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疫情,所以空闲时间多,古希腊的书是真的难找,看书好像就进入另一个真实的世界。

Pausanias (geographer) - Wikipedia

《希腊罗马神话》

Philip Matyszak - Wikipedia

古希腊罗马神话是什么?它们又为什么值得研究?

因为这些神话展现了古代人的世界观,而且这些英雄、
受到冤屈的妇女与虽然强大却又任性得可怕的神祇等原型塑造了古希腊罗马人看待自身
以及人与宇宙间关系的方式。事实上,这些原型的形象是如此强大,
以至于直到今天人们还在使用它们。当心理学家
(这个职业的名字与希腊神话中的一位公主普绪刻有关)提到恋母情结(Oedipus complex)
或者自恋狂(narcissist)的时候,他们就是在使用希腊神话中的人物原型。
毕竟,俄狄浦斯(Oedipus)和纳喀索斯(Narcissus)
的神话故事本身就有力地阐释了人类精神中的这些特定症结,在这方面它们一直都未曾被超越。

神话世界并不像它乍看上去那么混乱,许多神话故事都有着共同的主题。
英雄们备受磨难,但作为补偿却获得了相应的天赋与能力;少女们饱受爱情之苦,
但最终又总是能得偿所愿。而那些更为严酷的故事又告诉我们:
命运三女神(the Fates)会纺织、丈量、最终割断生命之线,
这条不可变更的生命之线主宰着人的命运,而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坚毅而高贵地直面命运。

过去与现在的断代方式

一个有趣的巧合是,现代考古学家们口中的“铁器时代”与古希腊传统中的黑铁时代晚期
(也就是古典时代早期)有大部分时间是重合的。
被古代人称作英雄时代初期的则是考古学意义上的青铜时代。
而如果神话中的那些英雄表现得就像缺乏自制的青少年一样,
那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本身的确处于这个年龄段。考古学证据显示,
那些后来被当作英雄神话原型的青铜时代贵族通常都有短暂而荡气回肠的一生。
尽管其中一些人还是能活到六十多岁,不过大多数都与死亡如影随形,被早早地夺去了性命。
而对于女性来说,十三岁生子,二十多岁抱上孙子,三十多岁去世也是常事。

英雄时代之后就是最早编撰神话故事的吟游诗人荷马和赫西俄德的时代。
当然称这个年代为黑铁时代并不是因为这个时代开始使用铁器——
即便是到了荷马的时代青铜还在被广泛使用着——“黑铁”时代这个名字,更多地只是在表示,
与“黄金”“白银”“青铜”时代比起来,这个时代相对平庸了很多。

死后世界

对于古希腊罗马人来说,人的灵魂和神的灵魂一样,不朽且不可摧毁。
不过另一方面,人类的肉体却令人苦恼地终有一死。
即使神祇不想让你拥有一个轰轰烈烈的结局,你也终究要面临朽烂和死亡的命运。
不过对于古代人来说,死亡不过是意味着灵魂在其发展过程中步上了另一层台阶而已,
正是这样的观念才使得古典神话与宗教融为一体,
事实上我们应当意识到古代世界的神学是一种和我们今天接触到的那些宗教一样清晰、
富有逻辑而又高度成熟的信仰体系。
万事万物中再没有什么比每个人从生到死的旅程更能明确地显示出这一点了。

在古典神话中,所有的造物在被造之时都被注入了神的精气。
公元1世纪的罗马诗人维吉尔在《埃涅阿斯纪》中将这一切表达得再清楚不过了:

从这元气和心灵产生出人类和兽类,

一切飞翔的生物和平滑如大理石一般的

海面下的各种奇异的族类。

它们的种子的生命力有如烈火一般,

因为它们的源泉来自天上。

《埃涅阿斯纪》第6章第725行起

不过尽管人的灵魂受到过天庭的祝福,但他的肉体还是由普罗米修斯用大地上的泥土塑造的。
尽管人类若是想在世上历练,度过一生就必须需要一副肉体,但是对灵魂来说,
身体也是“一间暗无天日的牢房”。灵魂被困在躯壳之中,
只能通过简单粗糙的肉体去感受外在的现实,
而且灵魂会时常受到世俗之身的粗鄙欲望与一时的狂热支配。
正如柏拉图那个著名的比喻:
人对现实本质的感知就像是外部世界投射在洞穴墙壁上的影子一样。
灵魂在肉体中朽坏,而后在冥界才得以缓慢净化。

希腊神话中的冥界并不像地狱那样,专为苦难与惩罚而设。
人在现世的所作所为当然会影响在死后世界的遭遇,不过总的来说,
古典世界的这方面观念与同时代以及后来的许多文化相比,审判意味可以说轻了许多。
可能这有部分原因是人还在母亲子宫中的时候,
他或她的命运就已经被恐怖的莫伊拉姐妹所决定了:克罗托纺织生命之线,
拉克西丝丈量线的长度。(莫伊拉们是夜神的女儿,又被称作命运三女神,
不过这个词在希腊文中原本的意思更接近于“分配者”。)由于命运女神们的存在,
人在尘世中要经历的一切基本早已注定,真正重要的是:
人不朽的灵魂要如何去面对命运加在他身上的诸多苦难。

不过更进一步说,古希腊人认为人的性格在出生的一刻也已经决定好了,
命运女神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影响人走上他命中注定的人生之路的。
人类唯一能做的就是假定自己拥有与生俱来的高贵品质,
在经历命运的考验时始终忠于自己的人格
(大多数英雄的人格都是通过一场异常严酷的试炼所体现,这点在希腊悲剧中尤为明显)。
简而言之,衡量你人生的不是你在一生中成就了什么,
而是你的一生能否一直坚守自己的高贵人格。
在这点上,古希腊罗马人对生而为人的意义有着独到的见解。
成功或失败都是命中注定的,将要降临的命运只要你不辞辛苦求到神谕就能提前知晓,
真正重要的是你要如何面对这样的命运。

你的睡眠使灵魂脱离身体的拥抱,

当你斩断自然的强大联系,

使生者深陷漫长永恒的梦。

你一视同仁,但偶尔也不甚公正,

当你使青春年少的生命突然凝固。

众人的命运只在你那里完成,

因哀求祷告都不能使你感动。

俄耳甫斯教祷歌86,致死神


我拉过献祭的公羊和母羊,对着深坑

把它们宰杀,乌黑的鲜血向外涌流

故去的谢世者的魂灵纷纷从昏暗处前来。

有新婚的女子,未婚的少年,年长的老人,

无忧虑的少女尚不知悲伤为何物。

《荷马史诗·奥德赛》第11卷第20行起

英雄和他们的冒险

出身 :平民就不要考虑了,神话中那些最伟大的英雄都身份高贵,甚至有的还是半神。
可能阿尔戈英雄们的领头人——拥有王族血统的伊阿宋的确身份尊贵,不过和他的同伴,
宙斯之子赫拉克勒斯相比就显得很寒酸了,赫拉克勒斯跟他在一起,
简直就像一个到贫民窟里体验生活的皇亲贵胄。

返乡

当希腊人通过木马计攻破了特洛伊的城墙后,埃涅阿斯还在英勇地与希腊人战斗。
直到阿佛洛狄忒(在下面的叙述中,我们将依照维吉尔的说法,改称她为维纳斯)制止了他,
并告诫他此时应该首先拯救自己的家人。埃涅阿斯背着年老的父亲安基塞斯,
又把儿子阿斯卡尼俄斯绑在腿上逃出了燃烧着的特洛伊城。
后来他又折回去救自己的妻子克瑞乌萨,但这时她已经被杀死了。
他首先召集了一小队与他一起流亡的同伴,然后组建了一支小型舰队,就此逃离了特洛伊海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