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

当我从反问之中质疑某些绝对观念,像只身一人走进撒哈拉沙漠,观念浩瀚无尽。

沙漠中一无所有,一无所有非人所求也,所求之物人各不同。

人要问我从哲学里面悟出了什么,得到什么真理。我说什么也没悟出,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只能用举例来证明,我回想越来越多的观念在我的头脑出现,当我拿着中药单,

我并不清楚川贝、桔梗、百合、苦杏仁、瓜蒌子、桑白皮有何作用,为什么要它们混合起来?

当我养一条小狗的时候,我会对狗过度亲赖感到厌烦,和我起初想象的感觉不一。

如果人没有举例能力,我认为他知道的也只是转述,就像知道红色,黑色一样。

他只会说夜晚是黑色的,人的血是红色的,他不知道没有光才会黑,有血红素血才会红。

我看到人挑选物品的眼神,动作,人转述话语,发朋友圈。很自然就联想很多疑惑。

疑惑不是形容词,美丽,丑陋,低俗,神圣,正义,可爱,漂亮,富有,贫穷…

我认为是这种疑惑让我迷失了,让我失去了快乐,但是我又停止不下来,进行疑惑。

疑惑最后我得到了我自己的答案,对善的信仰。可是我却丢失了一种乐趣,正确的兴奋。

我想把这种善分享给所有人,却发现善对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拿父母教育孩子:我小时候经常听见同龄小孩子哭,我心里就在笑,这个爱哭鬼,又吃巴掌了。

长大后,我看书发现这不对,作为父母不能这样教育儿童,尤其是打人,会留下阴影。

当我再次看见那个爱打人的老师,虽然他老了,没有那么严厉,但是我还是感觉身心很不好受。

于是我们辩驳不能打人,你没有当过父母,不懂孩子多难教,我多想他成材,他偏反着做。

我没有教育人的经验,我以狗为例题,它要是在外面咬了人,我一气之下可能会踢死它。

看到它快要死了,我会伤心。但是我不记得每一条养过的狗,只记得它的颜色有灰色,黑色。

我后悔那么生气,最后我选择不提起它。我说我接触哲学就像后悔那么生气,

但是哲学却告诉我,想起它,努力想起它,你为什么生气?因为我的父母不理解我,

I:他们重视前途,社会道德,我在这些摸不着的事情面前不值一提,我渴望被爱和理解。

I:别和我说尊老爱幼,仁义道德,我听腻了口号,实际上他们一边打人骂人还说为我好。

W:可是你一生气,不也想踢死一个动物吗?你只是没到这一步——被它们烦到不容忍的地步。

W:你迟早会成为我们,你会理解我们,有的恶习就和畜生一样,你也会忍不住动手的。

W:你也会面对恶习没有办法,马上你会想用我们的方法,我们对你的方法,我们呕心沥血。

W:我们本身没有恶意,我们让你拥有好的品性,你过去是多么优秀。

I:停止你的箴言,不想和你论好坏功德,我只想知道为何人要那样做。

I:你所说的,就如形容词一样,你美丽,漂亮,动人,伟大或丑陋,低贱,自私,小人。

W:那我们就应说,你以下犯上,不知好歹,好自为之,这总没有形容词了。

I:你让我生气倒是很厉害,你很会操纵我的愤怒,引起我的不满,我只想知道为何人要那样做。

I:在我还上学的时候,我记了一整本名人名言,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I:天才由99%的汗水和1%的天赋组成,我很喜欢这样的话,拥有更多这样的话,我就很聪慧。

I:现在我把它扔到垃圾堆里去了,当初谁要是反对这些话,我恨不得消灭它。

W:真是可惜,你遗忘了那些名人名言。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

I:任何皇帝语气和像你这样不尊敬人的,我一个字都听不进。你有想过用自私,低贱,丑陋

去形容人,那个人会很伤心,他也会和我一样完全听不进任何名人名言。

W:所以我更爱用优秀,榜样,代表去形容人!可是有人一样听不进。

W:你想说我是自私自利的,你也深深伤害了我,没有考虑过我。

I:我一直在思考的是,人为什么这样做。我对你不满,你对我也不满。

I:从愤怒身上学到的是愤怒,从评论上学到的是评论,都不是人自身的。

W:我的行为都是模仿出来的吗?而不是我想模仿就模仿吗?好比我想说话就说话。

I:对于简单的观念,人是很容易就学会的,例如他是坏的,好的。

例如寒风,是冰冷的。烈日,是酷热的。因为这些很容易就可以验证。

寒冷本来就包含在寒风中,酷热本来就属于烈日。那坏本来就属于人吗?

我认为观念是人给的,而有的观念不能全凭感觉判定,因为人没有这种感官。

这时候人感觉不到,要找有经验的人来判断,可人也没有判断人有没有经验的感官。

他必须依着有经验的人的话语去验证,才能知道有经验的人说的是否正确。

你有验证过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吗?你只是觉得这句话好听,说出来有气势。

W:对于上帝,佛祖你怎么验证?秦始皇你怎么验证?你能找他当面对质吗?

W:照你说,我每次吃饭都要验证一下有没有毒吗?

I:上帝会影响你睡觉吗?佛祖说你戒色,你能戒得了吗?你会承认你是周朝人吗?

I:对于这些对你行为起不到实质性的观念,验证也只会成为一个无用的观念。

I:就像我验证了地球是圆的,对于普通人来说,该睡觉干活依旧干。

I:但是你天天说,不听话,不受教。可是实际上你并没有验证。

W:我只是质疑,提问和发表见解是人的美德。

I:可是你下的定义并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个变相承认的句子——你好自为之。

I:你想的是引发人走入你的正义,你想说某个人是坏的,你不会直接说,

你会说我最近看见,听见,可实际上是你听别人传言,然后在加上自己的杜撰。

一个傻子看到人打架只会说,我看到有人在打架,你也去看看,好好看,打得头破血流。

但要是落到一个显摆人嘴里,便成为:这个打人的定是做缺心事,我要伸张正义。

可实际上显摆的人并不认识打人的人,更没有验证这件事。我要是听了你的一顿形容,

我也会相信你的话。我小时候特别喜欢武侠剧,替天行道,劫富济贫,美女作伴。

更不用说你在伸张正义了。大侠,我就是你的跟班,请收我为徒。长大后,

原来大侠多是梁上君子,坏人不准狡辩,不能说话。我开始骂他羞辱他,然后他很生气。

这时候伸张正义的时候就到了,大家快来看他生气,落水狗模样,坏人,吃我一剑!

要是打不过,便开口说,上有老下有下,一时步入贼途,想重新做人,放我一命。

观者无一不击掌,好个大义炳然的英雄,为人民除恶,世界少的就是这种英雄风范。

英雄豪情真盖世,恶人贼情有报应。为人大义铁膀臂,青天行侠目有光。

我佩服大侠的手段,我也不做大侠的小弟了。

W:你想说人不应杜撰事实是吗?你认为你的恶行都是我杜撰出来的吗?我是故意打人的吗?

W:我生来就是坏的吗?这不是和你的观念相反,我的坏从哪里来呢?

I:从无知而来,正如儿时我想做大侠一样,我对什么是侠一无所知。

我只知道侠客有美女相伴,侠客受大众喜欢,侠握有宝剑,侠勇敢仁义,侠武艺高强。

可是侠到底是怎样的?侠生来不会恐惧吗?侠杀了人不怕报应吗?侠为什么要抢劫别人?

侠就是侠,和皇帝一样,因为训练没有恐惧,因为孤亲不怕报应,因为不义抢劫别人。

侠的青剑又重又沉,侠怒目远睁。侠无人关爱,自残脸孔,却心怀大义。

没有智慧只有勇,仁,义的侠,也不懂勇仁义是什么,一枪就能打倒,一剑便会砍断。

说句实话,我已对侠不感兴趣,无论侠怎么做,只想成就大义美名,侠是被动无奈的。

像麦哲伦,林奈,瓦特,达尔文,贝恩哈德,莱特兄弟…才能称的上是侠——值得被人记住。

当然,大多人还是更爱记秦始皇,想到秦始皇统一七国,修建长城,好个功大于过。


疑惑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如果这句话是出自个像我一样,天天吃饭剩米粒的人说出来的,

人们会相信吗?要是一个农民在田里冒着烈日割稻谷,这时配个照片,我也肯定信。

可是我吹牛好听,农民写不出这么好听的古诗,农民会说老天爷开开眼,给我个好收成。

哀,狭义的泥农,天天就想着好收成,还不是因皇帝诚心祈祷,爱国爱民,日夜造福。

为什么人不愿相信说出美德却违背美德的人呢?

W:举例,我跟别人说有个人捡到一百块,居然还在寻找失主。这个人家里明明很穷,

他身边的人都住好房子,穿好衣服。还要把这100块拱手让人,真是不懂人情世故。

可要是,这个人把100块藏起来了,还偷偷告诉我。我肯定又要说,别看那个人本分,

其实他背地里没点人情世故,捡了钱都不知道寻找失主。可要是对那个失主来说,

定是希望捡钱的人能还给他。因此人是好利的,捡钱归还失主是一种美德,但是对于

那些渴望钱(美德)的人来说,他们并没有获得那份美德,无论是人捡还是不捡,

人不愿意相信自己没有得到的美德,更不用说别人的美德。

I:人因为自私所以不相信自己没有得到的美德是吗?

W:是的。

I:我的母亲曾经收过两次假钞,一张100的,一张20的,第一张100的是花不出去,被人识穿。

后来烧掉了,这100块只能由她来承担,因为她收钱的时候没有察觉这100的是假钱。

第二次一张20的,又被人多次识穿,她选择一个老太婆摊位买菜,把这20块花了出去。

W:人不就是自私的吗?从第一个使用假钞的人,到你的母亲,又会从你的母亲到老太婆。

I:没错,自私是会传染的,如果人人都像第一个使用假钞的人那样不负责任。没有美德。

每个人都可能受到危害。人知道是一张假钞还愿意去使用吗?——真正发自内心。

W:不会。

I:因为人不知道什么是美德,才会不愿意相信自己没有得到的美德。正如我一样,

我经常吃饭剩米粒,人当然不愿意相信一个浪费粮食又说要节约粮食的人。

因为这不是美德,这是撒谎。在谎言之上建立的美德是假的美德。哪怕我说人不要打人骂人,

人人都愿意承认。可是我要是一边打人骂人,人们还会愿意相信我说的话吗?

W:我开始有点疑惑了,我还是愿意相信人不能打人骂人是对的,但是它不取决于你撒不撒谎。

I:在仔细想想我的问题,为什么人不愿相信说出美德却违背美德的人呢?

W:人不愿相信的是个自私的人,而非美德。

W:但是人不知道什么是美德,我明显知道浪费粮食是可耻的,打人骂人是不对的。

I:如果第一个人知道什么是美德,他还会去使用100块的假钱吗?

W:我想你不懂人情世故,你不知道100块假钞交给政府只会被没收,而人损失的是

大于100块的利益。这100块钱没有人来承担责任。

I:我不会认为给我母亲100块的就是造假钞的人,我想找到那个使用假钞的只是想讨回自己的利益。

I:自私是会传染的。你开始想的是他身边的人都住好房子,穿好衣服。

为什么要把捡的100块钱拱手让人呢?这个人肯定是傻子。

I:光要停止使用假钞并不够,还要把那个制假钞的抓起来。我们都希望正义得到伸张,

每个受害者都能把假钞换成真钞。哪怕制造假钞的一分钱都没花,全部用来归还,

想象100块假钞,花了7块钱买了个手抓饼,使用者得到了107,受害者损失了107。

现在100块钱还给卖饼的,卖饼的说:我的饼值7块钱,我要107。在或者卖饼的拿着假钱,

买了一条88的裤子,卖裤子的说我损失了188。卖饼的把裤子脱下来,还给你,

卖裤子的说:穿坏了我还能卖吗?我要钱不要裤子。我们希望用假钞的把7块钱油饼吐出来,

就能解决所有人的问题。可是有人借这100块假钞去投资了,结果亏了20或者挣了20。

结果我要他还100块钱,亏了的说我没钱。挣了的说,多借点,我还能多挣点钱。

但是要他把这100块还给我,你的钱是假钱,我还你个屁,没有告发你就不错了。

W:100块钱假钱居然有这么大的危害,我只要认识假钱并告诉身边的人,人就不会上当。

I:人天生没有识别钱的能力,每个人都有可能上当。为什么人不愿相信说出美德却违背美德的人呢?

W:我想我并不知道,也许是欺骗带来的愤怒。你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吗?

I:小时候,我的母亲骗我茶树上面有苹果,于是我便去茶树找苹果吃。

后来我知道茶树是长不出苹果的,我并没有生气。有一次过年,我把压岁钱藏在米缸下面,

我前脚刚走,我的母亲就把米缸下的钱拿走了,我也没有生气。有一次,我在外面被人打了,

我回到家,父母也只是说,小孩子之间打打架很常见,我很生气,我当着父母面自残。

我生气有两个对象,一个是打我的人,仗着自己高大,另一个是我的父母,他们觉得我应该。

我真正生气的是不公平,更生气的是没有人来主张公平,我对公平彻底失望。

但是总有人要承担假钞带来的损失,要是他缺乏鉴别能力,活该。这和助长假钞行骗者有何区别。

你也说了我只要认识假钱并告诉身边的人,人就不会上当,你真的会这样做吗?

W:我一定会。

I:我觉得这还不够,只有告诉所有人,人才不会上当。

W:我想我并没有这个能力,我只能告诉身边的人,我甚至可能会受到假钞者的报复。

I:我也没有这个能力,我也怕死,我只能告诉你。

W:你还没有告诉我答案,为什么人不愿相信说出美德却违背美德的人呢?

I:知法犯法的人我不信,以身作则的人我信。可是我怎么才能知道有人知法犯法呢?

而知道人以身作则很简单,他刚说我要做慈善,一下就开张百万支票,我当然信。

我认为是对善的信仰,每个人都不愿相信伪善的人。


自杀的人

我在校园上了个厕所。我看到一个女学生拿削铅笔的小刀割自己的大动脉。

I:你不怕死吗?有伤口是很痛苦的一件事,人刚切开伤口会很疼,可是在流血时,

我却感觉不到疼痛,直到我眼前一片模糊黑白,我发出死亡的叹息,救命。

你也会和我一样说出这声救命的。所以你还是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怕死?

S:因为我现在和那流血的人一样,感觉不到疼痛。

I:死亡是疼痛的吗?

S:当然,我目睹我的爷爷奶奶死去,他们每天在床上挣扎,要吃贵的药。

他们想着都是因吃了便宜药,都是因为庸医太多,后来给了他看更远的医生。

花更多的钱,实际上他也多活了几天。只不过一样令我痛苦。

I:是因为别人的痛苦你才痛苦吗?

S:我很相信医生,可实际上他并没有治愈伤口的能力。

I:我为我的无知感到惭愧,可你一定要告诉我死亡是疼痛的吗?因为我并没有死过。

I:而你就快要接触死亡了,请填充我对死亡的理解,我并不相信死亡同表情一样。

S:我为情而死,为负心人而死,我为我爱的人付出一切,肝脑涂地。可他却当着所有人的面,

说他爱别人,他的许诺,背叛,让我感觉像被囚禁的鸟。我不是为他而死,为这样低贱的人而亡,

我是为自己,为自己曾经纯真而亡,为美好的事物消散而亡。

后来她被医院救了。

I:我什么也没有得到,关于死亡的疑惑我继续寻找下去。

我找到一个年老喝农药的人。

I:您过的还好吗?

G:我满脸黑痣,纹皮黄斑,受不得丝毫冷风,只能勉强呆在这不透风的角落。

I:我想您一定知道死亡是什么样的感受?

G:年轻人就如初生牛犊,面对猛虎只会自寻死路,对于情感我早已看透。

你想找的并不是对死亡的理解,而是疑惑人为什么而死?

I:您的智慧一定可以让我醍醐灌顶。我看到人为情,为志向,可我认为这虚伪之极。

人是自私的,这个世界那些口说仁义的人,做的却是害人的事。

G:你认为父母因爱儿童骂(劝诫)儿童是错的吗?父母要求儿童学会自立是错的吗?

如果你把劝导也看成仁义,把劝导看成是人死亡的原因,你永远都寻找不到答案。

I:我想是人没有选择,人缺少选择的经验,只能借鉴冒充有经验的人,凭借着

冒充有经验的人看到的也只是假的。

G:年轻人,我出生的时候用四条腿走路,成年后我用两条腿走路,

老了我需要用拐杖才能起步。你说我老了一辈子,连走路都不会走了吗?

I:您比我走的更好,请您一定要告诉我答案,人为什么要死?

G:树叶为什么要落,美丽的花为什么要谢?为什么所有的事物都难逃衰败的那天。

你有问过叶子愿意落下来吗?花儿请你保持你的美丽,我愿意给你任何养料。

你应该珍惜美丽的时间,这样才能结出更丰硕的果实。等到落入尘土腐败那天,

我可不想听到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青天壮志爱吹牛,牛犊虎子不畏惧。

知天知地不知己,春梦了尽说屁话。

想知世事靠自己,眼见为实真干脆。

知过知行才知人,莫要一意定乾坤。

仁可仁,常相论。行可行,常自知。

证可证,人人验。想知慧,靠自己。


败坏名声

苏格拉底在为自己辩论说,都是因为那些富家子弟,以为自己听了我的提问。

便也学会了开始提问,可是他们并没有跟我一样打过仗,祈求知识的经历。

惹恼了那些被问的人,于是人全部都算到我的头上来了,我得喝毒酒去死。

孔子也说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孝之人,罪莫三千。人还不是一样打人骂人。

我学到知识不去验证,第一件事便想的是,天下唯女子与小人不可教也。

竖子不足与我为谋。呸,你也配姓赵。我感觉并没有学到苏格拉底的智慧。

我甚至不知显然就是好自为之吃饱作揖有的人肯定是后来

到底在说些什么?他说的话很高深,我不禁喃喃摇头念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我到底知道些什么呢?不要不懂装懂,它只会加固人的反认知。

例如:苏格拉底死前70岁的人还想还个鸡给神,啊,苏格拉底果真是个有借有还的真君子。

我觉得苏格拉底这样的人临死之前还想着还钱,做人的基本原则有什么炫耀的。

原来是我的联想有问题,原来写的是我们,那些劝苏格拉底逃跑的人,你们病了。


论人的准则

W:我疑惑了很久,为什么人要天天说诚信,友善,敬业等等。

这些做人的基本原则就像苍蝇一样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在我的耳边回响。

我从小就在念这些,可我看到并没有人信这个,相反人要是天天念自私,

自私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自私是人类的情感,自私是人不可剥夺的权利。

这样才比较真实。

I:你不一定要把某些东西反过来看,这个世界难道只有黑夜与白天吗?

I:自私一定是好的吗?

I:我小学时,两家人在田地里看到了一个鸡蛋,我并不知道是谁的鸡生的蛋。

于是我的家人先说:我家的鸡一向都在这片田地,一定是我家的。

对方的家人说:这块地又不是你的,是别人家的,我家的鸡也可以去那里生鸡蛋。

但是鸡蛋在我家的手里,我家根本就不打算和他争辩。最后两家不相往来。

两家人依旧各种各种各的田,毫无影响,只是再也不打交道了。

W:看,正是因为自私使你们家获得了一个鸡蛋,对于你们家人来说,什么也没有损失。

I:在乡村投票,人总是喜欢自己投自己的票,担任村长的人可以掌握全村的财务。

但是对于那些一个家族在镇上只有一户人家的人来说,你说他会乐意投给谁呢?

W:肯定是投给最有能力的人,但肯定不会投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I:投票并不取决于能力大小,而是取决于人们喜欢不喜欢,是这样的吗?

W:对。无论某人多么智慧,比苏格拉底还聪明,但是苏格拉底那派人惹恼了我,我会投票要他死。

I:可是在镇上,这个人天天出去打工,也很少和人讨论这些。他有喜欢的人吗?

W:这很难知道,所以人会投给自己吗?

I:不,你也知道人一定不会投给自己不喜欢的人,有个更大的渴求,一定不能让不喜欢的当选。

W:这样的人既不能贿赂,也说服不了,所以他不会注重人有没有能力,怕的是掌权的害自己。

I:没错,最终人宁愿投一个傻子,因为傻子没有危害。

W:我认为你和我绕一个大圈子,你想说因为一个鸡蛋,人的关系开始崩裂。

最后需要人指导的时候,人会放弃指导,人害怕报复。

I:自私的人会报复人吗?

W:我不知道。我可以想到班干部就是这样子,会报复。我不能以概偏全。

W:我甚至连自私都不知道是什么,例如鸡蛋来说对拥有是公正的,对没拥有的我是自私的。

W:给每个鸡蛋验下DNA也划不来鸡蛋的价格。可是我觉得人不要自私都会变得软弱起来。

W:人要是不自私,我甚至觉得人靠不住。

I:你认为人拥有某些品质才是真正的人,你不会考虑品质的后果,只关心品质的好处。

W:那人既不自私,也不相信诚信,敬业,友善,似乎丢失了做人的准则。

I:我们讨论这些究极目的的品质是因为什么?

W:肯定是为了世界更加美好,自私才能保证每个人的基本利益。

I:自私保证的是谁的利益,是我的利益,是每个人保卫利益的本性。我想人真正缺乏的不是品质,

我们清楚过度自私会被看成吝啬鬼,撒谎的人不诚实,游手好闲的人不敬业,打人骂人的不友善。

W:那你说人缺乏的是什么?

I:是长远的思考。可惜很小的时候我想的是:你的梦想是什么?

而梦想很快就被消耗完了。当初很好听,可我没想到它消耗的是人的信任,而它从来不负责。


禽兽与刑罚

W:我养了一群猴子,它们经常抢人的香蕉,为此我经常受人责骂。天天看着这群猴子拉屎拉尿。

我恨透了猴子,这群低等生物。我教它礼貌,它反而还打我,禽兽就是禽兽,怎么都教不会。

I:我看你养的猴子很听话啊!你叫它扮演孙悟空,演的真是活灵活现。请告诉我,

你到底是怎么教出像孙悟空一样的猴子的。

W:猴子分三六九等,我张手就呼来的便是好猴子,呼不来的便是坏猴子。发呆的是最省心的猴子。

那些个野性十足的坏猴子,是怎么都教不会的。那些发呆的,吃完我的香蕉便继续发呆。

最听话的还是那些想吃香蕉的好猴子,习惯了吃香蕉便天天到我这来叫嚣,还带了一堆发呆的猴子。

天下没有免费的香蕉,我把那个带头的猴子锁起来,用香蕉哄一哄便学会了扮孙悟空,挣个香蕉钱。

I:你不想用猴子挣更多的钱吗?

W:猴子就是猴子,取人一笑。我真正烦的是那些赖皮猴,天天在丛林里面拉屎拉尿,没一点礼貌。

它们在我的地方拉屎,还要吃我种的香蕉。我想消灭它们吧,我手下这个孙悟空也活不久了。

I:我听说吃猴脑能补脑。

W:我说你想的都是什么,什么动物的脑子我都觉得恶心。你要帮我想一下怎么管这群猴子。

I: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也就养过狗,其实连狗我都管不好。

W:你不是看过不少折磨人的小说吗?什么项羽烹尸,吕雉做人彘,檀香刑,血滴子,商鞅五马分尸,

电灯泡塞下体,家族连坐,活埋人,水银钻头皮,铜牛烤人,XX实验,大郎喝药,给蛋挠养,膑刑,

人皮腊肉,凌迟,十一宗罪,电锯活人,勺子挖眼,一截两段,我都想不过来了,我可以说一年,

我觉得人要是看了这些肯定会明白礼貌的重要性。

I:我是看过这些,可是它只是小说而已,小说是虚构的,骗人的。

W:胡说,小说也是改编而来,实验,烹尸,食人, 是事实。你知道那么多折磨人的方法。

请你告诉我最折磨人的一种。

I:你想知道的是最使人痛苦的一种,还是使别人最痛苦的一种。

W:我两种都想得到,既要让人恐惧又得让人痛苦,一定要是最最痛苦的,比我说的还要痛苦。

I:你说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是谁?雾都孤儿,无知之人,投河之人。

W:不,他们一点也不痛苦,反而有个声名。

I:那他们一点都不痛苦,你到底想要是怎么样的痛苦呢?是十八层地狱吗?

W:不,他们痛苦,他们肉体上虽然痛苦,但是意志上却让人心寒,不够让人痛苦。

虽然他们让人孤单,又要让人无知,还得让人跳河,但我还感觉不够痛苦。

I:神的心肝天天长出来喂老鹰,够不够痛苦?

W:我想到了,痛苦还得让人像秦桧一样百年被人唾弃,即使把火种给人类,

人类依旧无知,这些混合起来才是最大的痛苦。

I:我也很想折磨那些作恶的人,可以把你想到的最大的痛苦告诉我吗?

W:相对折磨人来说,折磨100年都不够,我现在感觉折磨人好累啊!好无聊啊!

W:我受够了折磨,也后悔提出这个问题,它让我变得丑陋无比,我本来不是这样的。


三王墓

Em:孤一直苦恼,夜不能寐,怕有客这样的存在。

I:王,我有一计,定能将死那客。

Em:快细细道来,孤可不想听儿童故事。

I:天地间,客无非恨的是只有您的历史。而我定能勾起客的仁义,引他现身。

Em:你当了这么多年儿子,你的母亲一直给你编造我的雄剑,怎能反引仁义。

I:王,请听我道来,我定能送那客到你身边耍戏,到时你便能把他千刀万剐。

I:对付仁义之人,必定心怀仁义之情,我有一替身…。

Em:好计谋,计中计,不知这位不怕死的勇士可否一见。

I:吾爱孤胜过一切,吾爱王万年长久,天地间没有人比我爱王。

Em:好,快去动手。

我立刻带了一队兵马,回到家。

M:畜生,你要干什么!

I:王一直没有得到雄剑,夜不能寐怕天下仁义,为臣子的我要捍卫天理。

狗情在天理下不值分文,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没有雄剑我便没有价值。

M:狗畜生,你忘记了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你连你的父亲都忘的一干二净吗?

你还有做人的情感吗?你死了也是活该。

I:从我出生开始,你便一直喊我畜生,在王的爱下,我才感到做人的尊严。

我要尊严,不要你这样的母亲。来人把她的头挂在我牌匾下面。

M-2:禽兽啊!他可是你母亲,虎毒不食子,到你这是子毒食母,天底下找不到比你狠毒的。

I:这不是狗大伯吗!狗大伯,我母亲一定把雄剑藏地告诉了你,她这么多年来听你阿谀卧薪。

所以把我送给了王,我感谢你也不是,恨你也不是。来人把他绑着吊起来,我要审他。

我对着他的脸抽了60鞭。

I:你现在可以开口了,我顺便用刀子割了他一只耳朵。听到一声声喜悦。

I:如果你再不说出雄剑的下落,看这把不流血的刀,接下来会流你的血。

M-2:我说,其实根本就没有雄剑。

I:这是你妻子的一千块零一块肉。我要听实话,否则还会死更多的人。

M-2:当年那块陨铁根本不存在,你的父亲本是给王造兵器的,你要知道弓鸟藏,走狗烹。

我们想利用你夺取王位,像荆轲刺秦王,引起天下大乱,到时便再次兴国。

I:来人,把他的头也给我吊在我的牌匾下面。大红灯笼高高挂,只是夜晚不发光。

===========================================================

王昭告天下:孤王很生气,赤作为臣,居然弑亲,败坏天下道德,三日后五马分尸。

P1:你听说了吗?赤偷了王的雌剑跑了。

P2:听说拥有雌剑便能与王对立的相结盟。我看那赤定是找人结盟去了。

===========================================================

II:我慌乱的背着雌剑跑,不慎掉进深坑。

K:这不是赤吗?你不是要被五马分尸吗?

II:请听我一言,我生来就被王利用,好金钱美女,现在只想做一个不关世事的人,重新做人。

K:我也和你一样,不关世事怎么行,我对王可是恨之入骨,可是我没有宝物怎么见得到王。

II:我也知道我犯下的错,我的人头和雌剑你都拿去吧,只要能杀了你心中那王。

K:你死不足惜,也配和我谈条件。你只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小人。

===========================================================

K:启禀大王,我带来了雌剑和赤的人头,只希望能见大王尊颜一面。

I:好!孤要重赏你,请报上名来。

K:无耻小人赤贼心,败坏天下仁义名。青峰百樟落我坑,手起刀落无名客。

I:无耻小人就是我,天下仁义不识法。金宫玉地入我笼,千刀万剐有名赤。

Em:赤,要是君臣都像你这样,孤怎有忧虑。拿下无名客,明日把他五马分尸。

Em:你的名字也不能用了,孤封你为二王,死赤为三王。厚葬勇士。

这些个仁义骗子,孤恨透了这些假情假意之人。孤还有一疑惑,你弑亲会伤心吗?

I:大王,我并不想提及这些回忆。我愿为您背下一切骂名,我为的是做人的自尊。

我也恨透了那些假情假意之人,它们连感情都被仁义吞了。王非彼王,我非彼赤。

不为虚名,不为假情。天下苍生都有情,唯我不义要自尊。

Em:何为真情,何为自尊。

I:真情乃是人本心,不为仁义被人欺。自尊本是人有权,众生却把权当钱。


这篇改编的有点变态,不过更变态的是那些仁义之人,正如那些千百年的王来说:

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内,皆是王臣。这种变态的欲望影响至今。

天天想当王臣的,只知道皇帝的祖宗是谁,却忘了自己的祖宗,却还说出普天之下来骗人。

还说我们和皇帝都是同一个祖宗,我说皇帝可从来没有把你当过人看,你认这样的人当祖宗。

真情和人性被消除的一干二净,要他们说真情是何?人性是什么?

真情是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人性是人之初,性本善。

我说:真情是人发自内心的善,你想同当就同当,你想同享就同享,许诺只是一个口头上的协议。

性是白,人学了谁的性格便会成为谁,学了讲仁义便会天天讲仁义来骗人。

人看见骗子骗了人还成为了得道高人,便也学着去骗人,也想成为得道高人。

忘掉仁义道德,从明天起,我关心人的感受,我注重自己的形象,我不再说仁义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