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常年被情绪主宰的人,我清楚饮鸩止渴是危险的,但正是因没水才会想鸩。

但人必须停止饮鸩,即使毒不死的人也会因此脆弱至不堪一击。


序言

我和年长的人谈话,总是被带入其好的观点,尊老爱幼,仁爱孝悌,谦和好礼。

一旦谈起来就抓不着落地点,我们之间有着代沟。我不尊重那些不干净的老人,

我也不爱那些破坏带走别人玩具的孩子,我总是想到相反的东西,一个骗子土匪。

但我从未发表这些言论,我只担当一个听众,人常不以目睹论事,以想象论事。

谈到事实,我也相信自己看到的,听见的就是事实,但是我总觉缺少什么。

好像突然有一个人很生气,他便对着空气挥拳,有什么透明的事物在与他争斗一样。

他每次挥拳打在空气上,我都觉得好笑,最终自己累到在地上。

后来医院把他抬走了,判定这是一个精神病。精神病对自己看不见的东西生气是合理的。

我也看不见那些抽象名词的形状,心灵是什么形状,愤怒是什么形状,我看不见了。

我很伤心为什么我看不见,为什么这个世界不公,要让我看不见别人的心灵。

我只看我拥有,不看我没有的。这就是我看不见别人心灵,愤怒的原因。

因为我没有他们的愤怒和暴躁。


理性

谈到和王有关的偏旁(珍,班),不知道人会不会认为理是王理,而不是法理。

对个人适用而不是对所有人适用的理性能叫理性吗?

像1+1=2,所有人都适用,这才能称之为理性,对于1+1=田的叫猜字谜。

人们在评价人或一件已发生的事,往往和猜字谜一样,还会说请客观评价。

1+1也可能等于工,也可能等于二,也可能等于十一,这和理性背道而驰。

一辆火车翻了,人不关心人,反而劝言国家大计,我看这样的人拍马屁已经是其灵魂的一部分。

一盘游戏输了,人不关心人,反而对好友破口大骂,游戏比好友更重要。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区分不了理性和字谜的人,广告和现实,海报与现场,职业与痛苦。

而那些大多数自以为区分的人,多由期望转换成怒火,只是从一个字谜到另一个字谜。

1.何为理性,?+ 1 = 2,我很快推出 ? = 1。 打人 + 法律 = 刑拘。打人 + 没人说 = 无事发生。

理性运用到人性的时候并不像数学那些简单,人性是很难找到公式的,可人又需要答案。

我从广告开始:

笑脸+飞机+货品 = 快递

泉水+老板+女青年+年份 = 美酒

西装+青年+微笑+挖掘机 = 工作

太空服装+爷爷奶奶 = 果冻

点读机 + 女孩 = 学习好

美女 + 猎豹 = 糖浆

我小时候最爱看的广告是内衣和手机广告,美女和游戏,我知道广告只是一个宣传作用。

但是广告确实给我建立了联想,把想象的东西映射进了我的大脑。

从书本开始:

女孩+卖火柴 = 社会悲惨

游乐园 +妈妈=快乐

老班长+棉袄+鱼=英雄

小燕子+草+风=春天

我很清楚这样的加法是完全不成立的,因为这是想象不能反证的,不算理性。

但是这些信息已经进入了人的大脑,人也会和我一样联想出一样的事物。

我能确定一件事,想象没有实据的东西不能算是理性。

2.愤怒,猜字谜的人会生气吗?像过节猜字谜我一个都猜不出,我知道是自己无知。

但是有人和我说,I=U乘R(I=U/R),我定会嘲笑,其实我也没有亲手验证过。

但我知道这是公理,有电压表, 电阻器,电池就能验证电流。也许他的I,U,R是别的东西呢?

也许就是他心中想象的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反而我要请教他高深的见解。


言论

我在新闻只留过一条评论,就是关于一个抹黑卡车司机的新闻,我很后悔去参与评论。

就像我中了作者设下的圈套一样,我上当了。因为其文章性质就已经决定了底下的言论。

你不可能从魔鬼那里得到认知,你只会得到魔鬼的意志,想法设法去折磨那些不听从魔鬼的人。

1.言论折磨,皇后赐死你们,还不跪下感谢皇后。皇后决定我的生死,要我死我还得感谢她。

2.言论生死,古人决定生死都知道要签生死状。而青年常随口一怒,便吐出生死之类词语。

3.言论不实,我爷爷和我唠叨半天说公家的墓不好,最后说迁坟。为什么他就不直说呢?

我说,你想要奶奶的骨灰盒我骑电动车给你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