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斯多(Pastor) 的儿子,一个著名的罗马武士,

因为他的纨籍习气和过于精心打扮头发而冒犯了恺撒,恺撤把他送进了监狱;

当这位父亲乞求饶恕他儿子的性命时,恺撒就像受到了提醒去惩罚他一样,

立刻命令将他处以死刑;然而为了不对那位父亲太残忍,那天恺撒请他一起吃饭。

帕斯多真的来了,脸上也没有显出任何责备的神情。人们问他杀了你儿子你还要去赴宴?

他说,如果他不去,凯撒就会杀了自己的另一个儿子。

世间有很多人把握不了自己几斤几两,往往让身边的人无辜的死,让自己也陷入困境。

尤其是关乎权力利益之时,会冲昏头脑,以致于走上灭绝之路。那刘邦要是在鸿门宴上

翻了脸,也是完蛋的料,那唐泰斯要是立刻翻脸就没有复仇故事了,那笛卡尔要是敢反抗

上帝,上帝说不定就要把他绑在十字架上烧死,那培根要是不出卖埃塞克斯,

就当不了检察官,就收不了贿赂,说不定就看不到他的《新工具》了。

可是这憋屈实在是太难受了,这个英雄要是一直憋屈,也会活活憋死。

那武士知道,自己要是宣布和凯撒宣战,凯撒不废吹灰之力就可以踏平武士全家。

而这个武士要是想杀死凯撒,那简直是肉包子打狗,鱼肉对刀俎,自不量力。


我看到依旧有很多人活在幻想之中,妄想通过嘴巴与刀俎斗争,

在清朝灭亡之初,孙中山为什么不直接去说服慈禧,让她好自为之呢?

要知道,那慈禧太后,杀起人来,连自己干儿子,干女儿都可以随便杀。

孙中山说不了,那袁世凯为什么可以说服呢?那袁世凯乃是军大头,司令官。

有很多人不是司令官,也不是孙中山,而是生活在阿Q幻想之中的人,无疑是要掉脑袋的那种。

那荆轲牺牲之前都要说,”我之所以没有成功,是因为想生擒你,迫使你把诸侯的土地归还。”

而那阿Q牺牲之前,只知道画一个圈。他要死前说我是为了人民革命献身,他肯定也是个大英雄。

这就体现了有脑子和没脑子的区别,有脑子的懂的忽悠人,没脑子的只能当一个笑话。

荆轲他并不是天下百姓苍生,他是为了诸侯利益而杀秦王,是诸侯的大英雄,

而非人民英雄,那秦始皇也不是为了天下苍生,就是为了永恒的帝位。


拥有主见是很重要的,因为人是无法识别那些说真话和假话的人,只能分辨的了好听的

和不好听的话。想当年毛主席都被钱学森给忽悠了,相信了科学力量,亩产十万斤这样的新闻。

那光绪皇帝听了太监说一个鸡蛋二十两银子,竟然也信以为真。

那种田的人自然是不相信这样的鬼话,那养鸡的人也不会相信这样的屁话。

但是说给那些不懂这方面的人,他自然就认为你是一个兽医,自然也会给人做手术。

人自大起来,越膨胀,就摔得越狠,就彻底把握不了自己是人还是神了,

说到底就是一个迷信的人,就是不经验证,凭着感觉就相信了胡说八道。

自大的人其实是很有主见的,以致于他为野兽看病,悟出了治人的道理。

要是有人敢反抗他的治疗手段,说不定就要把你当成野兽给阉割了,野兽阉了自然就温和了许多。

说不定阉割人做太监的想法就是从野兽学家的奇思妙想中想出来的,

乃是把管理禽兽的手段活生生的用到了人的身上,我不得惊叹,真是妙不可言。

还有第二种禽兽手段,就是巴普洛夫的神经反射,现代用在了人的教育上面,

我又不得惊叹,妙妙妙,妙不可言,以前我看到小说上面写中国人卖中国人去修铁路,当妓女,

我是不信的,可是我一看历史,这算得了什么,人本来就被当成了禽兽看待。

我居然妄想从禽兽那里悟出真理,想必我也和那兽医一样,想把人当成野兽来治。

是极其荒唐的。人乃是一种有智慧的生物,可惜我们老祖宗把我们当成奴隶来养,

养出了哈巴狗,养出了几千年的阿谀奉承,几千年的愚公精神,实在是太可恨了。

要想从根本上去除自不量力的想法,就得积累智慧,积累这几千年落后的智慧。


智慧不是一句格言就能说得清的,是要用几百万几千万字去解释的大道理。

我想自不量力乃是缺乏智慧的表现,智慧这东西是可以写在书籍上面的,

要用智慧打败智慧,那洛克,穆勒,马丁路德金乃是大智慧的代表。

是把人当成了人来看的鼻祖,别人都在进步,都在思考,我想我更不能倒退,返祖。

将来的差距会越来越大,人迟早要为自不量力付出代价。

那凯撒流了别人的血,自然也要流自己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