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油因为点火器的引燃为活塞提供动力,水因为引力从高往低流,

树木因为风的到来而摇晃,这些都是我们每个人用肉眼就可轻易观测到的事物。

而人的动机却不能如同水和汽油,风一样让我们天天目睹这一过程。

人的动机有时如毒蛇咬人一样,因为你侵犯了它的地盘,有时又如蜜蜂蚂蚁一样,

纯粹是因为它的本能,有时又如云朵一样,风往哪吹,人往哪走。

但更多时候如休谟先生所说,人是见异思迁的,反复无常乃是人的天性,所以人非常

容易受到各种观点,原理和行为准则的影响。因此作为一个求知者,

最好弄清楚原理和行为的动机,否则人是很容易信奉些鬼神类的高尚事物。

例如:

一位家长惩罚它的孩子,当我们听到惩罚的时候,我们就认为这一切都是合理的。

或者一位网络直播者在屏幕面前喊着:谢谢各位爸爸。我们便认为我们是极好的兄弟。

如果我们观察事物可以去掉角色的权威,去掉多余的形容词(高尚或低贱的形容词),

煽情的行为(哭泣),我们直接提炼动机和行为。动机与行为的权衡,

例如一个人想吃一个苹果,他不去买,他直接带着把刀把有苹果的人杀死,然后吃苹果。

我们会认为这不合情理,会引发众怒。但如果不吃苹果就会死,苹果是一种解药,

那么这个动机的确是有可能成立的,在生存与死亡之间是最能触发一个人行为的。

人是可以被欺骗的,再或者一个老头通过几包零食和儿童换取性交易,

再或者一个君王在教科书上面写,君王是无所不能的,没有君王这个世界就会毁灭,

没有君王就没有我们的祖国,君王从恶魔的手里面拯救了我们。

所以即使在一个苹果不是解药的时代,人们也可以把苹果当成解药为之赴死。


高尚的动机

我想这个世界任何党派或者圣人的动机也没有比上帝的动机更好,上帝让每个好人在

天堂享受天伦之乐。但我们知道上帝是不可靠的,党派也是千变万化的。

在这个美好的世界,我们一定要区分一个现象:一个人打一个哑巴,说哑巴毁坏了他的名誉。

哑巴倒在地上哭,人们跟着带头人痛斥哑巴,说哑巴这种人活该被打。

有句谚语说的好,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其实不仅是哑巴,没有学过说话的人,

也是无法表达的,他在怎么表达也只能按着书里面教他的,黄莲的味道让我想起君王们

的精神,反而越吃越甜,在黄莲的磨炼中得到了升华,人生得到了成长,悟出了人生真谛。

高尚的动机可以把一切丑恶都变成合情合理,可以把电疗变成教育,把绝育看成生活水准。

高尚的动机可以把一个正常人扭曲,把卡西莫多这样的人变成敲钟人。

高尚的动机是完全不可靠的,它里面全都是自欺欺人的谎言,它会把人变成又呆又蠢的弱智。

我认为高尚的动机更像是一种洗脑,它把人洗成那种把世界想象成一种极端精神世界。

想象一个人想吃一块面包,面包便出现在他的手里,想有什么就有什么的精神世界。


理性的动机

即使像霍金这样的人也难免会遭遇地心引力摔倒,要是没人扶他根本站不起来。

人们谈到一些伟大的人时,总是会不可避免的进行神话,就像神话里面的英雄人物,

他们开天辟地,追逐太阳,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爱人,只有一颗熊熊燃烧的赤子心。

而不是联系到那个远古时代,人们还没有产生道德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定义朋友,爱人的观念。

但是我们已经不是生存在那个远古时代了,我们活在现代社会,我们要遵守法律,

我们的动机已经在法律上面被分好了类,不合理的动机会受到惩罚。

理性的动机大多也是一些没人性的动机,因为它只有冷冰冰的规则,

要么是把人变成一种刀枪不入的钢铁魔鬼,要么就是像木桶里面的人一样追求最大的快乐,

是一种人为定义的伪理,它让人永远活在一种残酷的社会法则之中。


快乐的动机

我想起穆勒先生的功利主义,穆勒先生明显意识到了自我的存在,意识到了自身的痛苦。

人生的终极目的,就是尽可能多地免除痛苦,并且在数量和质量两个方面尽可能多地享有快乐,
而其他一切值得欲求的事物(无论我们是从我们自己的善出发还是从他人的善出发),
则都与这个终极目的有关,并且是为了这个终极目的的。

功利主义有个很好的动机,就是意识到自我,自身的快乐,作为动机的源泉。

例如扁担,挑扁担明显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可是人的普通想法就是花钱让别人来挑,

让别人来承受自己的痛苦,如果我们可以发明机器去减少因为扁担带来的痛苦,

这是多好的一件事,我们永远减少了人类挑扁担的痛苦,而不是让别人来承受痛苦。

我非常的讨厌阶级角色制度,它就是把痛苦进行等级转移,而不是永远的减少痛苦。

有部分将痛苦视为快乐的变态,他们认为愚公移山是磨炼了人的意志,而不是把人

的一生都给荒废了,一个人生来难道不应该享受快乐吗?就因为这个社会是一个狗血的

金字塔制度,穷人不配享受快乐,要享受也只能享受那种皇帝恩赐给他奖赏的那种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