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两千年前的字和现在的字含义是不一样的,要通过古文字典翻译。

我认为即使翻译过来,那种文字的感觉也变了,千年前的苹果和现在的苹果。

吃起来味道可能是一样的,但是在那样一个贸易不发达的时代,很多人是吃不到苹果的。

就好像玫瑰和紫罗兰,我应该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闻过,但是我也能写,

红色带刺的花公主,紫色沁人的玉美人,花香绵柔入梦乡,春色自然步轻盈。

但是这种感觉是我瞎编的,只是为了取悦人,如果人可以活在这种美好中会愿意清醒吗?

黑客帝国里面的塞弗选择毫不犹豫的出卖队友,因为他渴望那种真实的感觉。

真实对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就好像看待古诗一样,他刷不刷牙,几天洗一次澡,

你也不知道,但他的词很浮夸,哪怕像塞弗一样全身插满管子,他感觉吃牛排就是真实的。

他编起谎言来,不会脸红也不会磨叽,谎言甚至可以穿越几个世纪。

我对含义的理解

我看到一个机箱,会看里面的显卡,电源,主板,USB口。要是我看到一个人的大脑,

显然是我疯了,居然把一个盒子看成了人脑,这样荒廖可笑。不妨用在别的地方,

你看见一个人的文采很厉害,于是你就说我看见了一个很帅很美丽的人,如果他不美丽,

反而要说他外貌其实丑陋,其实他的内心是很好的。文章和人的心灵外貌有什么关系,

就像盒子和大脑一样,你只是看见一个盒子而已,一个黑色的盒子,其余的你啥也没看见。

你唯一能得出的结论就是这是个盒子,我可能在哪里见过这个盒子,知道这个盒子的功能。

而多数人其实连盒子的功能都不知道,便开始一顿吹嘘,这是一个人脑,这是人类智慧的结晶。

我认为这样理解的人,十有八九是一个疯子,也许我是一个疯子,居然把盒子看成了盒子。

这里我就要谈一下教育,我认为我的教育从小就在歪曲含义,非要把文字和诗人的感情联系起来。

诗人高尚,诗人爱国,可诗人啥也没干,这就是爱国,这就是高尚,这明显是一个嘴炮。

一个道貌岸然,撒谎成性,害人无数的人,非要强行把某些与他不相关的品质联系起来。

就因为他说话好听,写出一堆浮华的词语,或因为他揭露了什么,害死了别人。

我认为人应该这样理解: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中国大多数房子坐北朝南,月亮我记得是由东往西,他的窗户有很大可能性开在偏东偏西方向。

因为月光在床前,所以他的床离窗户有一段距离。霜告诉我很冷,他的心冷不冷我就不知道了。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可能他看见月亮圆满了,自己不圆满,便想起了家。这两句我啥也看不出。

我自己早就把月亮看腻了,我晚上睡觉看月亮,啥也没想起。

也许诗人还崇拜月亮,未知的神秘事物。人应该看见别人团聚才会想起自己的亲人,

看见月亮想起自己的亲人,那真是好奇怪。就好像看见莲花想起了菩萨,火柴想起了奶奶。

我观看莲花吃莲子,刮火柴从来没想过这些东西。我认为诗人可能有点迷信。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我看到的是一个盒子,它就是一个盒子,我不会去相信盒子还有感情,

也许盒子里面的某些东西,照片,翡翠,珍珠是曾经某个爱人的东西。

它才会对某个人某件事产生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