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ipides - Wikipedia

Alcestis

歌队长 阿德墨托斯,你得忍受这灾难,因为你并不是这人间丧失了贤良的妻子的第一人,
也不能算作最末一人;你该知道,死是一种债务,我们大家都要偿还。 【419】

阿德墨托斯 她既然答应死,还能够活着吗? 【525】
赫剌克勒斯 啊,不要老早就哀悼你的妻子,要等到那时刻。
阿德墨托斯 要死的人就算死了,死了的人就算“没有活着”。
赫剌克勒斯 活着和没有活着是两回事。

赫剌克勒斯 原来在这里,你在想什么心思,做得这样假正经?一个当差的不应该哭丧着脸对待客人,
应该高高兴兴来款待。可是你看见主人的好朋友到了这里,却哭丧着脸,皱着眉来款待,
关心着一个外人的灾难。【779】

你且过这边来,好变聪明一点。你懂得人生的事理吗?懂得它的本性吗?我想你一定不懂得。
你怎么会懂得呢?听我说:死是一种债务,人人都要偿清,可没有谁知道得很准,
他来朝还能否生存:命运是不可测的,谁知道它怎样运行,我们无法去请教,
也不能凭什么巧妙的法术去推测。【786】

你听了这番话,从我这里明白了这道理,你就该寻乐,就该喝酒,
只把每天的生命当作你自己的,那其余的全归给命运。
你更当崇拜爱神,她是这人间最可爱的神,她的心情也最是温柔。
快把那些旁的思想撇开,听从我的话,假如你以为我说得很对,——我想是很对的。
你还不放下这过度的悲哀,忘掉这眼前的灾难,戴上花冠,同我喝一点酒?
我知道得很清楚,这杯中的酒流出来,会改变你现在的忧郁和惆怅的心情。
我们既是凡人,就得做凡人的梦想。若是让我来评判,那些正正经经和愁眉不展的人所过的生活,
真不是生活,那简直是苦难啊! 【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