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由为要批评一下东方的哲学,东方哲学大部分纠结在做人这个问题上面,

人应该这样做应该这样做,就像在教骡子拉磨盘一样。人是目的,不是达成目的的手段。

这个最基本的问题一直持续到今天,长城是为人存在的,不是人为长城存在的,

国家是为人存在的,不是人为国家存在的,倘若没有人,这世界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只有一片虚无。

教育是为人存在,不是人为教育存在。倘若长城不能保卫人民,国家不听从人民的意见,

教育不能教出改善社会的人才,那么这一切已经丢失了它原有的意义,人反过来成了达成目的的手段。

这是对人类概念的迫害和毁灭,人不能被视为工具一样的存在,否则人必将自我毁灭。

做人这方面人可以和耶稣学学,耶稣大致说过:财富是你们外在的东西,你们死后自然会离开这些,

而知识和善心是你们真正拥有的财富,你们不要一昧追求这些外在的东西,否则在天国你们将一无所有。

【α】对于手段的进一步解释:

【1】孔先生想建立一个人人仁爱的国家,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

可是孔先生要求实现这样一个国家,就必须要求所有人服从。对于不服从的人,是要处以罪行。

孔先生的手段固然成功了,华夏历史的确是一个等级制的国家,从家庭到君王。

可是人人仁爱的目的却根本没有达到过,在现实这方面,孔先生是完全失败的,人格成了构建社会的牺牲品。

【2】在社会主义国家没有人不知道麦喀士,这位鼎鼎大名的社会主义鼻祖。认为掌握经济就能掌握社会,

麦先生的智慧是毋庸置疑的,是天才。比同时代的人更早意识到,生产资料和媒体的重要性。

只要掌握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土地,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东西是掌握不了的。

就像洛克菲勒先生意识到炼油的重要性,而多数人只能意识到石油可以兑换钱。

麦先生同时把人当成目的也当成手段,在目的这方面的确是成功的,至少宪法是这么写的。

人们处在一个即是目的也是手段的社会。但任何一件事物不能即是目的也是手段,

就像锤子是锻造工具的东西,而不是工具本身,杯子本身是装水的,而不是喝的,

汽车本身是代人运动的,而不是代替人的双腿的,游戏本身是娱乐的,而不是人被娱乐的。

(麦先生和孔先生的伟大定是我等小辈不能触及的,他们是真正的说到做到的学者,

我是光说不练假把式,可是他们要是可以穿越时空,我相信他们绝对会在过去改变他们的理论。

到了真正可以穿越时空的时代,也许人们不会再关注这些历史了,这些历史不过是昙花一现的梦。)

【3】在过去我总是以现代的观点去看待人物,要真正了解一个人,至少应了解其过去。

孔先生生于战国末期,周天子后代,复兴周朝,结束战乱是孔先生的梦想。

麦先生对比同时代的人是一位当之无愧的伟人,但是麦先生是一个很极端的人,任何读过麦先生的文字

都会感受到麦先生的雄心壮志,他的文字里面充满着激情和革命的味道。可是任何革命也不能胡乱消灭人。

这是在犯罪,尤其是在对人的这方面,社会主义不能没有道德和法律,必须要有真实的人性,而不是宣传的人性。

【β】对于目的的进一步解释:

【1.可实现的目的】

最通俗的一个目的,人们希望他们的子女,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人们希望升官发财,事事无忧。

但是要让一个人成为一个相当强的人,可不是说两句,丢给某某专家就会成功。

在古代,那乡下的农民都很迷信,相信吃苦就能当皇帝,把他的儿子送去当奴隶培养什么意志。

在现代也有很多相信这些的人,那就是吃苦锻造成功人士,什么学就要往死里面学,一群又蠢又坏的人。

人凭什么会对人产生感情? 人凭什么要对其父母产生感情,要对亲人产生感情,就凭借人的想象吗?

你想象你打了一个人,那个人会爱你吗?或者你被打人打了,你反过来还要说打得好?

把这些东西放到亲人上面就似乎变得合情合理了,亲人不应该更爱自己身边的人,而不是折磨自己的爱人吗?

人会说,这是教育不懂事的熊孩子,为了教育是可以使用暴力的。我想起狗咬了人,人就把狗打死。

人在教育这方面把人当成了狗,人听话的时候是人,不听话的时候就变成了狗,人到底是狗还是人?

很明显人是人,可是在一些问题出现的时候,例如一个刚刚学会骑自行车的孩子在马路上横冲直撞,

他的父母立刻通过暴力手段来制止孩子的愚蠢行为,但是他的父母没有生来就告知孩子马路上不能横冲直撞。

这是谁的责任? 人们时常把小孩子当成大人来看,尤其是推卸责任时。为了达成目的,

人们轻易会忽视责任和过程,我们固然都相信好的目的,相信未来更加美好,

可是为了达成目的不能一会把人当成狗,一会又把人当成人,人本身是目的,不能摧毁目的,

更不能视为一种手段(通过恐吓,暴力达成目的)。

【2.不能实现的目的】

像我要一天吃100头牛,两天喝100吨水显然是不可能的。可是有一些目的,人人均富,均田,人人不光棍,

它很接近现实,每个人都希望过上一种乌托邦的生活,每个人都想有人爱。对于这种目的,

人们往往分不清现实,一分钱一分货,一份力一份回报,至少现在这个时代人们讲究公平。

你想要知识,你就得亲自去阅读书本,有一些人就想听听大师的结论,然后伪装成似懂非懂。

想拥有爱,就至少要付出爱,只想被人爱,而不付出爱是可笑的。

有一点在互联网是可以确认的,不会存在即实惠又便宜的产品,就连免费的都是有条约的。

商家想卖的是即好卖又利高的产品,而消费者想买的是利低又好用的产品,而商家时常会站在消费者的角度宣传。

政治上面也是这样,政治家会站在人民的角度宣传自己的政治。但是人们要清楚,

商家往往会过度吹捧自己的产品,而政治家吹起牛皮来更不要脸,商家吹牛皮很少会要人的命,

而政治家吹起牛皮来是要人命。商家的真实目的人们一买便能知其真实程度。可是政治家的的目的,

就像是一块泥巴,捏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它时常即是好的又是坏的,即是可称赞的也是可憎恨的。

感情的目的是很难实现的,例如我希望人人平等,人人都拥有自由意志,但不是所有感情的目的都不能实现。

商家宣传自己的食物非常美味,政治家宣传自己的政治非常民主,这都是商家和政治家的个人感情。

但是理性的目的却是可实现的,例如莱特兄弟想飞向蓝天,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

我区分【不能实现的目的】依靠的是世界长存的真理(就像人类饿了会寻找食物),而不是人类的情绪猜想。


从怀疑到经验再到理性,人类的感官是不足以直接认知到万有引力和电磁理论,和自然规律。

有些东西我们是不能用感官去测试的:例如220V的交流电,1000度的岩浆,1千万帕斯卡,鳄鱼老虎的咬合力。

这时候人类得借助工具,我不知道希腊的泰勒斯是怎么观测星空的,不过2500年前的人可以预测日全食,

可以得出一年为365个地球自转,这是相当了不起的发现。当当凭借人的记忆记出365天,算出周期显然

是不可行的。因此我以我推算,泰勒斯一定使用了工具,算数,绘图方法得出答案。现代人都会使用货币计算,

但是要他们算出一年有365天,预算日蚀,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相当难的事情。因为人们从未正确

使用经验和理性认知事物,人们倾向于使用自己的感情喜好完成认知,这是人类的天性。

这也正是哲学家们需要改进的地方,不能利用人们的感情倾向完成自己的哲学辩论,而是更进一步告诉人正确。

换一步说,挑出人类认知的错误,月亮到底是大饼还是石头,太阳到底是大鼓还是火石。

只有先把人类根深蒂固的自然认知解释清楚,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人要想明白真理,

就得明白认知真理的办法。想要知道地球有多大,那人至少心里要有一个大小的概念,和普遍的量。

人们在爱情友情方面固然可以凭借自己的感觉,喜欢就是。可是在真理面前,真理不是你喜欢它。

它就喜欢你,真理它存在的时间比人要长的多,就像雨水,云朵,它一直会在地球存在。

动物要想认知一个比它存在时间还长的道理,是很难的,最多认知到一条在它生命一天的道理。

【哪怕是认知他自己的亲人都很难,更何况认知比他亲人更长久万年的真理。】

最多像鸡和狗听到命令就会集合在谷地,这样日复一日的度过自己,哪怕它能意识到死亡,

生命是有限的,这都是一个重要的进步。人类显然已经到达了这个水准,反思过去和预言未来。

但是这还不够,这也是我为什么说哲学必须进步的原因,人不能沉溺在过往的辉煌或者悲伤,

他必须不断进步自身。像笛卡尔的怀疑,培根的经验,孔德的实证,罗素的分析这样不断进步自己,

人类不同于真理,真理停滞不前,但是人类却是不断进步的,当然人也可以选择止步不前,

止步于自身的享乐,满足自己青春的欲望。但是过这种真理一样的无意识生活,

我不知道是否每个人都会感受到这种痛苦,这种温洛岭的痛苦,就像畜生的轮回,

我想到人昏暗的活着,在昏暗里面死去,但是在昏暗里面却铸造了无数的痛苦,早知道人会这样死去,

为什么还要这样活着。【写到这些稍显悲观语句,死亡。也并非指享乐,享乐也只有少数人。】

人不是死亡的奴隶,不是为了死亡而创造自己或追求真理,是意识到比其生命更加长远的现实,

是其作为人的一份本性,是爱。因为爱,人必须进步。因为爱,才回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