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schylus - Wikipedia

The Suppliants

国王

我应该有如一个潜泳者,泅进
对拯救作深邃思考的深渊里,
以并非昏花的敏锐眼光观察,
如何行动才能既无害于城邦,
我们也能使事件有完满结果;
既不会把我们拖进争执之中,
又不把坐在神明们的座位旁的
你们交出,免得被可怕的报复神,
毁灭一切的神灵,不断追袭,
甚至在冥间也不把犯罪人放过。
难道对拯救之事不应多思虑?

达那奥斯

阿尔戈斯人完全一致地作出决定,
使我这老人心情振奋,甚至变年轻。
全体人民一致举起吉利的右手,
空中回荡着首领们宣布决议的声音:
我们可以自由地生活在这块土地上,
不会被强行带走,不受他人侵犯,
无论本地居民或外邦人都不得违反。
如果有人施用暴力,当地农人中
却有人不愿闻讯前来帮助我们,
那他便会丧失名誉,遭到放逐。

(第二曲首节)

愿明洁的苍穹能为我提供庇护所,
那里的雪花产生于潮湿的云气间,
或者让那陡峭的悬崖,
孤峻突兀无处攀援,
惟有鹰鹫在那里栖息,
作为我高高地下坠的见证,
在我被强迫接受
那痛心的婚姻之前;
(第二曲次节)

我宁愿从此成为恶犬的猎物
或居住在那里的秃鹰的虏获,
因为死亡能使人们
解脱令人悲伤的苦难。
让命定的死亡降临吧,
在我到达婚床之前。
我还有什么办法
能够逃脱这婚姻?

达那奥斯

孩子们,应该向阿尔戈斯人祈祷、
献祭、酹酒,有如对奥林波斯
众神明,他们坚决地拯救我们。
他们愤怒地听我叙述了你们的
堂兄弟对同胞姐妹的痛苦折磨,
委派给我这些矛兵作伴侣,
使我有可能享受荣誉礼物,
不至于意外中长矛,默默消失,
成为这片国土的永久的重负。
他们这样接待我,我们应该
从心灵深处真诚地感激他们。
请你们除了往日的许多教导,
再记住你们的父亲的以下教训。
时间会检验陌生之人的本性,
世人惯于诋毁外邦的来客,
随意胡言,轻易使人遭玷污。
我劝诫你们不要毁我声誉,
因你们已值华年,引人注意。
我清楚地知道,柔软的果实难保存,
有谁不想来伤害?如动物,人类,
展翅飞翔的鸟群,大地上的野兽。
库普里斯预告果实成熟掉落,
不希望未成熟的果实被提前摘取。
任何行人遇见青春女子,
容貌俊秀,都会入神地投以
羡慕的眼神,被心中的欲望驱使。
愿我们不会遭受这种耻辱,
为此我们曾不畏艰辛地航过大海,
极力逃避它,从而也不会给敌人
带来欢乐。我们的居处有两种,
或佩拉斯戈斯的宅邸,或城市提供
无偿地居住,如此宽厚的条件。
只是你们要牢记为父的教诲,
保持贞操比享有生命更珍贵。

《波斯人》

报信人
波斯人中所有那些风华正茂、
心灵最勇敢、门第最为高贵、
对国王本人永远最忠心的人,
全都耻辱地、不光彩地死去。

歌队

主神宙斯啊,你如今毁灭了
心灵高傲、人口众多的
波斯人的大军,
让苏萨都城和阿格巴塔纳
笼罩在昏暗的悲哀里。
无数妇女用手扯碎了
柔软的头巾,
泪水浸湿了胸前的衣裙,
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波斯妻子们温柔地哭泣,
盼望重见新婚的夫君,
他们离开柔软的婚床,
抛下温柔的青春欢乐,
使她们悲泣不断无尽头。
我也怀着深深的悲哀,
哭悼出征者的苦命。

(第三曲首节)

生活在亚细亚大地的人民啊,
不再会听从波斯统治,
也不再会被迫不得已地
向残忍的暴君交纳贡赋,
不再会恭顺地匍匐地面,
惊恐地向国王表虔敬,
因为王权已崩倾。
(第三曲次节)

人们不会让自己的舌头
再受羁绊,人民从此会
自由地发表种种议论,
既然暴力的枷轭已解除。
埃阿斯的被海水环抱、
受血染的岛屿用泥土
埋葬了波斯的一切。

阿托萨
凡人中享有最最美好的福运的人啊,
当你幸运地活着看见太阳的光辉时,
你享受幸福的生活,波斯人视你如神明,
现在我羡慕你故去,未看见灾难的深渊。
大流士啊,片刻间你便可听完整个故事,
据说波斯人的威力已经彻底遭毁灭。

大流士
啊,预言的事情迅速得到应验,
宙斯把命定的事情应在我儿子身上,
我原想需很久之后神明才会让实现。
凡人自己想遭殃,神明襄助他实现。
现在灾难的洪流降临于我的亲人们。
我儿子年轻气盛,糊涂地干了蠢事。
他竟想用镣铐锁住神圣的赫勒海峡
和神明的牛津水流,使它们屈服于奴役;
他改造海峡,把铁制的镣铐抛过水流,
为他的大军建造了一条宽阔的通途。
他作为一个凡人,却狂妄地想同众神明
和波塞冬争高低。我儿子岂不是神经癫狂,
才干下这些事情?我担心我费尽辛劳,
为人民积聚的财富会被抢先下手者掠去。

《普罗米修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