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mbattista Vico - Wikipedia

《1725新科学》

序言

2.人类既已由于原始罪孽而从完整的正义堕落下来,就几乎经常做出不同于
正义而且往往是违反正义的事一一因此,为着私人的利益,人们宁
愿象野兽一样孤独地生活着,也就是为着这种私人利益打算,人们
也沿着和上述不同的和相反的道路走,不去过正义的人道的生活,
不把自己结成社会而遵守人的社会性。本书要阐明的就是:这种
社会生活方式才符合人类的真正的民政的本性,因此,自然界本来
就有法律。天神意旨在这方面的安排所具有的理性就是我们的这
门科学所要探讨的主要课题,因此,这门科学就是天神意旨的一种
理性的民政方面的神学。

7.在本书里,哲学从事于检查语言学(这就是一切都要依据
人类意志选择的原则,例如一切民族在战争与和平中的语言、习俗
和事迹的历史)。这些历史由于原因渺茫难稽而结果又无限复杂,
哲学对此一直不敢问津;现在要使语言学形成一种科学,在其中发
现各民族历史在不同时期都要经过的一种理想的永恒的历史图
案。我们的这门科学由于具有这种主要特色,可以看作一种
权威(凭证)哲学。因为这里揭示出关于神话的一些新的原
则就是这里发现的关于诗的一些新的原则的当然结论,这就显示
出寓言(神话)就是些最古的希腊各民族习俗的真实可靠的历史。
第一,诸天神的寓言就是当时的历史,其时粗鲁的异教人类都认
为:凡是对人类是必要或有用的东西本身都是些神。这种诗的作
者就是最初的各族人民。我们发现到他们全是些神学诗人。据说
他们确实是用些关于诸天神的寓言来开创了诸异教民族。根据上
述新批判法的些原则,我们研究在什么特定的时期,在某种特定
的场合,异教世界中最初的人们感到人类的必需和效用,凭他们自
己虚构出而且信仰的那些可畏惧的宗教,先想象出某一批神,后来
又想象出另一批神。这些神的神谱或世系是在这些原始人心中自
然形成的,可以向我们提供一部关于神的诗性历史的时历。其
次,英雄时代的寓言曾是英雄们和他们的英雄习俗的真实历史,
据发现这种习俗曾盛行于一切民族的野蛮时期,所以荷马的两部
史诗据发现就是仍在野蛮状态中的希腊各族的自然法的两座大宝
库。在本书里这个野蛮时期可断定在希腊人中间直到号称希腊史
之父的希罗多德(Herodotus) 时才终止。他的著作中充满着寓言(神话),
他的风格还保留不少的荷马风格。在他以后所有的历史
家们都还保留着这一特色,用的辞句都介乎诗语与俗语之间。
是第一个谨严的希腊历史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 在他的著作
里一开始就宣称直到他父亲的时代(这就无异于说直到希罗多德
的时代,因为修昔底德还是小孩时,希罗多德已是一个老人了),希
腊人对自己民族的古代文物都简直无知,还不消说对其他各民族
的(除罗马人以外,其他各民族都是透过希腊人的记载,我们才略
有所知。在前面的图形的背景中那片昏暗的阴影就代表这
些古代文物,在背景之前,在从玄学女神返射到荷马的那股天神意
旨的光线所照亮的全部象形符号都表示各民族世界的到现在才只
从效果上看出的一些原则。

18.(1) 我们已见过的庇护所的来源;(2) 家族的来源,后来从家族产生了城市
(3) 城市建立的来源,城市使人们安全地生活,不受不正义和强暴者的侵害;
(4) 在一定疆域以内所行使的法规的来源;( 5)统治区域(empires) 
扩张的来源,这种扩张来自正直、强壮和宽大 这些君主和政权的最光辉的品德的实际运用;
(6) 家族盾徽( coats- of-arms) 的来源,这类盾徽最初立在最初的苗圃里;
(7) 名誉和光荣感的来源,名誉派生出家人(famuli)这个名称,
光荣感终古不变地内在于为人类服务这种德行里;(8) 真正贵族地位的来源,
真正的贵族自然来自实行各种美德;(9) 真正英雄制度的起源,
英雄制度要消除骄横的人,援救在危境中的人(在这种英雄制度方
面罗马人比世界上一切其他民族都强,所以成了当时世界的主宰)
最后,(10) 战争与和平的来源,战争在世界上开始出于自卫,
自卫就是真正的坚强这种美德。

29.钱袋附近的天平用意在显示继贵族政府即英雉的政府之
后,就出现了人类的政府,开始在性质上是人民群众的。人民终于
达到能懂得:在一切人之中理性的人性(这才是真正的人性)是平
等的。按照这种生性的平等(在理想的永恒历史里有时被人们构
思到,而在罗马史里确实是遇见到的),人们逐渐把英雄们纳入民
众的共同体里行使民政方面的平等。这种民政平等就是用天平来
象征的,因为,象希腊人说过的,在民众政体里一切事务都是凭抽
签和天平来进行的。但是到了后来,由于强者们的内辽,频繁的内
战使他们遭致倾家荡产,自由的人民就无法通过法律来维持住民
政的平等,因此就自然而然地发生这样一种情况:人民于是服从一
种自然的王法,或则无宁说,人类各族的一种自然的习俗,他们就
在君主专制下寻求保护,君主专制于是形成了另一类型的人类政
府。(这种自然的王法在一切民族每逢民众 政府遭到腐化的时期都是通用的。

31.埃及人把世界从开始到他们的那个时代所经历的时间分为3个时代,
(1)神的时代,其中诸异教民族相信他们在神的政权统治下过生活,
神通过预兆和神谕来向他们指挥一切,预兆和神谕是世俗史中最古老的制度;
(2)英雄时代,其时英雄们到处都在贵族政体下统治着,因为他们自以为
比平民具有某种自然的优越性;(3)人的时代,其时一切人都承认
自己在人性上是平等的,因此首次建立了一种民众(或民主)的政
体,后来又建立了君主专政政体,这两种都是人道政权的不同形式。

32.和这三种本性和政权相协调,说的语言也有三种。组成了本科学所用的词汇:
(1)家族时代的语言,当时异教的人们刚被接纳到人类范围之内。我们将会看到,
这时各族人民用的曾是一种哑口无声的语言,是用些符号和实物,和他们想要表达的
观念有些自然联系。(2) 第二种是英雄们掌政权的时期,所用的语言的手段是些英雄徽志,
或是些类似、比较、意象、隐喻和自然描绘,
这些手段就形成英雄统治时代语言的大体,(3)人的语言用人民达成协议的文字,
人民对这种语言是绝对的主宰,它是民众政体和君主专制政体所特有的,
用这种语言可规定法律条文的意义,对贵族和平民都有约束力。
因此,在一切民族中,法律一旦用俗语写下来,法律的知识就不在受贵族统治。
在此以前,在一切民族中,贵族们同时是祭司们,当作一种神圣的东西藏在一种秘奥的语言里。
因 此,在民众自由兴起以前,法律在罗马贵族一直是保密的。

这三种语言也就是埃及人声称过去在他们的那个世界里曾经用过,
在数目上和在先后次序上都和埃及人前此所已经历过的三个时期恰相对应。象形符号,
或神圣的秘密的语言,用的手段是些无声的动作,它适合宗教的用途,
在宗教中遵行比起讨论更为重要,(2)象征的或符合的语言,用的手段是一些类似点,
和我们刚说过的英用于生活中的一般用途,在迦勒底人,西徐亚人,埃及人,
日耳曼人以及其他一切古以及其他一切古代异教民族中都发现到曾用过这三种语言,
不过把象形文字保存得最长久的是埃及人,因为埃及人比起其他民族都较长久地闭关自守,
不和异族来往(因为同一理由,中国人中间到现在还用象形文字,
从此可见埃及人想象自己比其他民族都远较古老是出自虚荣心。

36 与特属于上述三个时代的三种语言相应的有三种类型的
政权,三种类型的民政性质。各民族三个时代的历史过程也依同
样次序互相递代,各个时代各有适应它的法律。

37 在这三种类型的法律中,第一种是秘奥的神学,流行于
异教人民受天神们指挥的时期。它的哲人就是些神学诗人
(据说神学诗人就是异教人类的创建人)。他们是神谕奥义的解释
者,在一切民族中神谕都是用诗来答复祈求者。因此我们发
现到这种凡俗智慧的奥义都隐藏在神话寓言里。在这方面我们穷
究到后来哲学家为什么都有重新发现古人智慧的强烈愿望,以及
他们在什么场合里把自己的隐藏的智慧塞进寓言故事里去。

38 第二种就是英雄时代的法、全是拘泥细节,咬文
嚼字(在这方面攸里赛斯显然是个专家)。这种法律追求罗马法学
家们所谓的民政公道(civil equity),我们所谓的政权的理性(reason of state)
英雄们凭他们的有限的观念,
认为自己有自然的权利要求有明文规定的他们应得的利益的种类和数量;
正象我们现在还可见到农夫们和其他粗人们在对文字和意义
的争论中顽强地声言明文规定的权利是维护自己那一方面的。这
种情况也是来自天神意旨,其目的在于使那些还抓不住良好法律
所必具备的共相或共同性的那些异教人民可以根据明确具体的明
文规定去普遍地遵守法律。如果作为民政公道的一种后果,法律
在某一具体情况下不仅粗暴而且残酷,他们还自然地忍受着,因为
他们认为他们的法律本来就是如此。此外,他们还被导致去按照
自己的最高利益去遵循他们的法律,我们发现英雄们把自己的最
高利益和祖国的最高利益看作等同的,因为只有他们才算是祖国
的公民。因此 ,为着各自的祖国的安全,他们毫不踌躇地牺
牲自己和家族去听从法律的意志。这种意志在维护祖国的共同安
全之中,同时也就保障每个英雄对他自己的家族实行某种私人独
裁统治。此外,正是这种巨大的私人利益,结合到野蛮时代所特有
的那种极高度的专横,形成了英雄们的英雄品质,从而导致他们在
保卫中采取那么多的英雄行动。在这些英雄事迹之外,还要加上
不可容忍的骄傲,严重的、贪欲的、无情的残酷,多马元老们用这些
来对待不幸的平民们。

一些原则的奠定

时历表注释,资料顺序排

时历表根据埃及人的三小时代,埃及人说,在他们以前,全世
界各民族都已经历过三个时代:神的时代,英雄的时代和人的
时代。

48 关于埃及人多么古老的误解是来自人类心灵的一种特
性,即不确定性— 由于这种不确定性,人类心灵就相信它
所不认识的东西比实际远较伟大。在这方面埃及人就象中国人.
中国人生长成为和一切外国民族都完全隔开的一个伟大民族。

50 但是,人们已发现中国人和古代埃人一样,都用
象形文字书写。这里还不提西徐亚人,他们连用象形文字书写
也还不会。不知经过多少千年,他们都没有和其他民族来往
通商,否则他们就会听到其他民族告诉他们,这个世界究竟有多么
古老。正如一个人关在一间小黑屋里睡觉,在对黑暗的恐怕中觉醒
过来,才知道这间小屋比手所能摸到的地方要大得多。在他们天文
时历的黑屋中,中国人和埃及人乃至迦勒底人的情况都是如此。

不过尼科拉-特里哥尔特(Nicolas Trigault)比上述两位神父都较博学,
在他的《基督教徒向中国远征》里写道,印刷在中国的运用不过
比在欧洲早二百年,孔子的昌盛也不过比基督早五百年。至于孔
子的哲学,象埃及人的司祭书一样,在少数涉及物理自然时都很粗陋,
几乎全是凡俗伦理,即由法律规定人民应遵行的伦理。

83 桑库尼阿特斯用凡俗字母写腓尼基历史故事。我们已看
到,埃及人和西徐亚人都用象形文字书写,而中国人直到今日还
用象形文字书写。中国人,象西徐亚人和埃及人一样,都夸口
非常古老,因为在黑暗的孤立状态中,中国人和其他民族都不
相往来,他们就没有正确的时间观念。桑库尼阿特斯用腓尼基凡
俗字母书写,而当时这种字母还不曾在希腊应用,象上文已说过
的。

【西徐亚国王伊丹图苏斯(Idanthyrsus),世界年历3530年】

99 波斯大留士大帝威胁这位国王说要向他宣战,这位国王
用五个实物当作文字作了回答(下文还将指出,最初的各民族在先
用口说的文字,接着用书写的文字之前,一定要用这种实物文字)。
这五个实物文字就是一只蛙,一只田鼠,一只鸟,一把犁和一支箭。
下文再说这五种实物所特有的自然意义。 这里不用赘述亚
历山大城圣克勒蒙特(St. Clement)所叙述的大留士召集会议来商 
讨西徐亚国王回答的意义,因为参加会议的谋士们所作的解释显
然是滑稽可笑的。而这位西徐亚国王比埃及人还较古老,当时竟
连用象形文字书写都不会。这位伊丹图苏斯一定很象一位中国皇
帝。中国在几百年以前还和世界其它部分隔绝,出自虚荣地夸口
说中国比世界哪一国都更古老,可是经过了那样长的时间,现在还
在用象形文字书写。尽管由于天气温和,中国人具有最精妙的才
能,创造出许多精细惊人的事物,可是到现在在绘画中还不会用阴
影。绘画只有用阴影才可以突出高度强光。中国人的绘画就没有
明暗深浅之分,所以最粗拙。至于从中国回来的塑像也说明中国
在浇铸(或塑)方面也和埃及人一样不熟练。从此可以推想到当时
埃及人对绘画也正如现在中国人一样不熟练。

要素

120 由于人类心灵的不确定性,每逢堕在无知的场合,人就
把他自己当作权衡一切事物的标准。

121 这条公理说明了人类的两个共同特点,一是谣传在流行
过程中逐渐增长,二是谣传在事实面前就要戳穿。从世界一开始,
谣传在流行的长久过程中就一直是一切关于我们对之还是无知的
远古文物的奇谈怪论的根源,这正是塔西佗在《阿古利可拉传》
所提过的一种人类心灵的特点。他说:凡是人所未知的东西他都把它夸大了。

122 人类心灵还另有一个特点:人对辽远的未知的事物,
都根据已熟悉的近在手边的事物去进行判断。

129 哲学要对人类有益,就必须教导孱弱和堕落的人,不应
摧残他的本性,让他腐败下去不管。

130 这条公理要求把旨在摧残感官的廊下派哲人以及专求
把感官看作准则的伊嬖鸠鲁派哲人都应从讲授本科学的学校里遣
散出去。因为这两派都否认天神意旨,廊下派把自己锁到命运上,
而伊璧鸠鲁派则让自己受偶然机会摆布,而且认为身体死,灵魂也
就死。这两派都应叫做僧院的或孤独的哲人们。另一方面,这条
公理只准我们的学校收纳政治哲学家们,首先是柏拉图学派全体
成员,他们和一切立法者在三点上都有一致的看法:一、承认天意
安排;二、主张人类情欲应受到节制,变成优美品质;三、承认人类
灵魂的不朽。这样,从这条公理就派生出本科学的三大原则。

131 哲学按照人应该有的样子看人,要把人变成能对很少数
一部分人效劳,这部分人就是想在柏拉图的理想国里生活而不愿
堕回到罗马创建者罗暮路的渣滓洞里去。

132 立法是就人本来的样子来看人,以便使人能变成在人类
社会中有很好的用处。人类从古到今都有三种邪恶品质:残暴、贪
婪和权势欲,立法就应把人从这三种邪恶品质中挽救出来,创造出
军人,商人和统治者三个阶级,因此就创造出政体的强力、财富和
智慧。立法最终会把人类从地球上毁灭掉的那三种邪恶品质中挽
救出来,从而创造出使人能在人道社会中生活的那种民政制度。

133 这条公理证明世间确实有天神意旨,而且这天神意旨就
是天神的一种立法的心灵。因为由于人类的情欲,每个人都专心
致志于私人利益,人们宁可象荒野中的野兽一样生活,立法把人们
从这里挽救出来,制定出民政秩序,使人们可以在人类社会中生
活。

137 人们在认识不到事物的真理时,就一心抓住确凿可凭的
证据,以便纵使凭知识(scienza)不能满足理智,至少还可以借助良
心(coscienza)来依托意志。

138 哲学默察理性或道理,从而达到对真理(the true)的认识;
语言学观察来自人类选择的东西,从而达到对确凿可凭的事物(the certain)的认识。

139 这条公理凭它的下半截在语言学家们之中,包括所有研
究各民族的语言和行动事迹的语法学家们、历史学家们和批判家
们;包括国内的,例如习俗和法律,以及国外的,例如战争、和平、联
盟,旅游和贸易。

140 这条公理还显示出:哲学家们如果不去请教于语言学家
们的凭证,就不能使他们的推理具有确凿可凭性,他们的工作就有
一半是失败的;同理,语言学家们如果不去请教于哲学家们的推
理,就不能使他们的凭证得到真理的批准,他们的工作也就有一半
失败了。如果双方都向对方请教,他们对他们的政体就会更有益,
而且也就会比我们早一步构思出这门新科学了。

141 人类的选择在本性上是最不确凿可凭的,要靠人们在人
类的需要和效益这两方面的共同意识(常识)才变成确凿可凭的。
人类的需要和效益就是部落自然法的两个根源。

149 凡是民俗传说都必然具有公众信仰的基础;由于有这种
基础,传说才产生出来,而且由整个民族在长时期中流传下来。

150 本科学的另一项大工作就是把这类事实真相的根据重
新找到—— 由于岁月的迁移以及语言和习俗的变化,流传到我们
的原来的事实真相已被虚伪传说遮掩起来了。

152 一个古代民族的语言如果在它的发展期自始至终都保
持住统治地位,它就会是一个重大的见证,使我们可以认识到世界
早期的习俗。

158 希腊哲学家们加速了他们民族要经历的自然进程,因为
希腊哲学家出现时,希腊人还处在野蛮时代的粗鲁情况,从这种情
况中他们就立即进展到最高度的文化,而同时还完整地保存了关
于神和英雄两方面的寓言故事。另一方面,罗马人的习俗却在稳
步前进,完全见不到他们的神的历史了(因此,埃及人所称呼的“神
的时代力却被罗马史学家瓦罗称之为罗马人的黑暗时代,但
是罗马人在民俗语言里却仍保存了他们的英雄时代的历史,这种
历史从罗慕路开国时起,一直伸延到巴布利阿斯和培提略公布两
套法律时为止,将会被发现就是一部希腊英雄时代的
历史性神话的长期延续。

206 儿童们的自然本性就是这样:凡是碰到与他们最早认识
到的一批男人、女人或事物有些类似或关系的男人、女人和事物,
就会依最早的印象来认识他们,依最早的名称来称呼他们。

215 儿童们都擅长于摹仿,我们看到儿童们一般都摹仿他们
所能认识到的事物来取乐。

216 这条公理显示出:世界在它的幼年时代是由一些诗性
的或能诗的民族所组成的,因为诗不过就是摹仿。

218 人们起初只感触而不感觉,接着用一种迷惑而激动的精
神去感觉,最后才以一颗清醒的心灵去反思。

219 这条公理就是诗性语句的原则,诗性语句是凭情
欲和恩爱的感触来造成的,至于哲学的语句却不同,是凭思索和推
理来造成的,哲学语句愈升向共相,就愈接近真理;而诗性语句却
愈掌握住殊相(个别具体事物),就愈确凿可凭。

220 人们对与他们有关系的但还有疑义而不甚清楚的事物,
自然而然地经常按照他们自己的某些自然本性以及由它们所引起
的情欲和习俗来进行解释。

229 人们用迸发出的歌唱来发泄强烈的情感,象我们观察到
人们在最伤心和最欢乐的时候所表现的。

230 根据上述两条公理,可知诸异教民族都曾象不说话的野
兽在野蛮状态中到处浪游,所以都很懒散,除非在激烈情感的冲动
之下,并不爱表达自己的心事,这种野蛮人的最初的语言一定是在
歌唱中形成的。

236 人类心灵自然而然地倾向于凭各种感官去在外界事物
中看到心灵本身,只有凭艰巨的努力,心灵才会凭反思来注视它自
己。

237 这条公理向我们提供了一切语种中的词源学的普遍原
则:词(或字)都是从物体和物体的特点转运过来表达心灵或精神
方面的各种事物。

241 人们首先感到必需,其次寻求效用,接着注意舒适,再迟
一点就寻欢作乐,接着在奢华中就放荡起来,最后就变成疯
狂,把财物浪费掉。

261 强者们的特征就在于他们既凭英勇获得东西,他们就不
肯通过懒精把获得的东西丧失掉。纵使他们让步,也是出于必要
或方便,而且尽可能少让步,一点一滴地逐渐让步。

262 从这两条公理就产生出封建体制(fiefs)的长久根源,罗
马人用美妙的字眼把封建称为beneficial福利力或“方便力)。

277 荣誉是军事英勇的最高尚的刺激。

278 各族人民都倾向于在战争中显出英勇,纵使他们在和平
中就已互相竞争去取得荣誉,有些人为着保持荣誉,也有些人为争
取获得荣誉而立功。

279 这条公理就是罗马英雄制度的一个原则,从驱逐暴君一
直到迦太基战争这段时期中,贵族们自然而然地献身于保卫国家
的事业,为的是要把一切民政方面的荣誉都保留在自己的贵族阶
层内,而平民们也从事于最显眼的事业,来显示自己也配取得本来
由贵族们掌握的那些荣誉。

292 人们起初希望的是摆脱奴役而获得平等,平民们在责族
政体里最后把贵族政体变成民众政体可以为证。接着他们就企图
驾凌于同辈之上,在民众政体中的平民后来使民众政体腐化成为
强者们的政体可以为证。最后,他们想使自己驾凌于法律之上,无
政府状态或无限制的民众政体可以为证。没有什么暴君制比这种
无政府状态的民众政体更坏了,因为在这种政体之下,城市里有多
少放辟邪侈的人,就有多少暴君;到了这步田地,平民从所受的祸
害中得到警告,就设法寻求补救办法,于是就到君主专制下求庇护
所,这就是自然的王法;凭这种自然的王法,塔酉佗匚《编年
史》。使奥古斯都下面的罗马君主专制得到合法化,他说,“当世
界对内战感到厌倦了,奥古斯都使世界成为在君主名义下的帝国
的臣民“。

方法

341 但是人类由于受到腐化的本性都受制于自私欲或自爱
( self-love) 的暴力。这种自私欲迫使他们把私人利益当作主要的 
向导,他们追求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事物。而不追求任何对伙伴们
有利的事物,他们就不可能把自己的情欲控住或引导到公道方面
去。我们因此确定了这样一个事实:人在野兽情况下只希求他自
己的福利;娶得了妻子,生了儿女之后,就希求自己的和他的家庭
的福利;进入了公民生活之后,他就希求他自己和他所属的那个城
市的福利,等到那个城市的统治推广到若干民族,他就希求自己的
和民族(或国家政权)的福利。如果若干民族由于战争、和约、联盟
和通商而结合在一起,他就希求他自己的和全人类的福利。在所
有这些情况之中,人主要希求他自己的利益,所以只有凭天神意
旨,人才会被控制在上述各种秩序(或制度)之中,作为家族、城市,
最后作为全人类的一个社会成员而运用公道,如果不能达到他所
希求的一切利益,他就要受这些秩序或制度的约束,只希求他所应
得的那份利益,而这就叫做公道。所以调节一切人类公道的就是
天神的公道,其目的就在维持住凭天神意旨来行使公道的人类
社会。

352 ( 1 ) 我们的各种神话和我们所要研究的各种制度符合
一致,这种一致性并非来自牵强歪曲,而是直接的,轻而易举的,自
然水到渠成的。这些神话将会显出的就是最初各族人民的民政历
史,最初各族人民到处都是些天生的诗人。

353 (2 )英雄的语句,如我们在本书所说明的英雄时代的语
句,情感完全真实和表达的完全妥帖,也符合一致。

354 ( 3 ) 各地土语的各种词源也是互相符合一致的,它们使
我们认识到文字所指的那些制度的历史,以它们的本义开始,接着
各种譬喻词也沿着思想进展而自然进展,各种语言的历史都必须
按这种步骤进行。

355 ( 4 ) 人类社会制度的心头词汇(mental vocabulary),一
切民族在心中都感到的这种词汇在实质上大体相同,但随着社会
制度的变化不同,表现于语言的也就有些差异,这种心头词汇将要
按照我们所设想的展现出来。

356 (5 )经过许多漫长的世纪由一些整个民族替我们保存
下来的村俗传说有真有伪;要分辨出来,其中真实的必然具有一种
群众信仰的基础。

357 (6 )古代文物的重大的零星片段前此对科学都没有用
处,因为它们已弄得污秽了,破烂了,七零八落了,可是如果加以清
洗、拼凑和复原,它们就会在科学里放出奇光异彩。

358 (7)由确凿可凭的历史叙述出来的一切后果(即作为上
述那些社会制度的结果),都必须追溯到它们所必有的原因。

诗性的智慧

诗性逻辑

445 不过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难题:为什么世间有多少民族
就有多少种土俗语言呢?要解决这个难题,我们在这里就必须奠
定这样~个伟大真理:因为各族人民确实由于地区气候的差异而
获得了不同的特性,因此就产生了许多不同的习俗,所以他们有多
少不同的本性和习俗,就产生出多少不同的语言。因为凭上述他
们特性的差异,他们就从不同的角度来看人类生活中的同样效用
和必需,这样就有同样多的民族习俗兴起来,大半彼此不同,有时
甚至互相冲突,有多少民族就有多少语言,其原因就完全在此。一
个明显的凭证航是谚语。谚语都是人类生活的格言,各民族的谚
语在实质上都大体相同,但表达的方式却不一样;有多少民族,就
从多少不同角度去表达。这个事实具体而微地保存在各种
土俗语言里的同样从英雄时代起源,却产生出使研究《圣经》的批
判家们大为惊讶的一种现象:同样一些国王的名称在《圣经》这部
历史里却和在凡俗历史里不一样。这就因为一种历史专从面貌或
权力着眼去看人而另一种历史却从习俗,行业或其它观点去看人。
同理,我们还发见同是匈牙利的城市而由匈牙利人,希腊人,德国
人或土耳其人给的名称就各不相同。 日耳曼语言是一种活着的英
雄时代的语言,它把一切外国语言的名字都换成日耳曼语。我们
也可以猜想到过去拉丁人和希腊人在运用希腊拉丁的文雅风格来
讨论许多关于野蛮人问题时,也是这样办。在古代地理和化石,植
物和动物之类自然史里所碰到许多艰晦难解处,原因也一定就在
此。

462 再者,各族人民的这第一首歌是自然地从发音困难引
起的,这可从因果两方面来说明。从原因来说,这些原始人的发音
器官纤维很僵硬,只能发出很少的音,正如另一方面儿童们的纤维
很灵活,尽管生在现在词汇很丰富的时代,而发起辅音来仍极感困
难一样。拿中国人来说,中国土俗语言只有三百个可发音的
元音词,它们在音高和音长上有各种不同的变化,来配上他们的
一万二千个象形文字,因此他们是用歌唱来说话。

498 天神意旨对人类事务给了很好的指导,它激发了人类心
智先致力于论题学,而后才转向批判,因为先熟悉事物而后才能批
判事物。论题学的功用在使人心富于创造性,批判的功用在使人
心精确。在那些原始时代,一切对人类生活为必要的事物都须创
造出,而创造是天才的特性。事实上,任何人只要对这个问题稍加
思考,他就会看出:不仅是对生活为必要的事物,就连有用的,供安
逸的,愉快的,甚至是奢侈的和过剩的事物还在希腊哲学家们出现
之前都已创造出。关于这一点,我们在上文已提出一条公理,
即"儿童们都特别长于摹仿","诗不过是摹仿",各种艺术都
只是对自然的摹仿,因为,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实物的诗力(real poe-try)
因此,最初的各族人民都是些人类的儿童,首先创造出各种艺术的世界,
然后哲学家们在长时期以后才来临,所以可以看作各民族的老人们,
他们才创造了各种科学的世界,因此,使人类达到完备。

诗性的政治

582 事实上直到罗马帝国时期,子女们和奴隶们一样,都只有一
种私人财产,即在父主允诺之下所得到的财产。在最早的时期,父
主们想必有权把儿女真正出卖掉,竟至可出卖三次之多;到后来人
类变得日渐温和了,父主们如果想让儿女们脱离父权的约束而获
得自由时,还要假装把他们出卖三次。不过高卢族人和克尔特族
人 (Celts) 对子女们和奴隶们都同样保留住父主权。在西印度群岛,
父主真正出卖儿女的习俗曾流行过,而在欧洲,莫斯科人和魅
粗人出卖儿女有到四次之多的。

诗性的智慧

670 遵照巨人们的野兽般的教育,英雄式的
少年教育是严厉的,粗野的,残酷的,正如文盲的斯巴达人的教育
原已如此,而斯巴达人正是希腊的英雄们。斯巴达人为着要教会
儿子们不怕痛苦不怕死,就把他们拖到狄安娜神庙里痛打,孩子们
往往在父亲们鞭挞之下痛极倒地死去,至多以不死为度。这种独
眼巨人式的父主威权在希腊人和罗马人中间都还保持住,使他们
可以杀死刚出世的无辜的婴儿。对比起来,我们现代人对孩子们
就很宽容放纵,这就养成了我们【近代人】的全部温柔性格。 

671 妻子们是用英雄式妆奁来收买的,这种习俗还作为一种
大典保存在罗马僧侣们的婚姻中。这些僧侣的婚姻是“用交互买
卖和小麦来订约的气"小麦力指用小麦面制的祭供。根据塔西佗
《日耳曼尼亚志》。妻子自带妆奁也是古日耳曼人中间的习
俗,所以我们可以假定一切最早的野蛮民族都有同样的习俗。养
活妻子是繁殖后代的一种自然需要。在其它方面妻子们是和奴隶
们受到一样待遇的。这在我们的旧世界中许多地方至今还是各
民族的习俗,在新世界中到处也大致还是如此。妻子带妆奁到夫
家,就是收买丈夫的自由权,这是丈夫公开承认自己无力承担婚姻
费用。罗马皇帝们用许多特权来奖励妆奁,也许就是由于这个理
由。

672 儿女们获得家财,妻子们节省家财,都是为着丈夫们和
父亲们的利益,不象今天这样,情况恰恰相反。

676 英雄式的奴检之所以流行,也是这种宗教战争的后果;
在这种战争中战败者就被看作没有上帝的人,所以随着民政自由
权的丧失,天生自然的自由权也就一起丧失了。在这里,上文提过
的一条公理就可以应用了:"财产愈紧密地依附它的所有者的人
身,天生自然的自由权也就愈凶狠,民政方面的服役和凭碰运气得
来的但并非生活所必需的货物就联在一起了“。

结 论

779 以上已说明:诗性智慧理所当然地得到了两种巨大的最
主要的赞扬。头一种经常明白地赞扬它创建了异教人类,不过由
于民族的虚骄讹见和学者们的虚骄讹见前者带着一些空
洞而堂皇的观念,后者带着一些不恰当的哲学智慧的观念,实际上
在企图肯定它的贡献之中反而否定了它的贡献;前者拘守一种流
传下来的村俗传说,认为古人的智慧凭一种单纯的灵感创造出古
代的哲人们,不论是哲学家,立法者,将帅,历史家,演说家还是诗
人,因此他们在古代成为热烈追求的对象。但是实际上如我们在
神话故事中已看出的,古代智慧无宁说是创造了或凭虚构地描绘
了一些神话故事。从这些神话故事中仿佛从胎盘中我们发现到全
部玄奥智慧的大轮廓。可以说,各民族在这些神话故事里通过人
类感官方面的语言以粗糙的方式描绘各门科学的世界起源,后来
专家学者们的专门研究才通过推理和总结替我们弄清楚。从这一
切我们可以替本卷下结论说:神学诗人们是人类智慧的感官,而哲
学家们则是人类智慧的理智。

发现真正的荷马

第一部分

829 因为荷马所写的英雄们在心情轻浮上象儿童,在想象力
强烈上象妇女,在烈火般的愤怒上象莽撞的青年,所以一个哲学家
不可能自然轻易地把他们构思出来。

838 但是正因为玄秘智慧只属于少数人,所以我们刚才看
到:英雄的神话故事精华所在的英雄的诗性人物性格的那种合身
合式(decorum)决不是今天擅长哲学、诗学和批评技艺的学者们所能达到的。
就是根据这种合身合式,亚里士多德和贺拉斯才都把锦标交给荷马,
前者称赞荷马把谎说得圆,他人无法和他相比,
后者称赞荷马的人物性格是旁人摹仿不到的。这两种说法其实是一致的。

840 一切古代世俗历史都起源于神话故事。

841 和世界一切其他民族都隔绝的一些野蛮民族,例如日耳曼人和美洲印第安人,
都已被发现把他们的历史保存在诗篇里。

869 据传说,荷马是个盲人,因此他才叫做荷马,Homeros
在伊阿尼亚土语里意思就是“盲人”。

871 盲人们一般有惊人的持久的记忆力,这是人类本性的一
种特征。

872 最后,据传说荷马很穷,在希腊各地市场上流浪,歌唱
自己的诗篇。

第二部分

875 为什么希腊各族人民都争着要取得荷马故乡的荣誉呢?
理由就在于希腊各族人民自己就是荷马。

876 为什么关于荷马年代有那么多的意见分歧呢?理由就
在于特洛伊战争从开始一直到弩玛时代有四百六十年之久,我们
的荷马确实都活在各族希腊人民的口头上和记忆里。

877 他的盲目。

878 和他的贫穷,都是一般说书人或唱诗人的特征。
他们都盲目,所以都叫做荷马(hom&os)。他们有特别持久的记忆力。
由于贫穷,他们要流浪在希腊全境各城市里歌唱荷马诗篇来糊口。
他们就是这些诗篇的作者,因为他们就是这些人民中用诗编制历史故事的那一部分人。

879 由此可见,荷马作出《伊利亚特》是在少年时代,当时希
腊还年轻,因而胸中沸腾着崇高的热情,例如骄傲,狂怒,报仇雪
恨,这类热情不容许弄虚作伪而爱好弘大气派。因此,这样的希腊
喜爱阿喀琉斯那样的狂暴的英雄。但是他写《奥德赛》是在暮年,
当时希腊的血气仿佛已为反思所冷却,而反思是审慎之母,因此这
样老成的希腊爱慕攸里赛斯那样以智慧擅长的英雄。从此可见,
在荷马的少年时期,希腊人崇尚粗鲁,邪恶,狂暴,野蛮和我醴。
到了荷马的暮年时期,希腊人就喜欢阿尔岂弩斯老国王的奢侈品,
卡吕普索(Calypso)的那些欢乐,塞壬女妖们的歌声,求婚者们的那 
些吃喝玩乐和对珀涅罗珀王后贞操的围攻和侵犯。象以上这两类
习俗和习性竟曾被人认为同时存在,而在我们看来,二者是互不相
容的。这个难点曾足以使神明的柏拉图宣称,
荷马原是凭灵感预见到这些令人作呕的、病态的、邪淫的习俗风尚终
于会到来,他想借此来解决上述难点,可是他只是把荷马弄成希腊
文明政体的一个愚笨的创建人《理想国》,因为尽管他谴责
这种腐败颓废的习俗风尚,却也同时教导了这种习俗风尚终于要
到来,这就会加速人类制度的自然进程,使希腊人更快地走向腐
化。

880 我们这样就说明了《伊利亚特》的作者荷马要比《奥德
赛》的作者荷马早许多世纪。

905 上文已说明过,荷马以前已有三个诗人时代。首
先是神学诗人们的时代。神学诗人们自己就是些英雄,歌唱着真
实而严峻的神话故事;其次是英雄诗人们的时代,英雄诗人们把这
些神话故事窜改和歪曲了。第三才是荷马时代,荷马接受了
这样经过窜改和歪曲的神话故事。现在对远古历史运用玄学批判
的方法,即对最初各民族自然形成的一些观念进行解释,也可以用
来说明和分辨戏剧诗人们和抒情诗人们的历史,而过去哲学家们
所写的这方面历史都很暧昧而混乱。

诸民族所经历的历史过程

三种政府

925 第一种是神的政府,即希腊人所称呼的神治的(thecra- tic )政府,
在这种政府里人们都相信一切事物都由天神来发号施令。这就是神谕或占卜的时代,
神谕就是我们在历史中所读到的最初的典章制度。

926 第二是英雄的或贵族专政的政府,这也就是用最强者这
个意义来讲的权势者们的政府。在希腊文里它们就叫做赫拉克利族CHeraclids政府,
也就是贵族政府。在希腊早期,赫拉克利族遍布全希腊,后来在斯巴达还保存了一些。
它们也叫做库越特族(Curetes)的政府,希腊人曾发现到库越特族散布 
在塞探尼亚(古意大利),克利特岛和亚细亚, 
所以库越特族也就是罗马人的魁里特族(Quirites),他们是公众议会中武装司祭们。
由于上文已提到的这种人来源于神,生来就有生性高贵的优越性,
所以在他们的政府里一切民政权利都由英雄们这种统治阶层独占住,
而平民们既然被认为来源于野兽,就只准享受生命和自然的自由。

927 第三种就是人道的政府,在这种政府里由于人的特性在
理智性的平等、在法律下面,人人都被看成平等的,因为人人
在他们的城市里都生来就是自由的,这就是一些自由民主城市的
情况,其中全体或大多数人组成城市的公正的武装力量,因此,他
们就是民众自由体制的主宰。在君主独裁政体里情况也是如此,
独裁的君主使全体臣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且把全部武装力
量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他们就可使自己在民政方面居优越地位。

结论

论由天神意旨安排的每种政体都是一种最好的永恒的自然政体

1097 让我们现在以柏拉图来结束本书。柏拉图构思出一个
第四种政体,其中善良诚实的人们都应成为最高的主宰。这种政
体就会是真正的自然的贵族政体。由柏拉图构思出的这种政体是
从诸民族的最初起源时就由天神意旨安排出来的。因为天神意旨
安排了有一些身材巨大、比其他人们都更强壮的人,象一些本性较
强烈的野兽在山峰上浪游,在世界大洪水之后,第一次
碰上雷电的吼声,就会逃到山上一些岩洞里,尽管都是些骄横残酷
的大汉子,却满怀震惊疑惧,俯首听命于一种更高的权力,即他们
所想象的天帝约夫。因为在各种人类制度的这个体系
中,我们想不出天神意旨能用什么其它办法来使这些骄横残酹的
原始人停止在地上大森林中的野兽般的浪游,以便在他们中间创
造出一种人道的文明(民政)制度的体系。

1098 这样形成的政权可以说是一种僧院式的政体,或是一
些孤零零的君主在一位最伟大最善良的主宰治理之下的最高的
政体,这位最高主宰是由他们自己从雷鸣电闪中所得到的信
仰才创造出来的,其中闪耀着天神统治着人类这一真理的光辉。从
此他们就想象到凡是向人类提供各种福利和人类所需要的各种帮
助的事物全都是些神,并且作为神而受到畏惧和敬仰。于是他们一
方面受到可怕的迷信所带来的强有力的节制,一方面又受野兽般
的淫欲的驱遣刺激(这两种力量在这类人身上必然都一样极暴
烈),就感到天威可怕,从而就阻挠他们行使兽欲,不得不把身体方
面的淫欲的冲动控制住(hold in conatus),这样他们
就开始运用人道的自由,这种自由就是控制住淫欲的冲动使它转
向另一方向;因为这种自由既然不是来自起淫欲的肉体方面,就必
然来自人性所特有的心灵。这种新的另一方向所采取的方式就是
凭暴力把生性既羞怯而又不易驾驭的女人们抓住,把她们拖进自
己的岩洞里去,为着和她们进行性交,就把她们留作终生伴侣。这
样,从这种最初的人道的,也就是贞洁的宗教性的配偶,就创建了
正式婚姻制。从此,这类人就有了确凿可凭的父亲和确凿可凭
的母亲养育出来的确凿可凭的子女。这样,这伙人就创建出
一些家族,对他们的子女和妻子施行一种巨人式的家族统治,这是
符合原始野蛮人狂暴特性的。因此,等到后来一些城市或城邦兴
起时,人们才安心敬畏民政权威的统治。上从此天神意
旨就安排好了一种由父主们(在当时情况中实明君主们)施行独裁
的一些确定的家族政体。这些父主们在性别,年龄和品德各方面都
是最高贵的。他们在我们必须称之为自然体制(实即家族体制)之
中就必然形成了最初的自然秩序,即一批虔敬的,贞洁的和强有力
的人们的秧序。他们既然在各自的土地上定居下来了;再不能逃
开到别处去(象过去那样野兽般地到处浪游了),为着保护他们自
己和家族成员们,他们就要杀掉向他们侵袭的野兽。他们既然不
再进行掠夺了,为着供应自己和全家族的生活资料,就得开垦土地
种庄稼。这一切都是为着保存住新生的人类种族。

1099 与此同时,还有很多人散居在平原和山谷中继续保持
着可耻的杂交乱占的情况,这些人仍是不虔敬的(由于不敬畏天
神),不贞洁的(由于进行野兽般的杂交)和邪恶的(由于和自己的
母亲和女儿乱交)。在一段长时期之后,他们由于过着与禽兽为群
的生活,疾病交加,弄得赢弱,走迷了路,孤零零的,由于在可耻的
杂交之中产生了争夺交迁,被一些强暴者无情地追来赶去,终于被
迫跑到家族父主们所设的收容所那里去逃难。这些父主们就接受
他们归自己庇护,接着就通过收容所把自己的家族王国扩张到把
这些家人力或家奴也包括在内。这些父主们就在由于确实具有英
雄品德而自然属于较高贵等级的基础上,使他们的政体得到进一
步的发展。他们的首要的英雄品德是虔敬,因为他们敬畏神明,尽
管由于智力短浅,他们根据各种忧惧,把一神扩充成为多神。
这种多神化过程已由史学家狄奥多罗斯・ 什库路斯(Diodorus Siculus) 
研究和证实了;攸色布斯 (Eusebius)在他的《为福音所作的准备》
上和亚历山大城的圣库理尔(St. Cyril)在《控诉幼里(Julian)大帝》
里都解说得更清楚。 由于父主们具有虔敬的品德,他们也就具有审慎的品德,
遇事求神问卜;他们还具有节欲的品德,
每个人都以贞洁的方式和唯一的在求神问卜的典礼之下正式结成终生伴侣的那个女人交配;
他们同时还有能杀死野兽和开垦土地的强壮气力,以及肯救助弱者和生命遭到危险者的宽宏大量。
这就是库勒斯式的匚英雄政体的自然本性。在这类政体中,
虔敬的明智的贞洁的强有力的宽宏大量的人们能打倒狂暴者,
保卫弱小者,这就标志出他们的民政政府的优点。

1100 但是氏族父主们既已凭宗教和祖先的品德,和通过受
庇护者的劳动而变得强大之后,终于滥用庇护的法律来对受庇护
者进行残酷统治。等副父主们既已背离公道这种自然秩序,他们
的受庇护者就起来向他们造反了。但是人类社会既然没有秩序(这
就是说,没有天神)了,就一刻也站不住,于是天意就引导氏族父
主们自然地走向把他们自己和亲属团结成为一些阶层,来对抗他
们的受庇护者们。为着绥靖这些受庇护者,氏族父主们就在世界中
第一次土地法中向他们的受庇护者们让步,让受庇护者对所耕的
土地拥有凭占领时效的所有权,而自己却仍保持权势者的所有权,
即最高的氏族所有权。因此,最初的各城市就起来反对贵族们的
统治阶层了。原来在自然法状态中按照种,性别,年龄
和品德方面的优越地位来形成的那种自然秩序(natural order)既 
已衰颓了,天意就在城市既已兴起时,创建出民政(或文明)秩序
(civil orders)。这种民政秩序是最接近自然的,即凭人类的高贵
性(因为在那种情况中高贵是以采取卜得神旨,举行正式结婚典礼
来生育子女的方式为凭的),这样就是根据英雄体制,贵族们须统
治平民们(平民们还不许行正式结婚典礼)。现在神权的统治(原
先各氏族都凭天神的占卜权来统治)既已停止了,英雄们就得凭英
雄政府本身的形式来执行统洎。也就是这类政体的基本制度应是
由各英雄阶层保卫着宗教,而且通过这种宗教,使一切民法和制度
都应只属于英雄们。但是等到贵族地位既已变成了运道的赠品(是
否贵族可凭运道好坏),天意就安排了在英雄们中间有一种氏族父
主阶层,由于年龄高,地位也就自然更高贵。在这些父主之中,天
意又安排使那些最活跃强壮的起来作为国王,其职责就在领导和
约束其他父主们,以便抵抗和威胁那些起来向父主们造反的受庇
护者。

1101 但是随着岁月的推移和人类心智的远较巨大的进展,
各族人民中的平民们终于对这种英雄体制的各种权利要求发生了
怀疑,认识到自己和贵族们具有平等的人性,于是就坚持自己也应
参加到城市中各种民政机关里去;到了适当的时机,各族人民自己
都要当家作主了,天意就让先有一段长时期的平民对贵族的英勇
斗争;斗争的目的是要把原由贵族们独占的宗教方面的占卜权推
广到平民方面去,以便达到把原来被认为都依靠占卜权的一切公
私机构都推广到平民们;这样一来,正是对虔敬的关心和对宗教的
依附就把民政最高权移交给人民了。在这方面罗马人民在全世界
中比其他各族人民都先走了一大步。因此,罗马人就变成当时世界
各族人民的主子。这样一来,随着原来自然秩序日渐合并到各种民
政秩序里去,民众政体就产生出来了。在这类民众政体里一切
须归结为抽签或平衡,就难免偶然或命运的统治。天章为着避免
这种毛病,于是就安排了凭户口籍法来权衡一个人是否适宜于当
官。因此,是勤奋者而不是懒怠者,是宽宏大量者而不是心胸软弱
者,总之,不是具有某些品德或貌似具有品德的富人,也不是有许多
丑行的穷人,才被认为最适宜于当官执政。在这类民众政体里,同
有公道愿望的各族人民全体就会制定出公正的法律,其所以公正,
正因为这种法律对一切人都好。亚里士多德很神明地替这种法律下定义说,
它表现出不带情欲的意志。这种意志就会是能
控制自己情欲的那种英雄的意志。上述这些政体就产生了
哲学。就凭这些政体形态本身,来启发哲学去形成上述那
种英雄。为此哲学就要关心真理。这一切都是天意安排
的,其目的在于显出品德的行为既然不再象从前那样由宗教情绪
来推动,哲学就应使人从理念上认识各种品德,凭对品德理念的反
思,使就连没有品德的人们也会对他们的丑行感到羞耻。只有这
样,倾向于做坏事的人们才被迫去尽他们于理应尽的义务。天意
还让各派哲学产生出雄辩术,而且凭推行这类好法律的民众政
体本身的形态就足以使人热心寻求公道,而且凭品德的这些理念
来鼓舞人民去制定良好的法律。我们坚决认为这种修辞术极盛于
罗马西庇阿大帝时代,当时民政智慧和军事英勇很好地结合在一
起,使罗马在迦太基的废墟上建立起当时的世界帝国,这就必然要
产生一种既雄健而又审慎的修辞术。

1102 但是随着民众政体的腐化,各派哲学也腐化了。它们
落到怀疑主义里去了,渊博的愚夫们落到诽谤真理了。从此就兴
起一种虚伪的修辞术,对是非两面的意见可以随便时而拥护这一
方面,时而又拥护对立的一方面。这就是修辞学的滥用,例如罗马
的平民派的护民宜们就这样滥用修辞术。当时公民们不再满足于
用财产作为官的阶梯,就把修辞术当作获得政权的工具。于是就
象狂暴的南风掀动了大海,这些公民们也在他们的政体里掀起了
频繁的内战,导致纲纪的完全废弛。这样他们就使政体由完全自
由堕落到无政府状态下的完全暴政或自由人民的毫无约束的自
由,这就是最坏的一种暴政。

1103 对这种大病,天意按照下列几种人类民政制度变迁的
次第来医治,不外在下列三种医方中采取一种:

1104 (1) 首先天意安排了在这些民族中出现一位象奥古斯
都大帝那样的人,把自己定为一位独裁君主,凭武力把全部制度和
法律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些制度和法律尽管本来都是来自自由,
现在已无法把它们加以节制和约束在适当的范围之内了。另一方
面天意还安排好,使君主独裁这种政体形态本身能把尽管拥有无
限主权的独裁君主的意志约束在自然秩序之内,能使各族人民对
他们的宗教和自然的自由感到心满意足,因为如果没有各
族人民的心满意足,君主独裁政体终不能经久,也不能稳定。 

1105 (2) 如果天意在国内找不到这样补救方法,它就在国
外去找。因为各族人民既已腐化到自然而然地成为自己的各种亳
无约束的情欲的最下贱的奴隶了(例如爱铺张浪费,妖冶,贪婪,妒
忌,骄横和爱虚荣之类),总是追求淫逸生活的乐趣,又返回到最下
贱的奴隶们所特有的一切丑行(又变成了说谎者,诈骗者,搬弄是
非者,盗贼,胆小鬼和冒充者),这时天意就注定了这种人就应按照
来自各民族的部落自然法,沦为奴隶,受制于比他们较优秀的民
族。这些较优秀的民族既已凭武力征服了他们,就把他们放在所
管辖的各行省(provinces)里去保存下来。这种显示出自然秩序的 
两道大光辉,第一是:凡是不能统治自己的人就得由能统治他们的
人去统治;其次是:世界总是由自然最适宜的人们来统治的。

1106 (3 )但是如果各族人民在上述那种极端严重的民政大
病中腐化下去,既不能协议在国内找一位独栽君主,又没有受到国
外的征服,由较优秀的民族把他们保存住,那么,天意对他们的这
种极端的重病,手上也有一种极端的拯救医方可用。因为这类民
族,象那么多的野兽一样堕落到一种习俗里,人人都只想到个人的
私方利益,达到极端软弱,或较好一点,达到极端骄横,他们就象一
群野兽一样,稍有不快意时就耸起鬃毛,勃然大怒,拳打脚踢起来。
这样,不管他们的许多肉体挤来挤去,冲来冲去,他们都象一群野
兽一样,在意志和精神方面都极端孤寂地生活着,任何两个人都不
能达成协议,因为每个人都只服从自己的快感或反复无常的幻想
—— 由于这一切,天意就注定了他们通过固执的派系斗争和拼命
内战,把他们的城市变成森林,又把森林变成人的兽穴和兽窝。这
样,通过长期的野蛮生活,后来使他们变成野兽的那种邪恶心眼所
产生的那些刁钻古怪的想法,就生镌腐烂掉了。原始人是曾被感觉
功能的野蛮性作弄成的一些无人道的野兽,而现在这批野蛮人却
被反思功能的野蛮性作弄成为一批更无人道的野兽了。因为
原始人还显出一种宽宏大量的野蛮习性,人们对这种野蛮习性还
可以自卫,逃脱或保持警戒,而现在这批野兽却具有一种卑鄙的呼
蛮习性,在甜言蜜语乃至拥抱的掩护下,图谋侵害朋友乃至至亲骨
肉的生命和财产。因此,达到了存心害人这种程度的野蛮人在受到
天意的最后拯救医方中就变得耳昏目眩,真正野兽化了,不再感觉
到各种舒适,精美食物,乐趣和壮丽排场了,只感觉到生活的绝对
必需品了。不过有少数人在还有丰富的生活必需品的情况下可以
幸存,他们又自然地变成了可以过社会生活,就回到原始人世界的
那莉朴素生活,又变成信宗教,真诚而忠实了。这样,天意就把虔
敬,信仰和真理带回到这批人中间,而虔敬,信仰和真理这三项正
是公道的基础,也是天神的永恒秩序中,一切仁慈和优美事物的自
然基础。

1108 独裁君主们存心要巩固自己的地位,于是用各种淫逸的坏风气来腐化臣民,
而结果却把人民送交较强民族手里去忍受奴役。这些民族存心要瓦解自己,
而他们之中的幸存者却逃到荒野里去求安全,在那荒野里他加
象不死的凤鸟,死了又活过来了。造成这一切情况的都是
心智,因为人们是凭理智来做出这一切的;是心智而不是命运,因
为他们这样做是经过选择的;也不是偶然机会,因为他们经常这样
做的结果也永远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