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会因为亲人吵架而伤心,面对父母吵架我是建议他们离婚。

面对亲人吵架,我建议他们断绝关系。世间总有很多人想着和气生财,

毕竟是亲人,然而亲人的时候看不见亲人,倒是拉人打架时就是兄弟情义,国家大计。

我着实对这样的利益情感到可悲,我很不想见到人流泪伤心,因为我会共情。

人是一种动物,狗鸡鸭牛也是一种动物,但人对于非人动物共情却是很少。

杀鸡,杀鸭,杀狗,杀牛,切成碎片,难不成人还会对着到嘴的牛肉感觉伤心不成?

他们只会觉得这味道十足美味,浪费乃是一种罪过。

基督教有一条教义是人既然会对动物残忍,也就会对他人残忍。

我想这是错的,因为人是分的清什么是动物,什么是人,不可能把狐狸当成人来看。

可是我很疑惑,既然人分的清,为什么奴隶买卖会持续那么久,买老婆,买孩子。

根据外在的认知,人显然又是分不清人和动物的区别,人为什么会分不清呢?

这种混沌可以说是到了16世纪洛克的《论奴隶的自由》,才有天赋人权这一说法。

我时常看见外国人写东方的家庭历史是这样的,东方人生孩子不是为了养他,

是为了一门买卖,他们可以轻易处死赶出卖掉自己的孩子,为了圣上的道义。

我是由为一惊,倒也认为证据十足。我想起那老舍《茶馆》里面父亲卖女儿,

父亲脸上伤心的那样,我想那一定是假的,父亲拿钱的那一刻应该是非常开心的,

而不是脸上那副不情愿的样子,从一个人有想买卖人的时候开始,他就不可能是个有人性的人。

然而电视总是喜欢美化这些东西,说父亲母亲万般不舍,那副虚伪的表情。

我想起我的爷爷,想必他也是一个衣冠禽兽之人,他就把我的大伯给卖了。

他时常跟我说,小豪子要听父亲的话,要听话啊!我只觉得一阵心凉。

我陡然察觉鲁迅先生写的仁义道德吃人并非那么简单,他写大哥要吃自己,

鲁迅在日记里面写到,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这个娘老子到底是谁?

我想娘老子一定是他们的父母,我就看到很多的留守儿童,我很疑惑他们的父母到底爱不爱他们?

还有些不是留守儿童的也使劲用巴掌抽,凭着经验和感觉来讲,

我认为大多数父母其实并不爱他们的孩子,他们只是一个发泄工具。

对于这种结论,可能只是我的宣泄,因为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像雷锋,保尔这样的人。

像茶馆老板这样的人倒遍地都是,心里面想的都是做好买卖。情义,关系都是买卖。

人对于爱是无知的,很多类似爱的情感是一种要挟,一种索求,一种命令。

这不能称为爱,人也不应该为此共情,人应该站出来揭发这种虚伪的仁义道德。

放大一点看,把爱放大一点,你的国家,你的家乡,你的父母真的爱你吗?

爱,当然爱啦,我爷爷就很爱听话的人,他们都爱听话的人,他们要听话不要人。

爱是一种命令,命令人哭,命令人笑,命令人为爱付出一切,爱是一种法律,

爱是一种道德,爱是一种教育,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爱,遍地都是这样的扭曲变态的爱。

有人要为这样的爱付出代价,因为就是他们把爱变成了法律,教育,道德,真令人憎恨。

人有自由选择爱谁或不爱谁,然而这些变态,把爱变成了法律,不爱就要坐牢。


我仔细想了想,如果我看见路边一个人讨饭,我就很伤心,看到鸟儿死也很伤心,

那我和黛玉有什么区别,黛玉是一个完全凭着自己感情瞎哭的人,她没有理智。

她做辈子连自己爱的人都不能决定,那朱丽叶好歹也懂得装死,哭是没有用的。

有的人哭了后,他的父母继续打他,说不准哭。

有的人哭了后,有关人员就找上他,说不要哭了。

有的人哭了后,就死了,然后别人很开心。

人应为欢笑共情,不应为哭泣共情,莎士比亚的哭泣写的很好:

我有本领装出笑容,一面笑着 ,一面动手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