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自己肯定是存在的,但是认识存不存在,我不是很确定。认识是一个抽象名词,它包含,

看,闻,摸,听,这个世界除了少数的专家,其余人采用的都是眼睛进行观察,然后进行心理对比。

更有甚者是采用神经反射来进行得出结论,他们直接跳过了认识,成为了个胸有成竹的莽夫。

如果人仔细感觉一下除了眼睛之外的感觉,例如呼吸的频率,声音的延续,自然的变化,

并且学会如何形容这种感觉,我想人通过眼睛是感觉不到像重量或质感,美味之类的感觉。

【2】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有人通过直观的认识,知道一条狗的种类,寿命,一只猪的习性,

没有学过语言和相关知识,甚至都说不出这个直观名词。显然狗的身上是没有写,

它是一条巴斯克维尔猎犬,人的身上也没有写,我是一个怎样的人。【3】且先抛开哲学家的认识论,

我来谈谈我是如何认识事物的。我的工具是中文文字,例如认识一个鸡蛋,我用眼睛看到它是一个椭圆形,

灰白色,我用手握住它时,发现它比我的巴掌小,它的下端宽,上端尖,表面有很多微小的坑,

摸起来有一种磨砂质感,还有一种脆弱的感觉【我不是很确定人生来就是否有这种感觉】,

我在鸡蛋的上面听不到任何声音,它闻起来【没有打碎】,没有任何气味,舔了一下蛋壳,

感觉和一块光滑的石头一样,没有味道。再例如,认识水,在远处看,它呈现青蓝色,当我捧起来时,

水把我的指纹放大了,它听起来也只有碰撞石头的时候发出声音,摸起来是冰凉的,品尝起来没有味道。

【4】显然这些感官直接感觉到的知识对任何人来说,都不算什么知识。【5】我不相信人可以直观看到,

鸡蛋长6厘米,宽4厘米,高4厘米,重约42g,富含优质蛋白,或者水可以电分解成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

当我细问下去,为什么鸡蛋是白色的,为什么鸡蛋感觉脆弱,为什么水是没有颜色,因为是蛋壳是碳酸钙,

因为鸡蛋的密度比较低,因为水对所有波长光线的反射都是一样的。显然我的眼睛,味觉,听觉都是看不到

碳酸钙的,也看不到玻璃的反射波长,这些特性并不是通过直观就能认识到的,它必须通过方法和工具。

【6】回过头来,我真正认识的是什么?是我的感觉,是一些我已经知道,是把一个事物取不同的名词,

把一些相同的事物进行归类。当然我也有过一些前所未有的感觉,那就是速度,速度的感觉是惊恐的,

在可控的范围内是美妙的。很少有人因为不能认识而感到痛苦,而是因为认识【复述自己知道的】感到快乐。

【7】我认为,人不可能凭空认识,并不自带认识天赋,认识并不存在【通过认识,感觉得到真相】,是荒谬的。

应该给认识换个新词——推理。把认识自己,换成推理自己,因为认识是因人而异,极其幻变。

【8】推理是把感觉【认识】除去,剩下空间与时间,这是需要长久练习的,我经常被情绪控制,忽略了时间空间。

只有通过把握永恒,才能推理一些恒久不变的真相,除非有一天世界的面积突然减少了,真的可以无中生有,

有中蜕无,时间倒转,老人变儿童,儿童变血水,人类变猿猴,猿猴变太一,那就可以不用坚持推理了。

【9】哲学家的时间和科学家的时间并非是完全一样的,哲学家眼里,时间是一种人为的观念,用作表象的参考。

科学家眼里,时间的本质是地球逆时针自转一圈,我们理解为24小时,可是地球的自转速并不是均匀的。

我并不敢断言它的公转或者自传会变慢还是变快,提到角动量,质能方程式,相对论,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

【10】说简单一点,时间就是变化的量,我走一步,儿童要走两步,对我而言只需一秒,而儿童需要两秒。

可以想象【快银吃汉堡】这个广告,他可以一秒钟干很多事情,而普通人一秒钟只能说,啊——啊~!

乘坐宇宙飞船就相当于快银,快银的眼里的1000秒可能等于普通人的1秒,普通人过了1年,等于快银过了1000年。

所以宇宙飞船在星际航行一年,可能对地球而言,等于过了1000年。我想这还是很难理解我们手上都是一块表,

你说你的表更快。很多人可能会想要是乘坐宇宙飞船,岂不是可以长生不老,吾皇万岁万岁说不定真的可以了。

回到最初,时间在科学家眼里仅仅只是一个参考【一个坐标体系】,不同速度的人有不同的时间,就和快银一样,

但是在同一条件下,光速不变的情况下,在同一个速度空间内,感觉上是变长了,但仅仅只是感觉而已。

【11】知道这些好像没什么用,一个人的反应速度越快,那么对他而言就会感觉时间漫长,

一个人反应速度越慢,就会感觉时间很短。年轻人会感觉时间长,糟老头会感觉时间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