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会怨言,怨恨医生收了那么多钱,还没有治好他的病。有时抱怨的对象,

的确是个有才无德的人,不过人写怨言就应该写清晰一点,写痛快些,写豪情壮志。

我抱怨,这个饼,萝卜酸菜猪油饼,你为什么就不长在我的脖子上面,

我从小一下课就在卖饼的旁边闻饼,饼啊饼,你真香,我看到同学吃就好像我自己

在吃一样,嗯,这个饼,又烫又香,外焦里嫩,油黄皮薄,喔喔喔,烫烫烫,吃起来真爽,

这酸菜萝卜,一口下去,啊!这是什么,难道这就是妈妈的怀抱吗?我仿佛又回到了

童年,妈妈妈妈,你辛苦了,我给你做了一顿辣椒炒饭,用的是红辣椒,洒的是油菜油,

滴的是老生抽,只见那炒饭又焦又辣,妈妈说过,锅巴要给干活最辛苦的人吃,妈妈,

妈妈,这次我做了很多锅巴,我们再也不用抢锅巴吃了。一口下去已经吃了一大半,

第二口我得小心点抿着嘴巴吃,嗯嗯嗯,这一口我仿佛回到了夏天的黑凉粉,

啊!你们绝对不相信我居然从热气腾腾的油饼里吃出了凉爽的味道,我想起了那个

热火朝天的大太阳,咯吱咯吱,我在稻田里闻着稻香,想着那大脸盆里的黑凉粉,

凉粉啊凉粉,你到底是什么做的,你一边让人大汗淋漓,一边又让人透心爽快,只见那凉粉

吧唧一下就顺着肠子滑到了我肚子里。到了第三口了,我舔舔食指和大拇指,白塑料袋,

饼啊饼!等我有钱了一定要吃一百个油饼,死也要做一个撑死的人,我想起那九品芝麻官

里面的大饼,一饼之恩,必以百桶大饼相报,谁要是给我一个酸菜萝卜饼,我将来还他一桶饼。

醒一醒,小伙子,还要不要买饼了,一块五一个。


人不会抱怨未来,会抱怨过去,抱怨它什么也没解决,反而让人心少了块疙瘩肉。

要我说很多抱怨书不应该卖惨,例如:《房思思的初恋乐园》应该这么写,

他把她转过来,掬起她的脸,说:「先来嘴巴。」

思思出声说:「来吧,来吧。」,只见思思一口咬断了一根大笋,姐姐,姐姐,

我们今天吃猪鞭炒辣椒,至于这头死猪,做成火腿肠。

例如:《石头是怎么炼成的》应该这么写,保尔在坟墓面前使出了新技能,激光眼。

这使得保尔看清那些利用他的人,保尔号召着人民打倒了红色政权,

人民终于获得了自由,最后保尔与冬妮娅结婚走进了教堂。

《骆驼黄子》应该这么写,黄子,多么体面的样子,他拉着面包车载着孙侦探,刘四爷到了屠宰场,

这两头种人,卖给你们只要35元。黄子继承了刘四爷的财产大发了一笔,还和虎妞离了婚。

最后黄子回到了乡下,更名老舍。

我认为抱怨不应该软弱无力,要敢作敢当,要写出基督山伯爵的味道。

那些软绵绵的抱怨文简直是苍白无力,敢怒不敢言,窝囊一辈子,一人窝囊,全家受气。

那些号召人们要相信某种东西的,前提是否认自己,我只看到了吃人两个字。否认自己的价值,

否认自己的尊严,这样的人都是奴隶。有很多人都是骨子里面的奴隶,

自己做奴隶还不够,还要通过抱怨来让自己相关的人一起做奴隶,

要想证明自己不是奴隶很简单,我不抱怨,因为我不是奴隶,因为我拿起武器的时候是自信的,

但不抱怨的一切前提是,我的个人价值和尊严不可侵犯。

我害怕人会误解我的话,他们会因为一些个人的小打小闹,上升到古惑仔的地步。

因为一张椅子,一根烟,一句话,人既然自己有这方面的自由,为什么不让别人也有这个自由。

也许在公共场合人会说,我吸烟是我的自由,我不闻烟也是我的自由啊!

不凡在上升一个档次,我把烟吐在你的脸上,你觉得吐烟什么时候才是自由呢?

抱怨是因为有可伶之处,但是人的可伶不应该建立在伤害别人之上。

我怕被误解,伤害是这样的:我好可伶啊,居然有人不让我在公共场合吸烟,我只想说,你可怜个鸡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