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白尼在1543年发表了《天体运行论》。 在哥白尼之前的人究竟是如何看待太阳,月亮的呢?

麦哲伦船队在1519年横跨大西洋,太平洋。人们心中的地球又是怎么样的呢?

在历史上人们想象世界,看待国家的看法与现代可能有着巨大的差异,但是现代人理解那些

历史中的人时并不是这样理解的,他们把自己的现代观点也会带入历史中认识历史人物。

这是犯了一个印象和观念的错误【印象不是观念】,任何观点和概念不能无中生有。

例如19世纪是没有妇女权利的。在那个时期构想的社会主义是没有民主这么一说的,

美国是在1865,英国在1833年才废除奴隶制的。尤其是现代播放的帝王剧,某某帝王访问民心,

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还很很多文字里面宣传的东西,它们都是人编造出来的谎言。

因为在那个封建时代,帝王不可能有平等这个观念,人也不会有什么现代国家观念。

因此,我必须认真的考察自己脑海里面的历史和对哲学家的看法,哪些历史看法可能存在杜撰,

哪些哲学家的思想其实是一种谬误(由于受自己环境的影响,没有跳出当时的认知限制)。

在现代有很多人为儒家辩护的,儒家的仁,但是这个仁和历史上的仁是完全两个意思,

历史上的仁讲的是服从,儿子服从老子,老子服从臣子,臣子服从君王,这才是仁。

而我在儿时完全混淆了这点,把现代的观念设想为了古人的观念,把古人没有的观念强加给古人。

每当我提出一个概念的时候,我就应该认真想想,这个概念在历史上有真正详细的记录,而不是模糊的观点。

一个普通人不可能在《天体运行论》发表之前就意识到地球是围着太阳转的,正如没有电磁理论就没有电灯。

例如李白是702年的,它的床前明月光里面的明月绝对不是现在月亮的含义,应该有层迷信在里。

例如1807年黑格尔的主人和奴隶,虽然它是意识上面的,但它其实也有层奴隶事实的反映.

(死的恐惧在他的经验中曾经浸透进他的内在灵魂,曾经震撼过他整个躯体,并且一切固定规章命令都使得他发抖。

在认知上面必须把现代感性抽离出来(以一种纯粹直观的角度看待历史),至少要有文本依据作为参考。

尤其是在人的这方面,黑格尔先生给了我启示,在笛卡尔时代之前,那个我是外在的我,

我是为了主人而存在的。在笛卡尔之后,人由外在转换为内在我,虽然还要等100年珍妮机才发明,

但是它已经为这种我做好了铺垫,由外在的我转换为内在的我,人们开始拥有意识。

(人们对于意识的了解我想其实是非常感性的,例如鸡,狗它们固然也有意识,可是它们的意识

是一种习惯和本能,并不能自我升华,是短暂的。有很多人也是这样的,例如我的爷爷奶奶,

他们的确拥有意识,知道什么好吃什么好穿,不过这种意识和动物差不了多少。

真正的意识是可以转换成恒久的经验。文艺复兴并非是简简单单的随便画几幅画,刻几个石头,抄几本希腊书,

而是把真正自我的经验流传下来,哥白尼在500年前发现了行星的秘密,哈维发现了身体的秘密,

李维发现了政治的秘密,德国人发现了印刷的秘密,达芬奇发现了艺术的秘密,这才是文艺复兴的秘密。)

今天人们看待的历史可以说都是由麦喀士编写的,全部都是由麦喀士角度看待历史,以一个19世纪的人看待历史。

就像孔先生看待世界,只要全世界的人都是奴隶,那么世界将永远和平,它是以牺牲人的个体性来实现目的。

历史最重要是经验而不是功德和感情,如果历史一直在提供功德和感情,那么历史是把人当成牲畜看待的。

就像农民手里面的稻谷,牲畜一看到食物就把握不了自己,人一看到功德和感情就与这动物一样垂涎。

否定历史是一项极其愚蠢的行为,它是人类的一部分,就像人类的根,不过旧时代的人类的本性不如现在,

人们因此嘲笑和卖弄自己的无知,人不能要求一个16世纪之前的人必须不信仰上帝和皇帝,这是有一个过程的。

正如同要求一个没做过菜的人,做出一顿山珍海味,这完全是痴人说梦,五十步笑百步。

真正要关注的是那些在16世纪与多数人走反方向的哲学家,而且还说对了。正如柏拉图的苏格拉底意识到,

自己待在地球上面如同一个海底的人仰望世界一样,这绝对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想不到的,从两千年前洞察了未来。

这也是历史中最值得借鉴的,这种对待世界完全不同的思想,今天也只能在文字里面目睹其风采。

成王败寇的野蛮历史已经结束了,人应该抓住的是历史里面事物的经验,不在局限于人的自然倾向,而是事物的本质。

(对历史这个词语的进一步解释:有这么一个人曾经说祖宗曾经说过:我们要勤劳奋斗。可是我问他:你的祖宗是谁啊!

他哑口无言,然后又装作思考了一样说了些,看你也是不懂的样子,大家都懂就你不懂。显然他连祖宗的名字都不知道,

却口口声声说祖宗曾经说过。他犯了这样一个错误,把别人的祖宗当成了自己的祖宗,本质上他是一个没有历史的人。

还有很多人都是这样,他们的历史不过追逐到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这辈就结束了。一个自称有千年历史的人,

却连自己百年前的历史都不清楚,这个清楚也不过是是别人的历史。历史是属于人的,如果人连自己的历史都不知道,

还能祈求他知道一些什么奇形怪状的历史。我曾听到,历史是由胜利者编写的,可是人不是由胜利者制造的克隆人。

同样我不能要求做了千年的奴隶在一瞬间就醒悟了,奴隶意识到自己是很难的,尤其是理解自己历史的重要性。)

人们不能看到光而不想到太阳,看到汽车而不能想到它的使用年限,看到人而不想到人的生命是有限的。

必须把经验运用起来,光作为四季的参考,汽车作为交通的工具,人作为其自由人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