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每个求知者而言都想增长自己的知识,我曾经就想象是否有种类似机器增长知识的方法,

把这世界最顶尖的人,总统,法官,司令的知识拷贝进我的大脑 。就像功夫大师传输真气,

赛德朋克世界更换储存器,想走知识的捷径,一瞬间成为武林高手,体验不同的躯体,但知识没有捷径。

【如果有,那么我还没有发现,我看见人们要获取真正的知识就必须去和浮士德去经历一番。】

放到今天来看,显得异想天开,像乌托邦一样,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可实际上我对于什么是知识,

我是什么都未真正理解。儿时的我相信些,小米加步枪,四两拨千斤,千堤毁于蚁,后来发现全是牛皮,

只要有人信,就往死里吹。中国诞生不了科学,可能是因为吹牛皮的人太多了,在火车上,

在公交上,在电视里,在网络里,到处都充满着各种神明一样的人,甚至在家庭里,我爷爷,

我父亲,我大伯,都是群爱吹牛皮的人,这种牛皮不是说我一口气吃了100头牛,而且其亦真亦假,

鼻子插大葱装大象,目的也不是因爱,是因为道德。对于这种真假难分的,最好完全不信,免得踏入他们陷阱之中。

【在道德这方面,己所欲,勿施人这句话就是句空话,孔夫子压根没举例,而是让人自己去想。

要我说这句话应反过来:凡人施于人的,也可人施于人自己。凡人对人的恶语和恶行必将回馈人自己。】

尤其是亲人的话,最好让他们当面对质,否则各说各有理,就像我叔叔说我爷爷偷了他400块钱,

动机是叔叔过年从来没有给过他钱,然后我爷爷又老跑来跟我说没有偷,我也不管不信这些。

毕竟在中国,哪有儿子管老子的事。回到知识,不知道人们会不会把身边人或古人吹的牛皮也当成知识,

知识在人的心中是否是一种象征,而不是明确的一种行动,一种手艺,一门语言。在我上学的时候,

我把书本里面的道德也当成知识,古人的仁义,某种激情。但这不是知识,这是一种梦想和情感。

还有古人是很喜欢吹牛的,《寡人之于国》,还有李白,仿佛牛皮配上人民就不是牛皮了,是牛人。

动不动就要吸宇宙之精华,举千斤之鼎,言驷马难追,与风云并驱,可实际上最常用的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类豪情话语固然好听,押韵,但我们人要讲诚信,说实话。我母亲就老喜欢拿全村人恐吓我,

说全村人都知道你,可是我连全村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我只知道邻居和几个儿童时期的同学。

吹牛皮也并非一无是处,因为爱吹的牛皮和因为人民吹的牛皮是完全不同的,像《美丽人生》里的圭多,

人家吹牛皮是真正为了爱人,那些天天把人民挂在嘴边的,连几个人都数不清,就胆敢说热爱人民。

连自己的人民喜欢什么都不知道,这些人说的爱简直是在侮辱爱这个词,相信他们的爱就和为人一样虚伪。

在我儿童时,对我最有影响力的知识,一种是恐惧,一种是权威,我小时候相信这世界有僵尸,

从来不敢把脸漏外面睡。我相信亲人说的话,吃苦耐劳,要听长辈的忠言——到今天我完全不听了。

因为我对世界已有一个完整的认知,我脑海里谎言实在是太多了,我知道人可以理直气壮的撒谎,

没人可以看的出,像我爷爷,护士问他害不害怕做手术,他说,有什么怕的,没什么怕的。

我还想到那些说我一定会还你的钱,我你还信不过。那些理直气壮撒谎的人,并不认为自己是在撒谎,

仿佛是在和自己最亲近的人说,说的每一句都经得起天打雷劈,像在发毒誓一样。

如果说有人可以通过话语逻辑或者这世界上有测谎仪这样的存在判断一个人说的话是否为真。

我认为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说谎者本身不认为自己在说谎,他们自己都分不清自己和事实。

【因为其意志还未成长到确认事实的层面,由于其接触的局限世界和宣传,迷糊了认知,同时也造成了意志的乏力。

不断在奴隶与主人间徘徊,只要他一刻未确认事实,主人的意志便会把其吞没。奴隶迟早会变成主人,

只不过是以奴隶主的形式变成主人,主人的精神和意志已经牢牢地嵌入了其内在的灵魂。】

人们只要听听那些老赖的话,句句都是真话,我不还你钱我就是畜生,大家都知道我的为人是什么样。

人类的语言文字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像上帝一样,你只要相信,上帝就真的存在,你不相信,自然就不存在。

作为一个追寻知识的人,如果还只停留在相信这一个层面。我相信我不怕死,其实这句话就很假。

没有人不怕死,至少我没有见过,只能说人在冲动的那一瞬间是不畏惧,可是在死亡过程中,

血液凝固,心脏停止,身体冰凉,世界昏暗,是个人都会想活下去,我本能的会说:救命。

人们在现实生活中其实还相信很多这样的谎言,类似我就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一个可以打十个。

尤其是在书本上面,人们太过于相信权威们的话了,以至于把他们当成无所不知的神明,他们从不亲手实验。

有些人听了这些话,马上就想到要学会质疑,要认真思考,在我听来一个人没有经验,其思考和质疑都是伪装的。

就像一个没有种过菜的人,看种菜的书是看不出真名堂的,没有真正思考过的人,是看不懂哲学的。

对于那些还处于相信阶段的人【我相信但无法证明,每个人都知道地球围太阳转,但要亲自证明却无从下手】。

有些人认为自己自然增长年龄,把一件事干久了就会变得拥有经验和智慧,尤其是在做人这方面,认为自己有经验。

只要向身边人寻求做人的智慧,就会有一大堆人发表自己的见解,个个都是罗密欧或屈原,实则是些伪装者。

我是不敢认同这些局限者,他们可能只见过悲观的人,没有见过乐观的人,只见过穷人,没见过富人。

在认知方面有点太过狭义。人总是以自身为衡量万物的尺度,这固然没有错,可是万物在哪呢?

万物就是手机,电脑,太阳,月亮,大海,天空,穷人,富人,男人,女人…数下来也不足以十分之一。


作为一名求知者,如果只停留在一些肤浅的他人观点和书本上的认知,未免太过浅薄和单调。

如果人们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人们突破自己的认知,不用在局限于前者的空想和漫谈,这将是人类历史上再次革命。

我提出我的四步增长知识的方法。从【1.意志->2.经验->3.理性->4.实践】,缺一不可。

就像学开车的人一样,他必然要从教练那里获取开车的经验,然后慢慢地凭借自己的理性磨合,

最后反复的实践,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驾驶员。这里肯定有人会说,我骑自行车,游泳一开始根本就没有

借鉴任何人的经验,全靠摸爬打滚自然就学会了。试问你知道如何骑自行车,游泳更快更轻松吗?

你有尝试过不同的自行车,不同的河流,不同的锻炼方式吗?知识的真正用处不是拥有它,在于不断精进,

在于使用者本身,就像鞭炮在中国人手里只能当鞭炮,在外国人手里却可以成为枪炮。

中国人固然明白这个爆炸原理,可在应用上面却是毫无进展,再好的知识在不知如何使用者手里,

也会变成堆废铁。人拥有了知识并不代表其拥有财富,开阔未来,只是意味着他有这个基础的认知。

关键是人如何让知识变成力量,就像种子如何才能开花结果,人们空有种子,

却不知道如何让种子长出可口的果实。这颗种子最终也会被蛀虫吃的只剩空壳,只能在泥土里腐烂。

意志

在我提出的四个增长步骤,经验,理性,实践。这个重要的前提条件是意志,意志就是我们想喝水,

我们就喝,我们也可以等下喝水。在现实生活中,意志并没有那么简单,就像在正午下面扛铁轮,

这种灼热的感觉时刻煎熬着我,主人的鞭子和脸色时刻恐惧着我,我只要听从就可以主人的恩宠。

我要是不听从,马上就会变成猪狗不如的东西。人的意志是很容易屈服于这种恐惧和享受的。

但本质上,这是一种奴隶,是对主人意志的屈服。有些人认为意志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更多时候就像你和你的爱人在主人面前必须死一个,有旁人说你自己重要,你自己说爱人更重要,

这种难以抉择的感觉,只要其本人放弃这种抉择,就可以逃避这种感觉,自欺欺人认为自身没有责任。

只有他决定打破这种选择,意志的光辉才得以闪耀,人要拥有意志并非是件简单事,难度系数堪比攀登珠穆朗玛峰。

我并不认为弱者拥有意志,或宁说弱者生来就是服从主人的规则和意志,弱者拥有的是听从。

一个没有意志的人,或宁说他是主人的翻版,是一个我思我在都无法达到的人,更接近于我思我主。

其拥有的经验和理性多是些教条和一些普遍的社会规则,一个没有意志的人就决定了其不能思考自己,

更不用说拥有经验,理性,因为这些是属于一些个人,一种独特的追忆和气质,试问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自己吗?

这里提及一下意志的误区,就是磨练,天天干一些重复的事情,意志不是用来愚公移山的,

干些蠢事的,意志真正的用处是用来突破认知。一天洗一千个碗,一天扫一百次地,一天跑一百里地,

只会把人变蠢,把人的意志变得麻木不仁,把人变成机器,机器本身有什么意志,机器不过是能干活而已。

把一件简单事做上千遍,上万遍,人只会越来越蠢,变得越来越像奴隶,其思想也会变得僵硬。

我劝那些想象的人,想象糟老头钱孔倒油熟能生巧,想象某个动作做了上千次,然后悟出什么,亲自去实践下。

这样的人是愚蠢,他们不会使用工具,不喜欢动脑,还没有完全进化,是一只大猩猩。人和机器是不同的,

人可以决定自己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每个人都有权力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这才是人,

这才是意志真正目的——自我抉择。只有意志真正做出抉择,这世界的一切才会变得对其拥有意义,

人们才有自由而言。不要忘了抉择的目的是为了行动,而不是我相信,在好与坏之间肯定或否定。

还有需要注意的是,意志不是钱,你说我有我就有了,也不是我一天洗过1000个碗,我很能吃苦。

像那些决定去西藏的人,去闯荡世界,决定真正改变的人,迟疑了很久,只是一个空想罢了,因为其缺乏意志。

尽管在这个过程之中,可能会遇到突发事故,但是这证明人真正拥有决定自己的意志,不要想象自己拥有意志。

而是通过记忆行为证明自己,清楚的明白这是人自身的选择,而不是被恐吓,从众,这才是一个拥有意志的人。

【对于一些才刚刚具有自我抉择的人,他们渴望成长,渴望拥有意志,甚至为此无故践踏别人的意志。

这完全是在错误的理解我的话,我希望人用意志来增长他的知识,突破其认知,而不是用来恐吓威慑别人。

还有就是意志并不是决定世界万物的东西,它更多决定的是自己。它必须和经验,理性,实践联合起来,

否则会看起来像个莽夫——意志都是很顽强自我的。但是面对世界,就像沙漠里的黄沙,汪洋里的小艇,

对自身而言是持久,是命运的主宰者。但对世界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一阵狂风和巨浪就可以埋落它。】

若人继续追问下去,意志是什么,人如何拥有意志。我可以告诉人鉴定意志的标准——勇气,不是莽撞和狂妄。

经验

这里我一定要为经验正名,这世界上有很多冒充有经验的人,他们固然在某些行业工作很多年。

多数情况下就如同他们的思考一样,以为自己思考了,其实是被训练好的神经反射。

像一个人可能游山玩水,他可能只记得哪些地方漂亮,哪些食物好吃,纯粹是种感官记忆。

对于地形,气候,植被,矿石一无所知。这种虚假的经验就如同其感觉一样,感觉自己有经验。

他们并不能称之有经验的人,只能称为感官愉悦者。他们的思考早就停止,只有感官在继续工作而已。

人们长时间在某个行业工作,一定会形成某个习惯,形成一种潜意识神经反射,这种形态并非体现在动作上,

而是体现在僵硬的思考上面,也就是我的认为自己思考了,其实根本就没有思考,思考的答案早就固定了。

拿我爷爷举例子,他不懂普通话,不识字,眼睛也不好,我好奇他为什么喜欢看电视,他应该听不懂,看到片模糊。

在他看电视的时候,他向我表述电视里的东西,他说这是汽车,坦克,飞机,他是在看图像而非剧情。

那些以为自己思考的人其实和我爷爷差不多,他们也是在看图像,而非剧情,他们的思考就和图像一样短暂。

一部电视,我们至少要了解剧情才能说懂这部电视,一本书我们至少要知晓其目录和主要内容才能说看过。

那么如何验证一个人在某方面具有经验呢?【1】最基本的一个判断标准,那就是量,数量。

数量可能和百分百一样不准确,但有了量才能说具有经验的先行条件,一位美食家可能他的味觉并不是很大众,

但是他到过世界各地吃过,喝过开水白菜,尝过法国蜗牛,抓过印度咖喱,咬过俄罗斯熏鱼,嚼过芝加哥披萨。

我与美食家喜欢吃的东西可能不一样,但是论食物的了解数量我肯定是比不过那些吃过世界各国美食的人。

我绝对想不到蜗牛还可以做成一道食物,喝一口开水白菜食材要好几万,世界上还有披萨这样的食物,

咖喱里居然有如此多调味品。【2】第二个是地。人时常因为自己呆的地方太枯燥,而认为这个世界也是枯燥的,

这乃是最狭义的见解。就像人没有到过美国,却敢比肩世界第一,只要比较一下灯泡,电视,冰箱,机械化的普及,

尤其是那些要超越苹果手机的,苹果手机的顶尖芯片始终领先与其余手机一个年份,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比。

就像一个7-8岁的小孩子要挑战金腰带一样,不是同一个重量级的选手,出拳的力量都不一样。

人们时常因为自己所处的环境影响自己。就像一位艺术家没有见真正的艺术品,难以想象教堂的庄重,

皇冠的重量,法国花蕾的美。现代人们可以在网络上面看到照片,但是那种真实的感觉,质感是照片表现不出来的。

位置倒不如是说是一种感觉的比较。当我站在山顶俯视我的家乡时,我才感到这个村庄是多么狭小,世界之大。

而在我家房子里面,我压根就没有这种狭小的感觉,我甚至还认为比城中村的房间大多了。

一个人要想自称拥有经验,这也必须向其自身发问,对于这个特定方面是否有量,第二个是是否有感觉的比较。

喜欢跟乞丐比,自然更接近乞丐。在看书这方面,我缺少感觉的比较,我并不知道美国人,英国人平常都看什么书,

他们喜欢关注书里什么地方,我也没到过美国英国,可能我看的书都已经很落后了。

【3】第三是记录。我还未见过喜欢做笔记的人,也许他们认为大脑可以记录生活中所有事,其实只要过三天,

对于三天前的记忆,都会很模糊。尤其是人们不容易积累起来的量和地,很快就会忘记,从大脑里面流走,淡化。

很多人就是缺少这一步,他们有量,有地,但却记录的只有一些感官数据,对于物质的形体,规律丝毫没有反应。

【真正的经验至少由量,地,记录形成,若经验只有量,更像是一种机械的反应,若经验只有地,

更像一位长途司机,若经验只有记录,就像考勤表一样,里面全是废话,一旦使用后就再无用处。】

经验的程度还不足以上升到思考的程度,它的程度仅仅是一本百科全书,一本字典,只是向我们解释一些基础事物。

只有理性将其查阅起来,才能产生疑惑,经验有时会让人膨胀,有时又爱向我们述说上帝的美梦,乌托邦的构想。

理性就是要用来打破经验的美梦,像哥白尼推翻日心说,像洛克推翻上帝在人心的标记。

理性

【1】在一些哲学家看来,理性不过是一个苍白的词语和情感,一个假设能走向真理的伪名词。

我认为他们有点过于见字识意,理性是人才有的,是对人的肯定,和人以外的动物感情是不一样的。

理性并非是一种情感程度,它是存在于人本身的,看一看文化和制度,这些只有人类可以创造出来。

尤其是现代社会科技高速发展,功夫大师也很清楚,再厉害的功夫也挨不了一枪,人再怎么计算也比不过计算机快。

理性并不用熟知火药和弹壳和计算机的二进制原理,而是把纯粹物理事物当成工具来实现自己目的。

人类的理性比真理更上一层楼,这就是理性真正神奇的地方,理性可以发现掌控发现真理,而非真理本身。

这里我要提及经验和理性的不同,经验本身是人熟知的事物,而理性就如同吃饭一样,每个人都要吃。

理性的侧重点不是人偏爱的,而是普遍适用的,但经验更为细致,可以把理性所知的真理映射在经验的方方面面。

清楚的是人的经验是有限的,赛车手可以掌控赛车却制造不了赛车,程序员可以用电脑编程却无法制造电脑。


【2】理性就像苏格拉底说的:一个人还不能知道他自己,就忙着去研究一些和他不相干的东西,这在我看是很可笑的。

像那些口口声声说坚持唯心,坚持唯物,其对于自己拥有,可以做到多少一无所知。要问我拥有多少,

我的知识不过是这个网站而已,这都是我挑选出来最值得记录的。要问我真的可以做到什么,一个凡人而已。

要说一个人生来就有理性,或者一个学生在校园里面念着坚持唯物主义就可以唯物,这都很假。

理性更像是经验的升华,一个没有经验的人是不可能有理性的,其所谓拥有的理性更接近于感性,感觉是这样的。

没有经验的人的理性往往是与现实有很大偏差的,就像学生们在学校,社畜在公司的纯真梦想,不过有梦想是好事。

可以这样说,理性就是在经验里推断出正确的答案。但理性并非是重复经验所讲的,而是找出经验的矛盾。

理性还包含了一种未知的东西,是不存在于经验之中的,类似于假设,推理这样的概念。

这种推理假设就像三角形的三个角之和必然为180度,能量不会消失也不会减少,只是转换成了另外一种形式。


【3】理性是什么我还无法解释,但是我知道一个自称接近理性的人,肯定会明白天天吃肉,吃饱是不能减肥的。

不付出劳动肯定是挣不到钱的,但是理性并并非此肤浅。这些理性不过是一些大众都知道的基础东西,

它还可以通过这些基础的东西推断出更多的事实。就像现代只要有一张照片,一个指纹,

就能马上查到对方的身份,理性也是如此精明。但可以肯定的是理性里面包含了一些公理,

同时也有种求知欲和推断在里面。理性就像一段漫长而且正确的推断,

类似于1+2+3+4+5+n,最后得出公式(1+n)*×n÷2。


【4】理性里面包含着公理【或宁说是自身作为人的尺度】,但是里面还含有一层求知欲【这非常重要】,

理性不单单是些公式,和法规,这些东西是无法提供求知欲的,公理是相当枯燥乏味的。

当我说一个具有理性的人,他至少明白人会生老病死,但是只知道这,多数人只会显得悲伤。

他们没有理性,他们有的是感性。但是如果人追问下去,生老病死是什么意思,就会发现多数人说出这四字时,

他们就是像婴儿一样哭。生了谁,病了谁,死了谁,老了谁,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人物,什么气候,

什么声音,什么味道,这些东西在没有理性的人大脑里面是很浅薄的。其实这些生老病死都是可以推断的,

只要估算一下年份,我会在2050年开始衰老,在2030年左右生育,我肯定活不到2200年。

当然你只要到墓地看看多数人的寿命,你大致也会知道人的出生岁月和他们的亲人状态,看到一个孤单的坟墓,

自然就可以联想到另一个孤单的人。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些被预算好的事情,我希望未知,新的感觉。

这种求知欲是如何流入我的灵魂里的,是因为生活的枯燥,就像我过去天天写增删改查,没一点意思。

理性要最终化身成真正的实践,因为理性和经验本身并不包含新的知识。如果说经验是材料,理性就是工具,

实践才能创造真正的完美无缺的知识。


【5】我们使用理性的最终目的是推断出这世界不变的公理【真理】。且推论人吧,一些道德家喜欢说,

人生来是善良的,人生来是恶的。不妨从动物的角度出发,人类是一种利己的动物,聪明,

杂食动物,蔬菜和肉都吃,改造自然能力特别强。如果说善良和恶都是指伤害和不伤害,

那人肯定是没有善恶的,只看看看马路上面的死鸟,餐桌上的荤食。如果说善恶是指伤害人和不伤害人,

看看儿童,儿童可以为了一件玩具大打出手,皇帝是为了更大的玩具——玩弄苍生。

如果说善恶是一种正义责任感,只要细数人类角色,妓女,海盗,人贩子,好像有的角色是没有的。

如果善恶指的是一种伤害内疚感,看一看屠杀比赛的照片,杀人者甚至引以为豪。

如果说善恶是指日耳曼民族,这未免太狭义。如果说善恶是指道德家的想象,那么这就说的清的了。

所以我的推论是,人生来是善良或恶,是那个道德家的胡思乱想,人的心中生来没有善恶观念。

那个道德家推论人是善良的,可能是因为他身边的人都是奴隶,他没有见过土匪,强盗,流氓,古惑仔。

真实的人应该是受其环境影响,从而形成各种观念,像印度人用右手吃饭,我们用筷子吃饭,西方用刀叉吃饭。

【善的本义像羊一样说话,上面一个羊,下面一个口。恶的本义是丑陋的心。】


【6】我有点把理性上升到如何思维的层面。但是我很清楚一个没有理性的人是怎么样的,

他们口若悬河,动不动就要代表全世界,代表正义,代表全人类,他们自己做不到的东西却要求别人做到,

自己吃不到的东西却述说着东西的苦涩,只要把他们述说的词语继续追问下去,

一个有理性的人肯定清楚自己说的每个字,有比常人更深的理解。而没理性的人更像是被情绪掌控的野马。

他们只是想着如何驳倒对方,逼着对方和自己兜圈子,而不是拿普遍的事实说明,一旦辩驳不过,便恼羞成怒。

谈到举例子,或是说这个国家制度下面的故事和例子,大多情况下都是在一种理想状态下举的例子,极其不真实。

在理想状态下,每个人只要一年存2万,到了100岁那年就能变成百万富翁,国家就会变成世界第一富有。

可是现实是,钱会贬值,人不断挣钱也不断在消费,房子不断推倒再重建。

实践

其实在人们收集经验,和理性思考的时候就已经是在实践了,不过这种实践是机械式的,是模仿。

人们可以在学校里面模仿科学家们提取氧气,模仿哲学家们讨论,模仿艺术家进行表演和绘画。

而大多数的模仿是拙劣的,它们空有外表,却没有灵魂在里面。以哲学家苏格拉底为例,

人们也可以像苏格拉底举例,他经常说出些发自内心的话,仿佛是他不是自己,而是全人类:

大凡不亲手挣钱的人,多半不贪财;亲手挣钱的才有了一文想两文。

像诗人爱自己的诗篇,父母疼自己的儿女一样,

赚钱者爱自己的钱财,不单是因为钱有用,而是因为钱是他们自己的产品。

这种人真讨厌。他们除了赞美钱财而外,别的什么也不赞美。像这种例子,我举不出也还说不出。

以绘画为例,很多人都会画卡通人物,尤其是卡通人卡哇伊的表情,但是要他们自己编造人物,

编造人物的故事,服装,行为,环境,赋予人物灵魂却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他们只是认为表情服装好看,

人物有名气,而并未真正的投入情感,发自内心绘画,把艺术当成自己的朋友,理解每一个细节。

但实践不是模仿,是真正发自内心,像创造美的艺术品一样,这世界上只能有这一件。

以亲情为例,我看到因为父母的愚蠢去教育孩子,把这种愚蠢的脾气和行为教给孩子自食恶果。

尤其是在交流上面,总是拿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东西要求孩子做到,自己丑恶,却要求孩子善良,

自己抽烟喝酒却要求孩子不要染上恶习,自己撒谎却要求孩子要真诚,自己吝啬却要求孩子要大方,

自己悲情却要求孩子要开心,自己愚蠢却要孩子聪明,自己胆小却要孩子勇敢,自己暴躁却要求孩子冷静。

孩子就像亚当的肋骨,他是人的一部分。自己是个软肋骨,将来你的孩子也是一个软肋骨,

自己造就的恶果必然由自己承担。每个人都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隐藏自己的丑恶。

但丑恶再如何隐藏也是人自身的一部分,必将作为精神的恶果毁灭自己。

只有化身为真诚强大的灵魂,才能结出甜美的果实。


意志,经验,理性,实践都是我无法传授的。一个没有意志做出的实践必然是从众的,

一个没有经验和理性做出的实践必然是荒诞的。对我而言知识就像是艺术品,它们充满细节和美。

在锻造知识如此惊人的艺术品,就必须拥有超人的意志,【繁多的】不寻常的经验,客观的理性和发自内心的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