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詹姆斯的《论人类的知识盲点》激起了我的思考。

“有一则寓言十分接近生活的本质,——寓言中,有一个和尚进入到一个树林中,
听到一只鸟突然放声歌唱,他站在那里听鸟儿啼叫了一两声,然后就回到寺院,
在寺院门口见到一个陌生人;事实上,从他离开寺院,五十年已经过去了,
在他所有还活着的同伴当中,只有一个人认出了他。虽然,树林是巫师居住的地方,
但是,他并不只在这里歌唱。在所有最悲伤的地方,他都会引吭。
悲伤的人听到他的歌声会咯咯发笑,然后,他长长的日子就缩短成美妙的几刻。
无需其他,仅用一盏气味糟糕的灯,我就可以把他从赤裸的沙滩上唤醒。
所有的生活都由两缕线编成,除非这生活是机械的,——一缕是寻找那只鸟,
另一缕是听他歌唱。正是因为这一点,人们很难去珍惜生活,
每一个人的快乐也很难与人共享。认识到这一点,并且记住鸟儿对我们歌唱的幸福时刻;
从此,我们对生活充满了憧憬,尤其当我们面对现实的时候。
诚然,在我们头脑中,现实的图画只有肮脏的泥泞,陈旧的铁器,廉价的欲望和恐惧;
所有的这一切,我们耻于记忆,并不在乎是否会遗忘。
但是,夜莺的歌声吞噬了悲伤的时光,却同样没有带来任何新的意义。

我想起我是什么时候丢失了快乐,因为一个女孩,她的笑容就如夜莺的歌声一样美丽。

想起那段记忆还是在2010年,已经过去10年了,当我读到这段文字的时候就如

这个寓言中的和尚回到寺庙,想不到我为了这夜莺的歌声一晃过去了这么多年。

我想人之所以不快乐,正是人一直在追逐夜莺的歌声,忘记珍惜享受生活,分享快乐。

还有长大之后烦恼越来越多,尤其是money,说到底就是love and money.

还有一类人喜欢天天掺杂社会的正义,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们像和尚一样,寻求夜莺的正义。

难道人生下来不是来享受love and money吗?享受生活的吗?是创造生活!

我想起我还是儿童的时候,我天天就在水渠边和田里面放牛,那日子的确很差。

但是获取快乐却是很轻易的,我天天就想着看动画片和玩永远玩不到的游戏机。

我的大脑里面完全不会像现在一样装着很多的东西,要是一个人天天想着死亡,他怎么又会快乐呢?

我的大脑里面不会装政治家的思想。

我的大脑里面不会装愤世嫉俗的文字。

我的大脑里面不会装任何人的评价。

我的大脑里面要装love and money,因为我是个富有的人。

我的大脑里面要装best friend,因为我是个友好的人。

我的大脑里面要装fashion and handsome,因为我想做超级巨星。

我的大脑里面要装dance and music,因为我想尽情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