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洛克先生写的《论降低利息和提高货币价值的后果》和《关于理解的建议》,

如获珍宝,受益良多。但是能与洛克先生相提并论的著作,我能找到的可谓少之又少。

洛克先生的书颇具启发,他的比喻也是颇有乐趣,他把普通人的理解能力比作

一个骑马穿越王国的人,这个骑马的人除了赏识了沿途的美景,但是他对于这个国家

的土壤,植物,居民,动物可能一无所知,只能肤浅的洞察表面,察觉不到地下的宝藏。

我认为这个比喻用来比作找书籍也颇具形象,世间有很多为钱为利益写作的书籍,

它们的著作就如尘土一样把真正的好书籍给埋在了地底,让寻找书籍的人误以为这世界

到处是泥巴,可是他只要像地质学家那样,细心的分析他脚下的土壤,河流,山川,岩石,植被,

把那些人为的伪造,固有的迷信一一排除,心里面自然有一个确凿的理论和观点。

好的书籍就和地窖里面的佳酿一样,它刚酿出来的时候是芳香甘甜的,

不过世人却对那种微弱香味不着兴趣,更爱那种入喉的辛辣,独有的微醺,回味的甘甜。

等它在地窖芳香四溢的时候,人们才会意识到当初错过了这瓶佳酿,现在要细细斟酌。

同时代的人在相信神秘的时候,苏格拉底却提出疑问,神明并非是全知全能的。

同时代的人在相信上帝的时候,笛卡尔提出疑惑,是我心中有上帝,还是上帝心中有我?

(模仿让子弹飞:是上帝重要还是宗教重要,到底是上帝还是宗教,没有你对我很重要,理性才是最重要的)

同时代的人在相信政府就该君权神授的时候,有的人生来就是奴隶,

洛克提出人生来心灵并无区别,心灵大多受外界影响,政府是为了保护人民利益而建立的产物。

他们的文字就如美酒一样,在我心里回味无穷,苏格拉底可以从一个僭主身上看到未来,

笛卡尔可以从思想上意识到自我,洛克从神学亚当里面悟出自然权利和社会契约。

说实话我并没有悟出什么,我可以从他们的文章里面看到更多的人物介绍,了解了更多的思想家。

我知道在历史上提出这样思想的并非仅仅这三位,还有很多埋藏在地下的知识未被挖掘。

寻找书籍就如同挖掘宝藏一样,挖不到就应该换一个地方,一个人要是一直等待翻译的作品,

估计他永远也等不到,宝藏是不会主动送上门来的,主动送上门来的,送入你的眼睛里面的,

多是一些消遣和洗脑之类的知识,让那些不愿意思考的人永远别思考,他们一旦思考必然是

憎恨和攻击,因为一个不思考的人就如同不能掌握自己身体的人一样是很痛苦的。


多数人读书口头上会说读书是为了爱国爱民,报效祖国。但是不能忽略我们必须谈的钱,

没钱买不起书,上不起网,空有一颗保卫天下寒士的心是虚伪的,是口头上的。

但是人要知道知识并不能直接产生钱,就好像稻谷一样,只有交易了稻谷才有钱。

一个读书者的目光若是非常短浅必然认为拥有知识量就能拥有很多钱,是非常愚昧的。

知识只有人把它运用起来,真正的实践起来才是钱,若是用来麻痹心灵就是无用的知识。

谈到钱和知识的时候就害怕人会误解,认为钱是肮脏的,知识是高尚的,因人而异。

钱只是一种交换手段,人们不应该憎恨累加钱的人,因为贫穷人才会累加钱,穷人难道不应该存钱吗?

我们谈到资本家的时候,资本家不是人吗?正是因为有了资本才让某些不可能的成为可能。

我们恨的不是资本,因为资本没有技术和权力也是无用的资本,我们真正恨的是一种非人的行为。


我认为读书最大的乐趣就是发现新的观点,就是我大脑里面从来没有想过的东西被我发现了,

就好像人生下来就被外在世界蒙蔽,生在一个闭关锁国的国家,一个自我精神麻痹的国家,

一个编造谎言的国家,正是因为我的无知才让我主动去探索,搜集知识,

因为做一个无知的人是非常无聊的,连开个玩笑都不会,就连修辞手法也不会用,

不懂文明也不懂如何进步,不懂艺术也不懂欣赏,做这样的人实在是太痛苦了。

苏格拉底说做一个坏人是很痛苦的,我当时认为做一个无情无义的坏人不是很爽的吗?

坏人不是因为无知才干坏事的吗?一个不懂正义的人怎么会有正义呢?

就如同小孩子做错事一样,因为小孩子不懂自己的行为,坏人也是不懂自己,

在长时间的错误里面永远错下去,变成了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