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鸭子让我看到病鸭子总是最弱的,它总是跟不上队伍,在一群肥鸭子里面,

是最显瘦的。鸭子也不可能去同情鸭子,说弱鸭子,你先吃。

等弱鸭子长大后,也是肉最少,价值最低,最先被吃掉的。

因为它们是鸭子,它们只会一天到晚追求填饱肚子,永远生活在恐惧之中。

商鞅说的好,人穷志短,人惧无信,人思合一,人弱我强,人疲无思。

这简直是驭人之术的精华,是五千年文明的财富,要想学吃人,就得学古人,

要想不做人,就得当皇帝。鲁迅先生写的吃人,不是从头开始吃,

也不是从脚开始吃,而是从思想上面开始吃。先让他们学会仁义道德,

又让他们学会心狠手辣,最后让他们学会自然生存法则。简单来说,

先通过仁义道德来骗,骗小孩子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让小孩子要懂的仁义道德。

仁义道德很好听,却是最没人性的法则,它从思想上控制人的行为来达到君王的利益。

封建时代的人活着是皇帝的财产,死了也是皇帝的陪葬品,生来就是皇帝的大儿子。

人的思想若是天天想着,我看到皇帝应该跪下,还是流泪,还是磕头,

科学,创新,民主,自由说的再好听,也不过是些换汤不换药的驭人之术。

而哲学思想是更加不可能诞生的,生出来的也不过是换种方法吃人的禽兽。

我否认了自己老祖宗的思想,我还骂他们是一群自私自利的王八蛋,吃人精。

因为一个思想体系用那么几个简短的文言文去形容,简直是在用煤当火箭燃料。

这样的火箭飞的不高,却摔的惨,只会诞生一些胡说八道家,阿谀奉承的王八家。

有人就要提问了,你这么会装逼,那你说说我们应该用什么思想充当燃料啊!

用水,泰勒斯说过,水是万物之源,我们的嫦娥号就应该用水当燃料,

这样才能飞的高,飞的远,否则永远和飞蛾一样,只能看到太阳,却摸不到太阳。

有人就要反驳了,我呸,水怎么能当燃料,水要当燃料也得把氢原子提出来。

对啊,水要当火箭燃料就得把氢原子提出来,不提出来怎么飞的高,飞的远,

怎么有动力飞上天。人啊,脑海里面杂乱的东西太多,自然也就飞不起来,

他们一会儿飞到珠穆朗玛峰,一会又飞到吐鲁番盆地,再飞到雅鲁藏布大峡谷。

最后一不留神被尼斯湖水怪给吃掉了。人要专心一致的做一件事,否则就容易被水怪盯上。

下面我要介绍的是我发明的氢原子提纯机器,传统的化学电解过滤法最多只能提纯到99.9%,

而我却将提纯做到了100%,这乃是因为我突破了人类寿命的极限,用机器改造了身体。

在漫长的生命之中突破了人类极限认知。那些不懂科学的人,称我为科学怪人,

他们以为科学要符合他们心中的道德,可实际上科学只有收钱的时候才会到他们身边,

一群愚蠢的人也只能在愚蠢中结束自己。我的跨时代发明,量子分离器,

正是因为有这么小的单位,才能让我精确提纯到100%。

有人立马产生疑惑,说你这么强的躯体是如何组成的?

我的神经存储器是由实用主义组成的,我的核能反应心是用现实主义组成的,

我的躯体材料是用功利主义组成的,我的双眼是由分析主义组成的,

我的外表是模仿以色列王大卫,我的神经肌肉传感器是用经验主义组成的。

我的组装方式是按照结构主义进行安装的,这就是我,并且我会不断改进自己的躯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