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畅谈经验的时候,就仿佛他们吃了白米饭,然后对人大说其词,

没有白米饭就会饿死人,白米饭是我们的神,白米饭你又香又好吃。

经常吃白米饭的人身体强壮,经常吃白米饭的人健康又营养。

可实际上人从米饭之中并没有得到任何的经验,除了歌功颂德的那副嘴脸,

从上面这些文字之中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这便是虚假的经验。

像荆轲给秦王地图,地图便是最有用的经验,可人就喜欢关注那些人与人的斗争。

就好比看两只母鸡争斗,我们应该帮助弱小的母鸡,谴责强大的母鸡。

人还特别喜欢用经验来充当正义,从感觉上去判断好坏,从别的嘴里的胡编乱造,

添油加醋里面获取经验,一则经验如果不能被验证,那它就不是经验,是纯粹的感觉。

在生活之中,我们可以经常听到一些断言,例如,明天会下雨,不打疫苗就不能生孩子。

他们试图把自己和天气,政策联系起来,如同自己是太阳的主人一样。

难道天空下雨要听你的话吗? 想生孩子就一定要打疫苗吗?人真的愿意做政策的棋子吗?

有没有人分析过天气预报的可信程度,每次播报天气的时候告知成功预言了多少次。

显然没有,我们都喜欢把信息直接当成参考,而不是去思考信息的可靠程度,

或者主动一点,自己去搜寻信息,人很清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人的目光是长远的,不能只盯着眼前的饥渴。我认为多数人谈到未来是空洞,无知的,

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大多数只想着满足于在社会生存,就像奴隶刚从奴隶主手中解放

出来一样,要立刻寻找块安身之地,使得人的思考就如同天天寻找食物的鸡,狗,牛一样。

可是奴隶脸上被刻上了字,是个人都能认出他是一个奴隶,他对此无能为力。

奴隶不能从过去思考到未来,那么他依旧有沦为奴隶的风险,因为世俗的偏见是长久的。

他只要稍不留神,他的主子便会通过利益找到他,因为他是主子的一部分财产。

如果一则回忆不能成为实用的经验,一段历史不能成为借鉴的经验,

那么它有很大的程度成了人消遣,自我精神麻醉的一部分 ,就像今天的人跪拜远古时代的神。

人跪了上千年依旧是个不断变换形象,更换教义的石头像,人唯一从神像里得到的,

莫过于心灵的安慰,但人不应满足于这短暂的休憩,而是应该理性的去解释它。


在职场上面,人们谈到经验的时候,你有经验吗?更像是一种符合自己心里预期的事物。

就好像你知道1+1=2,我也知道1+1=2,于是我就认为你是个有经验的人。

我认为这种大众所认可的经验不能称之为经验,它是一种公共准则。

它是大家轻易可以反省出来,然后得出的共论,这样的经验就好像条大马路一样,

人们在遇到节假日时,已经设想了自己会遭遇堵车,我称为这样的经验为心灵的共相。


经验是相对于人的,相对于那些能够反省,验证的人,有的人种田,种了几千年,

还是想着用牛耕田,这样的人种田的反省无异于听天由命,他所有的反省和验证

也只不过是一种精神安慰。人们可能只相信人吸毒才会依赖毒品,其实人即使不吸毒,

在疼痛的时候也得依赖毒品,毒品不一定是一种物质,它可以是一种纳粹信仰。

就像过去的人,把每年的收成都归功于老天爷和皇帝的祈祷,因为他们无法找到经验的落足点,

只能借助于外在的伪经验。最后,我认为人应该把大脑里面歌功颂德的东西全部删除,

因为这是阻碍经验进步的最大阻碍,它使得人落入纳粹信仰之中,而非切实的思考。

当一则经验被形成一门理论之后,它似乎就丢失了前进的动力,它使得上百年来,

人止步于旧时代的经验,再次作出那样伟大的创新似乎毫无生机,经验不应该像

数学,语文,历史这样的学说,它是一门创造这些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