑。

生活中这样的人不计其数,一旦再次失败就再也没有做回自己,加入败者列队,

因为他们的从未心存勇气,轻信表象,从未参与事实的内部进行理解,展开想象。

这种想象是感同身受的思考,这种挑战是一种极大的兴奋,有着源源不断的多巴胺,玛咖。

生命前20年就在告诉人,人生不可改变,它让每个人都深信生命经历的一切。

他们的思想已磨平,好奇心消失殆尽,纯真一去不复返,开始信奉宿命论,是多么讽刺!

败者们面对未来止步不前,始终无法面对人改变未来的事实,只能独自疑惑。

我说:人应不屑这些歧视贬低斥责,生命就是追寻真理的过程,发现隐藏的事实,挑战。


《浮士德:悲剧1》

1.与魔鬼签订合约

〔155〕 “沙哑地”:指古老钟楼的钟声沙哑地报告生命缩短而一事无成。
〔156〕 “人生蠢态”:现实的丑恶面妨碍高级想象力的自由创造,反过来还
扮出怪相来观看创造精神。
〔158〕 “快乐时光的余响”:指记忆。
〔159〕 “悲伤洞窟”:指肉体,躯壳。柏拉图已有此感觉。
〔160〕 “玛门”:财神。《新约•马太福音》第六章第二十四节:“你们不能又
事奉神,又事奉玛门。”参阅注〔331〕。
〔161〕 “……尤其要诅咒忍从”:《新约•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第十三节: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浮士德绝望到准备全
部舍弃这一切,甚至拒绝在今世为来世而忍耐任何痛苦,这就为梅菲斯特提供
了进行诱惑的最好机会。

浮士德: 我穿任何衣服,都感到局促人生的痛苦。让我一味玩耍,我
未免太老,但要我清心寡欲,我又太年轻。这世界还能给予我什
么呢?你应当安贫守命!应当安贫守命!这永久的歌曲响在每
人耳旁,在我们漫长的一生中,每个时辰都在沙哑地(155) 向我们
歌唱。每天早晨醒来,我总是惶惶不可终日,几乎泪流满脸,眼
见这一天悠悠忽忽,又将一事无成,一事无成,连每种兴致的预
期都会为任性的吹求所消磨,活跃胸臆的创造精神倒为千百种
人生蠢态〔156)所耽搁。黑夜降临,还必须惴惴不安地躺在床榻
上;那时也不会给我送来什么安宁,倒是一些狂乱的噩梦使我胆
颤心惊。住在我胸中的神可以深深激动我的内心;它凌驾我的
全部力量,却动摇不了外界的任何事情。因此,生存对我只是一
种负担,我宁死而厌生。

浮士德: 如果说有一种甘美熟悉的声音,将我拽出了可怖的混乱,用
快乐时光的余响[158]欺骗了残剩的情感,那么我将诅咒以诱骗
与欺诈围困灵魂、以眩惑与谄媚之力将它禁锢在这悲伤洞
窟〔159]的一切!首先诅咒精神用以缠绕自身的高尚主张!诅咒
向我们的感官纷至沓来的眩惑的假象!诅咒在梦中对我们佯装
的、由荣誉和经久令名做成的虚妄!诅咒作为产业、妻儿、奴仆
和锄犁向我们献媚的一切!诅咒玛门[160]。,如果他以财宝刺激
我们从事冒险活动,如果他摆好坐垫,让我们端坐着,沉溺于闲
适的受用!诅咒葡萄的香液!诅咒那种最高的恩宠!诅咒希
望!诅咒信仰!尤其要诅咒忍从[161]!

浮士德: 别担心我把盟约毁弃!我所全力以赴的,正是我答应要做
的。我曾经自视甚高;其实跟你差不离。伟大的精灵蔑视过我,
大自然又给我吃闭门羹。思维的线索已经纷乱,我久已厌弃一
切学问。让炽烈的情欲从我们的官能深处熄掉吧!让每个奇迹
带着未穿透的魔术外壳立即发生!让我们投身到时间的澎湃,
投身到事变的翻滚!任苦与乐、成与败尽可能相互交替;君子唯
有自强不息。

=================================================
2. 要求魔鬼让他得到14岁的玛加蕾特-格蕾琴

〔289〕 “从这儿快滚”:参见《新约•马太福音》第四章第十节:“耶稣说,撒
旦退去吧。”

浮士德: 天啦,这女孩真美!我从没见过。是那样一本正经,同时
又有点儿骄矜。红唇鲜艳,容光焕发,今生今世让我难以忘情!
她两眼低垂,那娇态深深打动了我的心。可说话的那股冲劲儿,
更叫我销魂!

梅菲斯特: 你说话就像个好色之徒:什么鲜花都想摘到手,认为什么
荣誉和恩宠都可据为己有;可天下事不如意者常八九。

浮士德:恶棍!从这儿快滚[289],不准提到那个美人!别让我这半
疯的神志对那美妙的肉体生了邪心!

浮士德: 在她的怀抱里是何等幸福?让我偎着她的酥胸取取暖吧!
即便这样,可不我也常常感到她的困苦?可不我就是那个逃亡
者,那个无家可归者?可不就是那个无目的、无宁息的怪物,像
一道瀑布从幔崖奔向峻崖,狂热地咆哮着,一直向深渊奔去?而
她却在一旁,怀着幼稚的痴情,在阿尔卑斯山区的小茅屋里给那
个小世界圈住,一心忙着她的整个家务。而我这个被上帝厌弃
的人,手抓住岩石,把它们拧得粉碎,还觉得意犹未尽!我非得
把她、把她的安宁葬送不可!而你,地狱啊,也非得要这个牺牲
不可!魔鬼,请帮我缩短这痛苦的时间! 一定得发生的,就让它
马上发生!让她的命运在我的身上崩溃,让她和我一起毁灭吧!

=================================================
3.浮士德与格蕾琴偷情未婚先孕被发现

〔418〕 “恶灵”:指良心的谴责,见《大教堂》一场。
〔419〕 “陈腐无聊的娱乐”:指“瓦尔普吉斯之夜”。

梅菲斯特:(对浮士德)刺过去!
瓦伦廷:(倒地)哎唁!

格蕾琴:哥哥!天啦!怎么给我这样讲话?

瓦伦廷: 别拿天主的名义开玩笑!事情既然不幸发生,今后只好听
天由命。你先跟一个人偷着搞,很快有更多人找上门,等十几个
人找上了你,全城的人就会一窝蜂跟。

瓦伦廷: 我说,眼泪汪汪又何益!须知你当初失身之际,就给了我心
窝最沉重的一击。我将作为堂堂一名军人,通过死亡的长眠去
见上帝。(死去)

浮士德: 真叫惨!真叫人灰心丧胆!可怜在世上迷惘了许久,如今
被捕了!给关在监狱里受可怕的折磨,不幸的小家伙变成了女
犯!落到了这步田地!这步田地! —— 背信弃义的卑劣的精
灵,你竟将这件事向我隐瞒!尽管站着,站着!把你那双魔眼在
眼眶里恶狠狠地转呀转!站着以你不堪忍受的姿态同我对抗
吧!可她被捕了!陷于难以挽救的灾难!交给了恶灵“ [418]和冷
酷无情的审判员!这时你竟用陈腐无聊的娱乐〔419〕来糊弄我,
向我隐瞒她那与日俱增的悲叹,让她无依无靠地走向深渊!

=================================================
4.浮士德去地牢拯救格蕾琴

〔431〕 “我杀了我的妈”:格蕾琴一点也不责备浮士德。
〔432〕 “血迹”:指瓦伦廷的被杀。
〔433〕 “仿佛你要把我从你身旁推开似的”:格蕾琴虽然疯了,却能感觉
到,浮士德对她的关怀已不再是从前的爱情。

浮士德:赶快!你再磨蹭,就误了我们的大事

玛加蕾特: 怎么?你再不会接吻么?我的朋友,你离开我并不很久,
连接吻也荒疏了?从前你的情话、你的眼神曾经铺天盖地地压
在我身上,你吻起我来,仿佛要把我吻闭了气,为什么我现在搂
着你的脖子,却这样惶恐不安?吻我吧,要不我来吻你!(拥抱
他)唉,你的嘴唇又冷又哑。你的爱情留在哪儿了?是谁从我把
它抢走了?(转身背向他)

玛加蕾特: 我杀了我的妈[431],我淹了我的孩子。它不是上天赐给
我们两人的吗?也是给你的呀!一一是你!我简直不相信。伸
出你的手来!这可不是梦么!你可爱的手! —— 哎呀,它怎么
是湿的!把它揩干净!我觉得上面有血迹[432]! 天哪,你干了
什么?快把剑插进鞘里去!我求求你。

浮士德: 过去的事情让它过去吧!要不你会害死我。

玛加蕾特: 不,你得活下去!我要给你谈谈坟墓的事情,明日一早你
就得为它操心了:妈妈要占最好的位置,哥哥紧挨着她,我稍微
隔开一点,也不要隔得太远!小家伙在我的胸口右边!再不要
有谁躺在我附近!一一从前偎依在你身旁,真是温柔、甜蜜的幸
福!可我再也偎依不成了;我觉得,我非勉强挨近你不可,仿佛
你要把我从你身旁推开似的[433];可这毕竟还是你啊,你的眼神
还是那么亲切、那么温顺。

玛加蕾特: 我听凭上帝裁判!

起初我误解是一部讽刺批判剧,百度百科:反映了资产阶级的固有缺点,400年前就有资产阶级了,

400年前有皇帝和皇帝下的阿哥才不错,很多外国小说硬成了批判文学,这是一部诗歌,一部歌剧。

歌德创作是要表演给所有人看的,这样写谁会喜欢。预示着这个阶级必然走向反面,而与劳动人民尖锐对立

我意识到我看过的很多文章都在被误导,本是有着无穷看法,非要和政治挂钩。

被XX主义要求,全部变成了批判讽刺,可怕的是我也被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影响了。

这更像是一部抽象剧,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看法,里面有着无数的象征和想象,

这就是这部歌剧的魅力,故事很普通,却掺杂了这世间大量的古典哲学和宗教引用。

不能以现代世俗目光去看待,强行按照现代世界观,解释理解就是在和稀泥,只会愤怒。

我的看法: 浮士德是上帝的门徒渴求人类的知识,梅菲斯特相信浮士德了解人类后会堕落。

于是梅菲斯特和上帝开始打赌,看看浮士德会不会堕落,浮士德先是堕落后醒悟过来,

虽与魔鬼签订契约,但浮士德是还是得到上帝的救赎。堕落的时间相当长,而醒悟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