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想象是匮乏的,尤其是长大后,想象力大不如儿童时期,它们会认为那些太天真

而不去想,然后认为社会残酷,开始想象他们认为不天真的想法,但究其本质,

都是其为了满足自己的愿望,或证明自己的威严,想象出来的事物。

常听人说要以史为鉴,当我看到商朝挖掘出了犁,而我家十年前也在用这个东西,

我疑惑这些古人君王从历史中借鉴悟出了什么,他们一边说种田辛苦,

一面又不想办法改进耕田技术,就让农民一直辛苦两千年,他们根本就没有借鉴出任何东西。

历史还告诉我,这些君王从历史之中借鉴的答案就是要加强奴隶统一管理制。

要保证自己的王朝更长久,每一代君王都干着这些事情,一个比一个缺德。

王朝长久没有错,可是王朝是建立在无知上面的,它既没有改善人民生活,

也没有弄出伟大的成就,它漠视人命,专制教育,把君王之外的事物都当成工具。

你只要仔细回忆人物的关系,就会发现人类会自私到如此程度,生命都是统治者算盘和资源。

可怕的是人和动物一样以为主人喂食给他吃,认为主人是爱他的。

以史为鉴

人想象历史人物的时候总是喜欢带入一些形容词,去满足他们对于未知的迷信。

十年前我还在穿那个胶底帆布运动鞋,我还记得那个鞋子把我的脚趾挤出个水泡,可我还是天天穿。

然而今天的鞋子要是有一点挤压感,我不会买也不会再穿它,还得看它好不好看。

可是人们想象十年前的时候也无异于想象历史,不会想到十年前的人,这个鞋子不好穿,

还要穿。因为那是一个极其贫穷的时代,我表哥穿完的衣服给我穿,我的衣服再给我表弟穿,

现代拍那个历史片,革命剧的大多都是些骗人的,那鞋子衣服普通人是穿不起的。

大多数人瘦的皮包骨外露,跟白骨精一样,眼睛凸出来和一个外星人一个样。

我想《西游记》里面的白骨精是怎么想象出来的,说不定就是看到那个时代的人跟白骨一样,

这么瘦还能活着,于是取了个外号,白骨精。当然这是我胡思乱想的东西,是没有历史依据的。

人们想象人物的时候应该这么想,这个人这辈子看过些什么书? 它受过什么样的教育,

是什么出生。大多数人想象人的时候很容易就跟释迦摩尼一样,以为人可以在树底下凭空悟出知识。

其实我们对于君王的想法是完全不清楚的,你知道秦始皇看过什么书吗?你知道朱元璋看过什么书吗?

你知道毛主席看过什么书吗?多数人完全不知道,只知道他们是某个功德的象征,

就跟那个埃及人跪拜法老一样,但是又把法老想象成万能的神,最终只能在迷信中结束自己的一生。

洛克先生说过,人的知识不应该建立在那些不可靠的事物上面。人们以史为鉴也应该要知道,

不要去借鉴那些胡编乱造,美化的历史,这样子你只不过是从一个迷信创建了另一个迷信。

在君王的历史上,有个重要的原则,人是不被当作人的,多数是被当成鸡鸭牛狗这样的动物看待的,

君王想杀臣子,有人会想君王会伤心流泪,其实无异于我们现代杀了一只鸡补补身体,吃的真香。

历史告诉我,千万不要去学古人那套对待知识的态度,天天念麻瓜经。要向文明进步,要明白尊重。

不要和那些古代名著一样把人都当成自己光辉事业的工具,搞一些狗屁帝王心术,是最没用的垃圾。

那些古代名著上面,表面上看我们是兄弟,背地里希望兄弟为自己去死,

是真正的兄弟就应该教一下兄弟,像刘备就应该严厉斥责酒鬼张飞,学会体谅下士。

告诉关羽,人光有义气和忠义只是一个莽夫憨憨,还要有智谋,要能忍能伸。

假兄弟都是兄弟我快要死了,你帮我挡一下子弹,我会照顾你全家老小,你放心去死吧!


愤怒

每当谈到历史的时候总感觉生气,同一时代美国人穿西装打领带,中国人衣服都穿不起。

这个犁居然一用就是两千年,可是你想怪谁吧!又找不到是谁造成这一切的原因。

使我们太懒了吗?我们种田这么辛苦,一年种三道,种了一辈子也还是穷叮当。

是我们太愚昧了吗?我们明显知道哪些人欺负过我们。总之,我知道骂皇帝是没有错的,

皇帝的专制制度没落了文化,艺术,科学的发展,以自己的政治利益至上,把人当成资源来看,

还给自己修豪华坟墓,用活人陪葬,这就是造成中华文化落后世界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