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安室娜美惠唱的,Finally, I can stop dreaming。Finally, you don’t have to worry。

对于哲学就告此一段落了,下一站是科学,一天粗略看完一本书,时间一下就过了,

我感觉大脑每天都是一种紧绷的状态,这种感觉很不好受。虽然哲学是思考的利器,

可能我一下子接触太多了,利器变成了散落的碎片,但是人若是像卢梭一样,

认为思考和智慧是一种痛苦,让他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反而陷入了悲伤和狂躁,

并没有为他带来真正的自由和理性,那不是把哲学全教给他的全忘了。

当我看完杜威37卷后,我的大脑里面的杜威仿佛在说:小伙子,哲学和科学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千万别气馁。于是我就去阅读了杜威先生大量提到的哲学人物,并想开启自己的哲学。

我想我也是一种实用主义者,有问题的时候我们才会思考,只是解决问题才是硬道理。

实用是一种哲学概念,不是说你双鞋,只考虑耐穿,是一种权衡和进步。你贫困的时候

第一件事考虑的必须是如何解决贫困,所以要买耐穿的鞋。在你解决贫困之后,

开始在乎自己的气质,我可不想看起来像一个纯粹追求‘实用’的吝啬鬼。

我看到农村里很多的人,我的邻居,伯母,大伯,叔叔,就永远停留在贫困的实用。

穷人很难摆脱他们自己拥有的思想贫困,这种观念会一直陪伴到他们去世。

他们忘记了实用的目的,买耐穿的鞋的目的,这个目的就像他们墙壁上挂着的毛主席,

一直在未来和过去,从未把目的应用于现实。没有进步的实用是不能称为实用的。


哲学家的话不能全信

人类仰仗权威是一种天性,到处随便乱用他们写过的话,这就是一种滥用权威了。

哲学家也是人,不是神,神都可能犯错,更何况是人。试想一下你看了康德,叔本华,贝克莱的书后,

世界都成了表象,凭借人类所能接触了解的并非事物本身,我们自身是永远达不到所谓的真实。

然后就踏入了唯心世界,分析不过是在你头脑仓库里面,寻找一些废弃的意见,对于

增长你的知识毫无用处。黑格尔在他的小逻辑里面说的很好:

康德特别要求在求知以前先考验知识的能力。这个要求无疑是不错的,即思维的形式本身
也必须当作知识的对象加以考察。但这里立即会引起一种误解,
以为在得到知识以前已在认识,或是在没有学会游泳以前勿先下水游泳。
不用说,思维的形式诚不应不加考察便遽尔应用,但须知,
考察思维形式已经是一种认识历程了。所以,
我们必须在认识的过程中将思维形式的活动和对于思维形式的批判,结合在一起。
我们必须对于思维形式的本质及其整个的发展加以考察。思维形式既是研究的对象,
同时又是对象自身的活动。因此可以说,这乃是思维形式考察思维形式自身,
故必须由其自身去规定其自身的限度,并揭示其自身的缺陷。 

在考察哲学家的绝对真理的时候,对于那些没有经验的人来说,

他们只会盲目的相信书本上面写的,因为其自身知识的匮乏,连一丁点反驳和沉思都没有,

又把这种知识的偏见带入大脑,永远陷入了一种无意义的循环。

仿佛刚把压住自己脚的石头抬起来,自己浑身感觉很累,于是就松手又砸了自己的脚。

最后得出结论,把石头抬起来是没有用的,疼痛是表象,我们只要克服石头压住我们脚的疼痛,

我们便能不用陷入痛苦,这对有些人来说的确很有用。


千奇百怪的幸福

有认为节制才能带来幸福的斯多葛学派,有认为尽情享乐才能拥有幸福的伊比鸠鲁学派,

有认为己所欲,勿施人就能天下幸福的儒家。为什么获取幸福需要那么多准则?

每个哲学家说的话就和那交响乐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渴望走入幸福的殿堂。

但是他们对于幸福的定义却是完全不同的,这也注定了我们所理解追求的幸福是有差异的。

就好像缺水的地方视水为黄金,而不缺水的地方大肆的浪费水资源。

我来解释下我理解的幸福,幸福是一件难得的事物,就如同失明的人寻求三天光明,

要是能获得光明无疑对她来说是最大的幸福。而拥有眼睛的人并不会视光明为幸福。

也有人会笼统的来涵盖每个人的幸福,幸福就是身体健康,阖家欢乐,好运连连。

可是幸福如果不能精准的在人们心中形成概念,一种明确的功能,行为。

幸福就永远成了字面上的意思,就像上帝在我心中,不过我确摸不着他。

但我也要昧着我的理性,说我见到了上帝。如果人没有亲身感受过幸福,

他又怎么会知道什么是幸福呢?他对幸福的理解不过是从书本里面抄过来的。

对于那些幸福学家而言,是他们的幸福,而非我们个人的幸福。幸福对每个人而言都是不一样的,

我们追求幸福的过程也是不一样的。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幸福对于我们人生来说,

是相当短暂的,就像风吹花落,花朵并不能一直停留在树枝,它存在的季节可谓相当短暂。

我唯一能给追求幸福的建议就是珍惜它,记下它,最好写一首诗,最好作一首歌,

最好写一篇散文,最好拍一张照片,最好让它永远留在你的心中。

最后欣赏一篇雪莱的诗歌幸福。

The Indian Serenade

I arise from dreams of thee
In the first sweet sleep of night,
When the winds are breathing low,
And the stars are shining bright:
I arise from dreams of thee,
And a spirit in my feet
Hath led me—who knows how?
To thy chamber window, Sweet!

The wandering airs they faint
On the dark, the silent stream—
The Champak odours fail
Like sweet thoughts in a dream;
The Nightingale's complaint,
It dies upon her heart;—
As I must on thine,
Oh, belovèd as thou art!

Oh lift me from the grass!
I die! I faint! I fail!
Let thy love in kisses rain
On my lips and eyelids pale.
My cheek is cold and white, alas!
My heart beats loud and fast;—
Oh! press it to thine own again,
Where it will break at last.


印度小夜曲1818


从夜晚第一阵香甜睡眠中,

从梦见你的睡梦中醒过来,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地吹过,

头顶的星星在天空中闪烁;

从梦见你的睡梦中醒过来,

此时附着在我脚底的精灵,

不可思议地一直带领着我

来到你窗下,我的心上人!


四处飘荡的歌声渐飘渐远,

消逝在那条寂静幽暗小溪;

黄兰浓郁的芳菲早已消散,

就像我梦中那甜蜜的思绪;

夜莺如泣如诉的声声哀怨;

终将在它自己的心底消失,

就像我在你心中消失一样,

唉,虽然我深深地爱着你!


哦,请把我从草地上扶起!

我早已虚弱无力消瘦憔悴!

让你的爱和吻都化作细雨,

让细雨落在我的唇和眼眉!

我的心怦怦直跳难以抑制,

我的脸颊已冰凉面如死灰;

哦,请你再次把我拥进怀,

我的心最终应在那儿破碎!

对待智者的礼仪

我曾经受到很多对哲学家有偏见的观点,但现在我认为他们对于这些哲学家的了解极为肤浅。

我在用词方面可能没有注意,年轻气盛污蔑了这两位崇高的哲学家。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

学会了一些脏词,尤其是网络上面的俗语。似乎人们爱的不是知识,而是一种独裁精神。

在评论哲学家的时候,我总感觉离哲学家真正的知识越来越远,而离独裁越来越近。

总是纠结一些某某为什么是对的,某某多么多么伟大,难道知识也要和独裁一样分对错吗?

知识不应该争取博学,比拼智慧吗? 若是知识不去比拼智慧和博学,不就和一滩死水一样吗?

而哲学家们如同贫瘠土地的开发者,在希望的原野上面挖出涓涓的泉水,我们这些后辈乃是享用者,

享受了哲学家带来的知识,就应该给予感谢。我们应该学习亚里士多德给予柏拉图的赞扬:

在有死之辈中 他第一人清楚显现
用他自己的生活、举止和言谈
善良和幸福是同时来到人间
现在已无人能把握这点。

他们用自己的著作,向我提供了更广阔的知识和精神世界,真正展现了人的美和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