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对于科学这个名词可能会误解,认为它是物理,化学,医学,一种形而上学的理解。

它不同于中国古代的四书五经,本草纲目,孙子兵法,讲究如何如何为君王治国,

讲究植物的作用,讲究帝王心术,它的核心都体现在对人有用,管人和治人。

而西方科学,《天体运行论》,《植物学哲学》,《物种起源》,《动物哲学》,《几何》等等

它和人有一点点关系,但不是用来治人和管人的,它就是用纯粹的理论去解释证明这个世界。

History of science - Wikipedia

科学最早可追溯到5000年前的古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那里人很早就知道里太阳周期,编造历法。

后来被古希腊人给发现并且运用起来,有欧几里得(古希腊数学家几何之父),德谟克利特(万物由原子构成),

有毕达哥斯拉(数学可以解释世界上的一切事物),有泰勒斯(水是万物本原),有亚里士多德(范畴学)。

跟我们东方是有很大差异的,东方同时代在修酒池肉林,求长生不老,一堆小霸王( 春秋五霸),战国七雄。

也有诸子百家,不过他们不是研究世界的组成方式,都在研究如何治理天下,提出自己的愚民政策。

我们必须要清楚的一点,科学不是用来治人的,是起源与对自然的探索和解释——自然哲学。

在自然哲学的面前,少不了人们挑战自然的勇气,与充分的经验,万一上哪个土著小岛把你吊起来给祭祀了。

我很怕人们会混淆哲学,认为哲学是修身养性的自我安慰工具,它正确的观点应该是人们认识

世界的一种方式。你可能会觉得世界从我生下来就知道是什么样,还用你来教?

我脚下是地,头上是天,喝的是水,吃的是饭,穿的是衣服,养我的是父母。

而这仅仅局限你个人狭小的大脑和肤浅的见识,你有没有想过宇宙是什么样的?

大海那边是什么样的? 你平时没有见过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河流为什么会一直流动?山的那边是什么?

最普遍的观点,知道这些没一点用,我上班996,我生活要吃饭,我才不会吃了没事做想这些。

让我们看看你身边的牲畜,你认为你和他们的不同之处在哪里,它们日夜不停的寻找食物,

太阳下降就要回笼休息,太阳升起就要出来寻找食物,它们从不休息,它们的生活看起来比你还辛苦。

但是你认为它们的生活拥有意义吗? 抽象一点来看,动物寻找食物为了生存,你挣钱也是为了生存,

你存在一个死循环里面,和那些圈养的牲畜一样,你可能和阿Q一样睡一觉继续这样活着,

因为你似乎没有办法改变现实,你说人生只要快乐度过勉强这样就可以了。那我们拉长一下时空,

试图推论一下过去和未来,你将来可能会和某个人结婚,生个孩子,你的孩子又和你一样过你

这样的生活。想想你的爷爷奶奶,想想坟墓的人,他们的一生又是怎么样的?你是否愿意过

和坟墓里面这样人的生活,生老病死。我想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就会对这样的生活感到乏味,

于是你又堕入了一种悲观哲学,认为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下辈子投胎做个有钱人。

在入门哲学的第一个问题,你认为你自己是否真实的存在?你是一个真实的人,还是某人想象出来的人?

这个问题肯定是,我是真实存在于世界的一个人,我不是别人凭空想象出来的人。

第二个问题,你是处于世界的哪里?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说我属于这个学校,我属于这个乡村,我属于这个国家。我生来就在这里。

你是如何确定你在这个世界的地点的,是通过地图,还是通过别人的解释,世界是什么样的。

你是否都是通过别人的判断来确认自己在世界的位置,而不是通过你自己的判断。

一个真实存在世界的人难道靠的都是别人的判断吗?

第三个问题,你既然肯定你是真实存在这个世界的,你如何确认呢?

你说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疼痛,疼痛不会欺骗我。可是做梦的时候,你掐自己,你的潜意识

也会给你的大脑输送疼痛和恐惧,你也许分辨不了梦和现实。

不凡回到问题的起点,你是真实存于世界的一个人。如果你在梦里,你却在欺骗自己,

欺骗自己在现实,那你又是怎么回答第一个问题呢?你怎么知道你存在呢?

只有先确定了自己的本体,才有欺骗这么一说。如果你连本体都没有,你拿什么欺骗你自己。

这个逻辑可能有点绕头脑,但这恰恰理性的开始,正是因为我存在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我不知道,存在对于每个人意味着什么?是否和路边的石头一样存在于现实。

不过这个存在对于哲学家们来说,意味着两个世界,一个是人心灵的世界,一个是现实世界。

在他们看来,在文艺复兴的时代之前是人心灵的时代,是上帝的时代,

在笛卡尔之后,是现实的世界,是人的世界,一切都将从人出发,从自己的本体出发。

而科学只相信这世界普遍存在的真理,人心灵里面杜撰出来的这个东西无法验证,无法成为科学的基础。

哲学的用途并不仅仅将人们引导到现实世界,而是推论到更广阔,更辽远,目前人们还难以想象的未来和历史。

就如同从一滴水看到一片海,从电信号逻辑,意识到未来电脑的诞生,这可能有点夸大事实,

不过这是真的,只不过是部分人目光极其短浅,其推论也只能从外表判断一个人短暂的财富。

并不能像哲学家一样,把自己的世界放大一点,把自己的时空拉长一点,认真推论一番,

拥有一个更广阔的精神世界,而不是仅仅处于动物的原始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