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人使用洗脑这个词的时候已是用来维护自己利益的一套手段。

就像人使用杠精,NT(脑瘫)一类词语,只是为了谩骂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而从未细致分析过。

一个人为什么会陷入传销,定然是其太笨了,所以我们称其为NT,他居然还敢反对,

我们还要称其为杠精。没有想到被洗脑的居然是自身,排他、循环、利益、咒语。

我们不准有自己讨厌的事物出现,要排除事物,不能伤害自身的利益,还要诅咒对方是NT。

想一下被洗脑的人究竟是谁,排他,循环,不可说的利益,咒语。

也许有人说洗脑不能光看这些,只有人被骗了,被害了,我们才知道其是否为洗脑。

就连对于洗脑的定义也被洗脑了,洗脑难不成有什么好处不成,除了害人它一无是处。

有人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是害人,连打人骂人都能理解成了好人或者正义。


洗脑必然有一个权威,可以是希特勒,国家的1040,军官,博士,专家,作家,老师

当希特勒在《我的奋斗》说,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要打击为富不仁的犹太人。

信奉希特勒的人无一不振奋人心,虽然希特勒没有任何物理证据证明日耳曼,犹太人,

他只是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人们是如此相信元首的感觉。难道当时所有人都没有理性,

分辨不了好人坏人,这个问题不得而知。不过元首的保证,没有人会失业,矢言打击贪污,

打击狡猾的犹太人,先有枪才有奶油。我想这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信我一定有回报。

就好像1040的69800元,信了传销不会有回报,反而会害更多的人。

还有一种校园式洗脑,在我初中的时候,我记得那个演讲的人把父母和孩子哭的一塌糊涂,

然后推销一套128的书,家长们奋发购买,同学一致宣誓要奋发图强,砥砺前行。

青年的感情最容易被打动的,曾经我看仙剑奇侠传那个胖子割肉给魔王换粮食,我哭了。


混沌

一个杀人无数的人,可能在上帝面前得到救赎,或是奉行上帝的旨意害更多的人。

接受价值观是有双面性的,部分人可能受红色主义影响害了很多人,但是红色主义告诉人没有错。

有的受红色主义影响要像雷锋,保尔一样为人民干好事。

也许有一天,分不清杀了一个人是干了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但人要知道是一件蠢事。

没有必要成为别人的工具,自身的意志由自己做主,我坚信人生来是有自己的尊严的。

人的尊严不可践踏,那些鄙夷,阿谀奉承,提倡放下个人尊严,服从集体意志的,

那就让这样的集体的灭亡吧!因为我做人的尊严都没有,却还唱着不愿意做奴隶的人民

奴隶是没有尊严的,奴隶说的话都是假话,屁话。我相信没人愿意做奴隶。


根源

我从小就受红色教育洗脑,从小就接受了接班人,祖国的花朵,这一类说法。

说实话我心里恨透了没人性的红色教育,让人坚持不懈的干一件蠢事,像愚公移山一样。

父亲不仅蠢,还要儿子跟着蠢,结果得出的道理居然是坚持就会成功。

这是怎样丧心病狂的价值观,这样的人不是一个偏执狂,就是一个极端主义者。

要是你跟他父亲说,你们能不能花点时间学习真理,制作机器,说不定会一锄头把你打死。

因为真理是不可动摇的,坚持不懈到没有人性也是真理。真理的确是没有人性的,

因为真理是客观存在于世界,可我是人,不能像真理一样没有人性。


无为

人类生活不会天天谈,水通过电分解成了两个氢原子一个氧原子。我们会谈,谁污染水源,

不准下河洗澡,毕竟当初修水渠就没有考虑过让人下去游泳,污染的定义分类。

正是因为很多事情都是不够人性的,所以人开始关注人应该怎么做,才能更好。

当人们想改变一些难以改变的事物时,例如制度,我所看到的是,

在利益面前一切都是无为的,汉族的历史上一直有一个皇帝,死了又活了过来。

为什么这些人生活了两千年却想不出一个新的体制,像王安石,商鞅,康有为,王莽

他们虽然有一点创新,但始终是站在他服从那方的利益——皇帝的角度去思考的。可笑的是,

现代人分的清希腊的僭主民主,却分不清自己的民主是个什么东西,就和那千年前的人一样,

变法,当官的一听,我官粮本来就不够,还打算把我的土地分给贱民,气死我了。

贱民们,王安石说要变法,要把土地给你们种,你们要是不种,不来我这里贷款,通通杀头。

贱民一听,傻逼王安石,这是要累死我们全家吗,逼我们全村人去借高利贷种田。

人民根本不会去关心,谁谁谁当官,因为他们只要少工作几天,就会连饭都吃不起。

他们的一生全都献给了伟大的事业上面,为皇帝提供粮食,为官员提供官粮,他们不配。


愤怒

当我找到一本书有另一种看法的时候,我特别惊奇。过去我学的是,只要坚持,奋斗,努力,

就会成功。现在我学的是,凡是强调坚持,奋斗,努力,却干不出任何成绩都是洗脑。

可见从小到大被洗脑的人已经接近99%了,因为到哪里都可以看见这种标题和故事,

某某某坚持成功了,某某某先感激别人然后奋发图强又成功了,某某努力也成功了。

无论怎样,骗人是不好的,善意或恶意的谎言都是谎言,尤其是从儿童开始骗起,

谎言失去的是人的信任,消费的是人的同情心,等到人人没有同情心的时候,又有人

站出来说悲惨世界,却从来不为自己编造的谎言负责,我的同情心绝对不会给那些大骗子。

就像给那些伪装乞讨的人一样,我丝毫不同情,我恨他们为什么不举个标题举报那些

伤害他们的人,不要在让更多的人受骗。我的出发点和康有为,商鞅,王安石不一样,

如果人过的和狗一样,过的没有尊严也要活下去,我希望他死前可以具体一点:

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了让那些害人的人,

那些骗人的人,不负责任的人,无论是我的亲人还是好友,我都一视同仁,

显现他们的本质,他们真的为了什么,他们是人还是神,他们天生就会忽悠人吗?

不,他们天经地义,他们从来没有学习过如何团结起来,他们只学习过要像莲花一样廉洁。

他们一旦团结起来,就马上有了大哥小弟,狗屁道义,就是打心里面否定人人平等。

一定要揪出一些低人一等的人,可以憎恨的人,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好像一条野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