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本院进行以下判决,被告人刘二狗,于2021年4月12号放走精神病人马大牙,

造成鱼笑村两人(储自由,孙三炮)死亡,八人受伤,被告人对此事负有间接责任,

但其造成的影响严重,其行为已经构成玩忽职守,间接扰乱社会秩序,遂作出如下判决,

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听到十一年,我眼前一昏,我当初是怎么就信了马大牙的鬼话,把这个王八蛋给放了。

马大牙,你虽然是精神病人,杀了人还不知道,但我咒你不得好死。

我想起仲院长那天对我说的话,精神病人说的话,一个都不要信,他们表面上是正常人,

实际上杀起人来不眨眼,内心极具变态。外表只是精神病人的伪装,行为才是其本质。

马大牙,你这个伪装成狼外婆,麻瓜党的王八蛋,都是你杀人害了我。


我两眼一睁,认罪伏法,积极改造。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到关人渣的地方来。

想当年我18岁义气风发,那征兵的领导问我,为什么来当兵?我自豪的说,为了保卫麻国,

我从小的愿望就是当一名大麻保卫军,我知道我们麻国生产的大麻是世界上最好的大麻,

却经常受到国际社会的欺压,说我们麻国生产的麻花兴奋剂含量过高,要抵制我们的麻花。

国家受辱,辱在我心,麻国兴亡,青年有责,我们麻国人绝对不吃这一套。

说的好,通过,你将来一定是位了不起的麻民英雄。就这样我在大麻保卫军干了六年,

后来部队分配工作,我到了鱼笑镇的鱼父精神病院干起了保卫员。

我还记得第一眼看到那条笑嘻嘻的石头鱼,据说只有这里种的大麻才能让鱼笑的如此开心,

现代科学家认为鱼没有大脑上皮,鱼只有7秒的记忆,鱼只能通过DNA把记忆传给下一代。

而这石头鱼据说笑了上千年,这石头鱼不仅通人性,据说每到子午交替之时,

便会一跃升天化作金龙,凡是喝过石头鱼嘴里面的吐出来的水也可以跟着一起上天享福。

那石头鱼背上的鱼父,面若桃花,坐姿安详,身披麻衣,据说就是他教会了鱼笑。

鱼笑镇最出名的便是这鱼,不会笑的鱼都不能出口,大多卖给自己人吃,那会笑的鱼

吃起来味滑鲜嫩,平时丑陋的鱼头一笑居然变得秀色可餐,平时干扁的鱼身一笑便饱满有泽,

平时被忽略的鱼尾一笑便如同凤尾丹翼,多亏这位伟大的鱼父,发明了大麻养鱼法,

刚出生的鱼籽要放在大麻碾碎的粉末之中进行搅拌,这样生出的鱼仔子肉多骨少,

过了三到五周,要给它们吃大麻叶子,吃了大麻叶,据说一跳可以翻过政府大楼。

还要在每天傍晚时,连续两个月给他们念鱼父流传下来的养鱼宝典,我有幸听过那么几句,

鱼儿鱼儿鱼儿水中游
游阿游阿游啊游得乐悠悠
鱼儿鱼儿鱼儿慢慢游
游阿游阿游啊游得乐悠悠
进退不由我 追求没有尽头

两个月之后,几乎池子里面的鱼各个笑起来沉虫落雁,每当夕阳西下,

似乎是鱼最靠近太阳的时刻,那些笑呵呵的鱼成群结队,纵身一跃,若梦境一般,美不胜收。


我拿起发给我的牙刷毛巾,抱着我的被子,看着栅栏小窗里面的人。我想起马大牙进

精神病院的那一天。是他的父母送他过来的,他大骂自己的父母是肮脏罪恶的吃人家。

他父母跟我说他有精神妄想症,时常断言历史,又像占卜师一样预言未来,

我们都不信他,可是他就是喜欢到处乱说,邻居们都说他是个疯子,叫我们管住他。

我们认为他可能是吸食大麻过量,导致他现在有点神经质,希望你们能把他给治好。


第一天早餐,10点钟吃水拌豆腐,我想起我每天给马大牙发蓝色药丸,医生说这种药丸

有利于病人情绪的稳定,不容易暴怒。他跟我说了一句谢谢。刚来的那天,他很生气,

他说这个世界都是谎言,麻国人民都是蠢蛋,和那石头鱼一样蠢,只知道笑。

他还对医生说,我没有任何病,我说的话都是实话,我们一直都在吸食大麻,导致整个

麻国都是生活在幻想之中的人,那鱼父分明是一个大骗子,他养出来的鱼实际上特别难吃,

你们都被大麻给欺骗了。当我听到他这么说鱼父的时候,我很生气,我想大家都是吃过

鱼笑镇的鱼,没有哪一个人说不好吃,我想这个人不仅脑袋有问题,而且味觉也有问题。


当我吃这没煮熟的豆腐,我想起那个可怕的夜晚。马大牙对着小窗户对我说,

我知道没人相信我,你知道大麻是什么种的吗?我想这还用你说,当然是大麻种子生的。

不,我说的是鱼笑镇的大麻,为什么只有鱼笑镇的大麻会让鱼笑?

我问为什么,因为鱼笑镇的大麻养料是小孩子。如果你不信你去鱼笑镇的墓林去看看,

有着好多不知道出生年月的墓碑。我说我早就知道了,都是那些不识字没钱的老头老太的

不不不,你要看的不是那些老头老太石头碑,是那些老头老太没有儿子女儿。

我这么一想也倒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碑上的子女名字的墓碑,山上有很多被遗弃的石头墓。

他们到哪里去了?他们都是被鱼夫给当成养料喂给了鱼,鱼吃人,人吃鱼,循环往复。

我知道你还是不信,因为自从你吃了那鱼,你其实也和那鱼没有任何记忆,

哪怕我让你看到用孩子喂鱼,也会很快就忘记,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长时间记忆,

那就是你带上一支笔,看到什么就写在自己手上,这样你就能把你的记忆连续起来。

如果你信我的话,你就去亲自看看养鱼人是如何养鱼的,光看是没有任何用的,

因为你很快就会忘记,只有记下来。那天我真的去了,我回来发现自己手上写着吃人两个大字。

我怎么也想不通我为什么会往自己手上写这两个字,后来我反复的去,

也发现手上每次一去都会写上吃人两个大字,后来我信了马大牙。

马大牙说,光你一个人信还不行,外人还有一堆人相信我,我们联手一起揭穿麻国真相。

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相信了马大牙,我把他给放了,可是没想到他一出去就杀了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杀的,我也没有看见。


我在黑暗之中悟出了复仇,我从睡梦之中听到复仇女神的呼唤,

感觉冤死之人来到我的身边,我赐予你复仇的智慧,我赐予你复仇的勇气。

我站在女神面前,请向我濒死的躯体注入复仇的灵魂,嵌入复仇的基因,

死亡的躯体复活了,科技让我焕然一新,科技时代就要是用科学的复仇手法。

勾践,赵武,唐泰斯,哈姆雷特,我们杀该杀之人,我们以鲜血回报鲜血。

To die or To live, shall we cry?we die to live,we find defector,we are Avengers.


我刚来的晚上做了个梦中梦,二狗,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走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我二话不说就爬了出去,那些从狗洞里面

爬出去的人个个都站的很高,我想起鱼父说的话,麻国人民站起来了,对,

从这个狗洞里面,我站起来了,可是我好饿啊,外面实在是没什么吃啊!

不如在钻回去吃早餐,我实在太饿了,于是我又钻了回去,话说这狗洞真是好,

歌功颂德的时候是伟大的地道,唾弃的时候是狗洞,狗洞外面全是些吃人的人。

他们最喜欢骗狗洞里面的人,他们在地面上用扩音器往地底放广播,说,狗洞里面的人,

快出来,在狗洞里面是找不到自由的,只有从监狱里面服完刑才有自由。

我要是在监狱里面服完刑,岂不是彻底成了一个大麻瓜,我不要做麻瓜。

吓死我了,原来是一个梦。

“刘二狗,我的好兄弟,我可从来没有忘记你,快打开牢门!”马大牙说。

我的眼泪瞬间就流出来了,我冤枉你了,马大牙,你是一个人民英雄。

“二狗,多亏你放我出去,我外面的兄弟有个当高官的,他手里面有三颗原子弹。

麻国人都无药可救了,尤其是麻均党,这群王八蛋,给人民吃大麻,必须要革除。”

“大牙兄,你说的对,要革除,要革命,我相信你。大牙兄,你有什么计划吗?”

“计划就是爆炸,BOM BOOM BOOOM,炸死这群王八蛋。”

“啊!大牙兄,你可千万不能乱炸啊!我的父母,爷爷奶奶,外婆外公,他们是好人,不能炸。”

“好好好,但好人就不能炸了吗? 二狗,你就是读书读太多了,读蠢了,你见过好人写自己是好人,

好人还天天说自己是人民的代表,这是虚伪的好人,是吃人的好人,是泼皮骗子。

罗先生曾经说过,帝国主义就应该早点用核弹摧毁,我们要炸的就是新时代下披着人民外套的帝国政府。

二狗,我们革命,革命的目光要长远一点,你是愿意做人杰还是做人种。”

“我要做人杰!”

“做人杰就要有人杰的气势,你唯唯诺诺的,还怎么做人杰。”

“对,炸,要炸,炸死这群给人民吃大麻的王八蛋。炸死这群麻均党。”

“说的好,这才像人杰,我们第一颗原子弹,要炸的就是麻瓜政府,麻瓜政府养的人,

都是没有人性的王八蛋,所有的一切都由他们控制,跟我们这群麻民没有任何关系,

唯有拍手高呼的时候就叫上我们,这一炸是为了我们麻国的民主和自由。我们炸毁的

不仅仅是石头建筑,还是炸毁这上千年的中央集权制,其实是奴隶统一管理制。”

“炸,一定要炸,要炸死这群吃白米饭的王八蛋。大牙兄,为了我们麻国,你一定要狠狠的炸。

炸死这群忽悠人的王八蛋。”

“我们第二颗原子弹,要炸的是麻瓜教育局,这个祸害人千年的思想统治工具,把一代又一代

的新生人变成麻瓜,奴役了上千年的麻国人民,养出无数为独裁专政辩护的狗腿子,

这一炸是为了我们麻国的未来,麻瓜教育局不炸,我们麻国就没有未来,只有麻瓜。”

“大牙兄,你说的太对了,为了我们麻国的未来,必须得炸,炸死他们!”

“我们第三颗原子弹,要炸的是麻瓜武器库,上千年来,人民一旦没有武器,就只能沦为奴隶,

麻瓜政府说的好听,说是为了人民,其实他们心里清楚的很,他们要是没有武器,马上我们

麻国人民就会推翻这个麻瓜政府,我们麻国人民本是有骨气的人民,可是被麻瓜政府一忽悠,

变成了一群又呆又蠢的麻瓜,只要麻国人民一天没有武器,麻瓜群众永远都是麻瓜政府的鱼肉。”

一阵剧烈的疼痛使我醒来,我脸上抹了个大红手印。

“你干嘛打人!”

“新来的,你还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吧!来了就是我们的兄弟,兄弟吗,自然要结拜。

跪下来,喝了这碗我们大家的尿,你就是我们的兄弟了。你要是不喝,我们就要难为你了,

贵人,难免就要多喝几碗。”

我捏着鼻子喝了下去,半夜里我一直在呕,马大牙你倒是炸啊!把这个监狱也给我炸了吧!

马大牙,向我开炮,给我炸,我生是人杰,死是鬼雄,给我炸死这群死人渣。

马大牙,我这辈子什么都不在乎,我把家产全部捐给你,你多买几颗炸弹,炸死这群死人渣。

马大牙,你一定要把那些蒙人吃人的王八蛋给我炸死,我这辈子恨透了他们,给我狠狠的炸。

马大牙,麻国的皇帝一定要给我杀干净,一个都不能留,这群带着麻民勋章的皇帝,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