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遥远的古代,有两类人,一个是凭借自己智慧预知了日食,在他的心里面没有太阳神,

月亮神,和皇帝这样的概念。而另一类人,他们脑袋里全都装着统治者教授给他们的东西。

有一天,突然发生了日食,预知者就看到人们纷纷跪拜着统治者,到处敲锣打鼓,祈求保命。

于是在人的心里面就形成了假象和现实,但是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心中存在的是事物本身。

但是由于预知者的知识实在是晦涩难懂,要花费大量时间并需要历练,人们最终惯与惰性偏好妄念。

我认为人处于一种代词与现实绑定的世界,尤其是那些信念,看不见却听的见,做不出却想的出的东西,

这类事物目前是在人们脑海里占据最多的空间,只要这类妄念停留在人的大脑,人就很难思考存在。

或者说他只能把他的命运依附于相对于挂在驴脑袋前面的萝卜,看的见却永远吃不着。

那是因为驴不动自己的手,凭空想象萝卜,只要它想,它就能吃到,终究累死在了思想的磨盘上面。

而在驴的心中却是如此艰辛努力实现胡萝卜自由的梦想,却不知道自己是在原地转圈,

终于驴在临死之前突然醒悟,我要自己种地,培育最好的胡萝卜,玉米,大豆,小麦,地瓜,花生,

来生要做一头幸福,不要妄想的驴。这个故事充分的告诉我们,就连驴也是有自己的思想,何况是人。

【我想起伊索寓言,看到那些胡扯的解释,还有很多编者前言,不知道是哪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人>加的。】


合理与解释

毫无疑问,这世界发生的一切都是合理的,但是人们的解释却可以完全不用合理,或说解释的原因

可能压根就不存在,它贴近擅自修改和主观认为,却永远无法展示可见证的事实。难道说人的感官有缺陷吗?

所以人们几乎不能识别现实,或说现实会欺骗人。难道太阳有欺骗我它不是太阳吗?水有欺骗我它不是水吗?

现实不可能会欺骗我,否则我连吃进去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我看到毒蛇还会把它塞进我的胸前。

难道说是我在欺骗我自己,或者说是有人在欺骗我,否则我小时候怎么会相信鬼和僵尸的存在,

是电视机欺骗了我吗? 还是说我心甘情愿的上当,我甚至都没有问过我的父母,鬼是否存在。

难以想象我小学时候的鬼可以欺骗我到被子盖不住我的脑袋的时候,我居然都不敢质疑一下其是否存在,

我的心里是否还存在着类似鬼这样的欺骗呢? 天啊!自从童年起,我就不知道我的脑海中装了多少谎言。

难道就没有真实的事物存在于我的记忆里面吗?难道这过去发生的一切都是无法解释或者重现的吗?

难道我只能听从人们的话语解释过去发生的一切吗? 他们口中的语言是如此的不真实,

并且有着严重为自己辩护的嫌疑。我甚至不知道用任何尺度去判断现实,

用我的理性去判断别人的理性是很荒唐的。但是目前我的脑海里有着坚定判断事物的准则:

1.人的外貌【面孔和身高】和服饰【服饰的光泽】很容易欺骗暗示人,例如一个骗子穿着一套军服,

人们可能认为他是一个军人,一个人穷人穿着一套皮雕,戴着金项链,人们可能认为他是一个富裕的人。

从外表上可以下判断的是,年龄,身高,性别,卫生程度,是否畸形,表情,皮肤的光泽皱纹。

除此之外,都是妄想,当然我之前写过手和眼睛,一个经常干重活的人手不可能是细嫩的,

一个经常思考的人,眼神是不会轻易流露感情的,因为他要感情花费在他真正喜欢的事物上。

要想判断一个人的心灵,只有通过其行为,例如杀人犯没有杀过人,就不能叫杀人犯,

富有学识的人却没有一篇文章和事实证明,就不能称为富有学识的人。

吝啬鬼没有钱就不能叫吝啬鬼。胆小鬼害怕的东西,多数人也害怕,就不能叫胆小鬼。

还有不能通过人人都会做的事情去判断一个人的品格,或者人人都能花钱购买到的事物,

商品本身是没有感情的,它不会在意被卖给任何有钱的人。还有不能通过普遍的存在,去判断品质,

因为这个世界多数人做的事是因为生存和号召,并不是因为什么发自内心,他们没有了,

有的是人代替他们,他们并不是哥白尼,也不是布鲁诺,只是普通人。

【这样写可能过于无情,但世界的确是这样,有人死了,有人另找新欢。】

2.归根到底,要达到最真实的判断,用德谟克利特的话来说:这个世界只有原子和虚空,

物质和空间,所有其他东西都是习惯或想象的产物。可能这句话太遥远了,简单来说,

它必须符合原子存在的事实,例如时间,我相信没人可以找到关于时间的原子,因此时间不存在。

或说我们可以找到光,但是光本身不是时间,它只是一种形式的记录【被感知的形态】。

再例如,一个人杀过人,那么他的脑袋里面一定有关于这类形式的原子,

必须拿物质和物质之间的关系下判断,不能拿感情和物质之间的关系作判断,因为人的大脑

可以想象他是九五至尊,天王老子,法外狂徒,可实际上他可能和想象者没有任何物质联系。

信息差异的认知

把知识理解为信息是一种错误,因为信息并不能增扩充人的知性,它所做的只是传播内容。

信息本义是指人类社会传播的一切内容,人们的确对信息的解读有不同的理解,但是人类的评论留言,

大多由信息本身就决定了观点,例如紧急,重视,下跪,道歉等一系列名词就已经为观点作好了铺垫。

就好像你说鹿,我说马,你说伟大,我说万岁,你说聪明,我说我没有读过书,你不要骗我。

你说物美价廉,我说结实耐用。你说哥哥姐姐,我说爷爷奶奶。你说兄弟靓仔,我说英雄好汉。

信息是理解【纵情的】而非思考的,只是在把人变成一群共同认知的怪物。只有人经历的差异才能造成不同的认知。

人不应该试图在大众流传的信息之中寻找真知,而是勇敢去寻找他爱的那群人的想法。

知识和信息最大的不同点就是——未知和已知。我会称一门语言为一门知识,但我不会称一条信息是知识。

当一个人说他有知识的时候,我认为他脑袋里有我不知道的,并且可以解释很多现象。

这个世界流传着大量的信息,谁吃了饭,谁穿了婚纱,谁犯了罪,谁谁谁干了某事,

但是这些信息,我只是一个被接收者,就算我在信息里面作出了决定,可以改变什么呢?

对我过去的理解

我大脑的疼痛让我想起了过去,想起我在看牛,有人在看书。我想起自己是一个无知,充满欲望幻想的人。

很长一段时间,我把原因归于别人,我认为自己足够努力却没有回报, 我心里有抱怨这世界的不公。

我后悔没有早早的接触哲学和神学,通过哲学我知道,任何事物都不能无中生有,否则就会发生溢出,

通过神学我知道,耶和华做人的尺度。我曾经想,人随着年龄增长就会长大,时间都不存在,智慧怎存在呢?

在这个世界,想要获取知识,只能依靠自己【这样可能显得我是一个自闭的人】,也许我是一个自大的人,

居然不承认我见过所有人的知识,我甚至认为他们的认识过于肤浅,我只承认哲学者是有真正智慧的人。

至少他们的学说可以证明自己,而不是一堆无用的废话。很庆幸,有西方这样的存在,

他们写的历史没有令我厌恶的儒家气息,而是一个超人【英雄】的存在,

他们写的哲学也没有教做人的废话,而是在告诉人的皮囊里面藏着一颗相同的心灵,

他们的神学也不是让人下地狱,而是得到救赎。

过去是无知,是没有精神的世界,我被囚禁在思想的牢笼里,脑海一片虚无,甚至连我其实是不存在的,

过去,我是被别人存在,我和那动物一样以外界作为自己的存在。我在哲学里面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

意识到我是一个人,仿佛从漆黑的洞穴走了出来,在世界的冥河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知道了存在。

换一种不能无中生有的角度去思考空间和物质,人想的一切都是有来源的,但是那可不可靠,就无人知晓了。

一个没有看过《神曲》的人,不可能装着《神曲》的诗句,一个不知道什么是平等的人,心里怎么会有平等呢?

一个不知道关怀的人,心里怎么会有关怀呢?不要设想无中生有,因为那不存在,而有的东西,人从没学过。

凡是相信无中生有的,都是没有理智的人,因为理智不能缺失因果,否则就如同孩子没有母亲。

不能用这个世界教给人的思考去思考【本质上来说,这样并不能算思考,只是在复读人的想法】,

真正的思考是无情【感情倾向,人们习惯于自我的,而非普遍存在】的,必须排除一切不符合存在的想象,

这个思考必须对任何人,任何动物,任何现象,来说都是成立的。举个例子,一个人的肚子被人打了一拳,

挨打者会先思考不公平还是思考如何还手呢?可是人根本就看不到人的思考,周围的人却建立了无数的想象,

揣测了各种原因,甚至写出一堆超长的分析,现象本身被舍弃,理论从妄想中凭空诞生了。

现象与结论

乏味的是这个世界对现象的记录极为稀少,对于结论甚至远远超过了现象本身,以致于可以断开现实。

随处可见的,美丽,民主,正义,值得,这些名词正在不断脱离现象本身,自己单独成为一道风景,

欣赏它的正是处于幻想中的人。如果人真的渴求得到真理,就必须获取成百上千的现象,

并反复的观察,这个简单的道理,我想每个人都懂。例如,我想开一家书店,那我就必须去经常去

看看繁华的书店是如何经营的,他们的收入靠的是什么。多数时候并不是我凭空想象那样,

因为人们富有求知欲,所以我的书很快就能卖出去,然后我就变成了百万富翁,开世界分店。

根据商务图书馆的百度百科,卖的最多的是字典,人们买书更多是为了实用而不是享受。

【结论和解释的区别: 我感觉大脑很多词语只是一种空洞的感觉,追究一个名词下去,

得到的只是空洞的印象,就连我说:我感觉,可实际上我一直在感觉,却不知道是哪里在感觉。

人们说大脑是思考的器官,可实际上我压根就感觉不出来这个器官,我感觉不到我的胃,

感觉不到肝脏,当我感到内部疼痛的时候,我只能把它定义在一个范围,

我其实并不知道我的身体内部是怎样的,明确一个范围,那就是我的眼睛在感觉文字。】


欲望与人

一个人拥有欲望是很正常的事,但是一旦不能理性【节制】对待它,欲望会成为习惯,习惯会成为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