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 Duxiu - Wikipedia

从第九卷开始,一卷下来全都是列宁,马克思,苏联传记,左右派。

已经完全成为了政治宣传工具,遗憾的是没有看到有关江西人民的生活情况。

为什么《新青年》在1921年后慢慢变味了呢?

猜想1 :因为参与了政治

1920年末胡适提出《新青年》应“声明不谈政治”,遭到了陈独秀、李大钊、鲁迅等人的反对。

第8卷第1号(1920年9月1日)起,成为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公开出版的机关刊物,北京编辑部被取消。

改由新青年社发表。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新青年》成为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刊物。


猜想2:陈独秀,高一涵,胡适离开《新青年》

这三个在《新青年》最有文采的人不在《新青年》干了,后面的文章

只要会抄列宁,马克思的书就可以发表。

陈独秀和高一涵这两个人从文字和人物举证中看出有着共同思想。

陈独秀与共产党想法不合。胡适不想参与政治。

新青年最终在陈独秀1927年离开中央散伙。

看了一遍陈独秀的人生,谈政治的后果就是坐牢。

坐完北洋军阀的牢,再坐共产党的牢,再坐国民党的牢,从40岁坐到58岁,太惨了。


猜想3:1921年7月31号中国共产党的成立

1919年4月,由于反动当局压迫,陈独秀被迫离开北大。同年6月,

因发《北京市民宣言》传单被捕,同年9月获释。他需要一个政治靠山。

1921年被中国共产党授予中央局书记,共产党的思想就是马克思和列宁。

第九卷(1921.10.5-1922-7.1)

近代文明底下的一种怪现象-周佛海

   是为什么世界越文明,生活程度就越高呢?详说起来,就是为什么科学
越发达,机器越发明,生产越容易,富力越充足,而生活反越难维持呢?据理
论说,机器越精良,生产越容易,生活难的程度,就应该随着低下,而实际都
不是这样。物质文明越发达的地方,物价就越是昂贵,因为生活的费用也就越
要得多。现在就以我们中国来比喻。在上海,汉口等西方文明稍发达的地方,
一样东西,例如猪肉、米等的价钱要一元的,在内地,在原始时代的状态,没
有和西方文明接触过的内地只要两三百钱一月最低生活的标准,在上海等所谓
文明都会要五六元的,在内地只要三四千。拿这个状态,我们就可推想物质文
明越发达,生活困难的程度就越高了。生产越容易,富力越充足,而一般人反
困于生活难:这不是一种怪现象吗?

   生活困难的原因,我想不外三种: (1)物质缺乏; (2 )物价昂贵;(3 )
无业的人多。但是这三种原因,在现代物质文明底下,都应该免掉的呀!先就
物资缺乏一项而论物资缺乏的原因,就因为生产力太小,不能和需要相调节
例如每日社会所需要的布是百匹,而社会的生产力,每日只能出八十匹,那
么,布就要缺乏二十匹了。因为有了这个二十的缺乏,其余八十匹的价钱就要
增加。价钱一增加,那么,每日只有一定的收入的人,就不免困难;就是收入
很充足,可以以贵价而买布的人,因为有这二十匹的缺乏,也感着困难了。但
是以现在这样的生产力,照理论上说,决不致生出这种现象呀!大规模的机器
生产;生产力不能说不大;生产力一大,所生产的生产物就决不至于不充足。
例如在手工业时代,以十个人十天的劳动,才能生产出五匹布;若以现在的生
产力,则十个人十天的劳动,简直可以产出几百个,甚至于几千个五匹。那
么,哪里还有不能供给需要的道理呢?所以照理论说,在现在这样生产力底
下,应该决没有物质缺乏的事,因此生活困难,也应该不至于因此而生。

   资本家的生产,并不是为消费而行的,乃是为交换而行的,换一句话说,
就是为赚钱而行的。所以他们生产的时候,不问社会直接需要的是什么,只问
什么货物在市场上价值最好。于是估量什么货物的价值最好,就来专门生产这
种货物,想去多赚几个钱。这就叫做投机(SpeElation)。但是资本家谁不知道投机?
你看这个物价好,来生产这种物;我看见这个物价好,也来生产这个
物;他也同样的来生产这个物。那么,举社会上一切生产机关都来生产一样的
东西,别的需要的东西就不管了。大家都来生产一样的东西,当然所生产的,
要超过所需要的。于是就生出生产过剩的现象。资本家的资本都拿出来生产
了,而所生产的东西又卖不动,于是活的资本,变成没有人要的死的货物了,
这就叫恐慌。恐慌固然是生产过剩的结果,在另一方面又同他生出物资缺乏的
现象。因为大家都来生产一样的东西,别的就没有人来生产,或只有少数人来
生产了。所以别的东西的生产,就要不能满足需要,而生物资缺乏的现象。这
些东西既然缺乏,他们的价钱一定就要昂贵。所以物资缺乏,物价昂贵,都当
做恐慌的结果生出了。在另一方面,又由生产过剩,生出失业的人。因为资本
家都把资本拿来生产货物,而这些货物因为过多又没有地方去卖,资本家的资
本,就变成货物,不能拿来运用了。』也的结果就是倒闭工厂。工厂一倒闭,在
工厂内作工的劳动者就也随着失了业了。他们以一天的劳动,只能勉强过活一
天,断没剩余可蓄积的。以一个钱的蓄积都没有的劳动者,一旦失了业已是不
得了的事,又加以恐慌的结果,物价更为昂贵,他们除掉饿死,还有什么法
子?这又何怪乎生活难的呼声,一天一天的悲惨起来?所以只就恐慌一项而
言,已可以证明现代文明底下的这种怪现象,乃是资本制度产生出来的了。再
进而就是资本家和劳动者的关系,以证明这种怪现象是资本制度产生的。

随感录-陈独秀

反抗舆论的勇气

   舆论就是群众心理底表现,群众心理是肓目的,所以舆论也是盲目的。古
今来这种肓目的舆论,合理的固然成就过事功,不合理的也造过许多罪恶。反
抗舆论比造成舆论更重要而却更难。投合群众心理或激起群众恐慌的几句话往
往可以造成力量强大的舆论,至于公然反抗舆论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然而
社会底进步或救出社会底危险,都需要有大胆反抗舆论的人,因为肓目的舆论
大半是不合理的。此时中国底社会里正缺乏有公然大胆反抗舆论的勇气之人!

湖南煤矿水工惨状-吴 桢

    湖南衡永郴桂一带,矿产丰富,尤多白煤,开采者积资不厚,恒循用土
法。予于民国二年,在未阳县境,地名石嘴,购一矿区,亦用土法开采,大凡
煤矿工人,可分煤工与水工二种。煤工论工索资,不受束缚,理尚公允,只桂
阳县煤工,拖煤出窿口过秤,秤杆高悬,煤之斤数,由秤手妄报,挂号者坐位
甚高,登记之数,矿工不能仰见,迨工人一日工作完了,领取工资,则与原
数相差甚远;煤工拖煤出窿—— 要皆自能估计,明知有意克扣,因各矿一例于
此,无可奈何耳。以上不过煤工所受蒙蔽苦情,至于水工所受之痛苦,敢谓全
世界中惨无人道之事,未有胜于此者。抽水之法,用中尺八尺或一丈长量竹
简,中空其节,蔑片一条,前端穿扎牛皮一片,塞人筒中,蔑片后端,接一横
木,两手把握,上下抽送,正如儿童汲水玩具相似,以之连续安置窿内,水工
一人,坐横架木板,抽上之水,注入身下承水木箱中,上层水工,再将箱中
水抽上,逐节抽出窿口,流入山涧。予一日进窿察看,窿内不能燃灯,黑暗闭
结,呼吸顿促,滴水浸肤,寒如冰雪,耳中惟听铁钳夹击之声,铮铮不息;以
干电灯照之,见水工俯首屈腰,用力甚苦,而抽出之水,不盈一斗,其状固极
狼狈,且现惶恐之象,意必见矿主入窿,不敢疏忽,惧遭诃责耳。方奖慰之,
其无庸骇怕,工头数辈,遮挽前行C 后出窿口,工头谓与彼辈接谈,有失身
分,始知遮行之由。水工替代时间,以线香二枝燃尽为期,约在二小时以上之
久。窿中空气既凝滞,土法以风箱扇风入窿。箱之制法,如农人扇米风车同
式,风力甚微,十余丈由,失其功效。所开风窿,又非从窿底分枝开出,亦无
效用。拖煤工人,时入时出,不甚闷苦。挖煤工人,藉人手扇,得以换息。惟
水工两脚浸溃水中,足部溃烂者十居八九,气息奄奄,似全失其知觉,而其
栗栗危惧之状,乃在所闻铮铮之声,盖持铁钳者,名为管车,专事修理抽筒牛
皮,兼负监督水工工作之责,水工两足破烂,大抵均被管车以铁钳夹破所致。
若遇初当水工,体力健强,不受管车打辱,起身反抗,管车一人不敌,一声
呼啸,窿口管车,约十人以上,闻声齐集,互相攒殴,或竟有殴毙,将窿中衬
木,拨开数梗,藏尸于内,无从寻觅,此语亦煤厂工头告予,谅非虚妄。迨
线香燃尽,换班之时,水厂工头,派其伙伴,各持刀棍,沿途守卫,预防水工
乘机逃窜。此辈曾习武技,皆能力敌数人,性极残酷,接替水工,先由水厂挨
次而出,走进窿口,一丝不挂,瘦骨磷磷,有一足如故,一足被夹浮肿者;有
两足全烂,脓血交流者一步一颠,气急色变,不忍属目,守卫之人,更以竹枝
鞭驱,两脚烂者,匍伏蛇行。考其所以充此苦役,有二种缘因: (一)犯盗窃
案,亡命无所,藉此为逋逃薮; (二 )水工与矿山立契约,担认招工时,即于
矿山附近,搭厂设赌,凡矿兴工,多在冬季,农人闲无所事,偶一不慎,溷迹
其间,未有不受欺骗。及至金尽负逋,工头将衫裤尽行褫留,迫使充役,以后
纵能作工抵偿,而身已失其自由,非待矿山停办,不能脱其牢笼,别寻他业。
二十余年前,矿山兴工,水厂工头,仓卒难足人数,遂分派同伙,四伏山谷
僻径,见单身过客,或少数行人,猝起击伤,税绑以归,勒令充数,名 为 “扎
估”,凡不幸被捕者,虑其出后告发,大都难望生还。有欧阳霖者,桂阳士
子,下南闱应试,路过耒阳,攒程夜行,被捕充役,体弱不支,悲感涕泣,适
值同里某在矿作拖煤工人,半夜将其掩藏煤篓中,上覆煤屑,拖出过秤,倾置
煤堆,给以衫裤,得以逃脱;后中举返里,将煤矿种种黑暗不德行为,控诉耒
阳县署,复得学差言之巡抚,饬县严办,耒阳县出全班捕差,孥获工头,裹以
牛皮,积柴焚化,盖此工头孔武有力,党羽甚众,被捕进城时,党徒百余人,
追至县城北门,欲图劫夺,幸捕差由西门押入,县令即置于法。经此一惩,水
厂工头,凶焰稍杀“扎估”之举,遂不复闻。由水厂至窿口,防范水工逃逸之
栅栏,亦撤废,以后每一年中,欧阳霖必到邻近数县,所开煤矿,巡阅二次,
水工一见,欢呼雷动,罗拜于地,予于三年前犹及见之。水工住厂四围筑以土
墙,上盖茅茨,仅辟一门,地铺稻草,无棹椅枕褥,中挖一沟,炙煤御寒,工
人各备瓦罐数事,藉沟水治餐,厕所在工头住厂之侧。水工如厕,须穿工头厂
而过,厂外逻守者,日夜不息,工头所豢之犬,入夜纵放四野,见有人影,应
声群吠,欲图夜遁,亦无良机;况脚肿烂,乏药医治,更不能高攀远涉也。工
头每日置板数方于地,开赌聚众,从中渔利,工人博负者,由工头扣还赢家,
胜者尽其所有,沽酒市肉,以解愁闷;是以矿山停办,依然两手空空,不能回
家,流落行乞;待年冬矿山兴工,又复作此苦役,虽年少体壮,展转三五年,
即委身沟壑矣。矿山米肉二项,向归矿主专卖,米多陈糙,肉皆疫死或生猪瘦
猪,其价照市价昂过半倍,由二头领买,再转卖于工人,督如肉一斤市价三百
文,矿主以四百五十文卖与工头,而工头卖与工人,则涨至七百八百,随意而
定。予办矿山,照原价发卖,后有人言,工头剥蚀如故,工人未蒙其惠。若宜
接卖与工人,工头不负扣还欠账之责,亦非办法,只得付之一叹而已。水工既
除赌博,别无消遣,惟有藉草横卧,据闻躲体相陈,多有兽行,事虽暖昧,要
亦人身不幸,陷此黑暗地狱,人格既伤,知识复无,望其知耻自爱,不亦太不
恕乎。煤工对于水工,亦皆心存贱视,不以同类相引,呼之曰“水蛙”, 真所
谓五十步笑百步也。凡煤矿山均设一花娘娘神位,朝夕供奉,毋敢亵渎,询之
老板,据云系狐狸精成神,矿务危险,全仗佑护,乍听似觉可笑,乃其中别有
作用,如矿工违犯规条,罚跪神前,由老板手握竹枝鞭戒,神明在上,不敢反
抗,若易地而惩,或以掌批颊,即动公愤。至于水工则不然,不论何地,不拘
何器,皆得从事挝捶,大有格杀勿论之概。有一日夜天黑无月,予止宿山厂,
陡闻水厂有呼救声,极其,惨惨,出厂探问,知有受别矿水厂工头之命,来此伪
作卖烟,运动水工逃往别矿作工,名为“放排”,遇初当水工,脚未破烂者,
予以银元二枚,旧裤一条,已逃走十余人,为犬吠所警,追赶捕回三人,倒悬
梁上,捣以铁杵,水工二人,已不能声,放排者打折一臂,哀号乞命,予使人
解放之,即此一端,其它可想而知矣。

随感录

说实话-张崧年

    人生最要的一事是敢于“承认事实”:黑的认为黑,白的认为白,不以白
之有利于己而认不白为白,不以黑之有害于人而认白为黑;因为白有利于己,
遂愿意凡色都白,因为黑有害于己,凡遇黑的便讳而不言—— 这种心思,更要
敢于自认。科学方法的精神在是,理性(戴东原说,理是情之不爽失的。协于
天地之德的欲即理之正的,吾所谓理性差不多如此)之胜利在是,通俗言之,
不过敢“说实话”而已。科学并非能战胜自然,只是认识自然,随顺自然,至
多也不过利用自然。再换句话,就是能说实话而已。

    本来,真理不过是实话之文雅的名称。可惜人们,故意或无意,自觉或不
自觉,意识的或无意识的,总多少是说谎者。人心中很普通的一种现象,傅洛
德心理学中所谓“合理化”的,便是撒谎的一种。

社会-张崧年

    社会是什么?社会在哪里?找不出上帝,不能使吾信上帝。指不出社会,
不能使吾从社会。

吾知许多人虽不能晓得社会是什么,却晓得社会的代表者。
社会的代表者是什么?在上者,现在占优势有权力者。
现在在上者占优势有权力者是什么?资本家、官僚、皇帝、孔子、释迦
牟尼、耶稣、男子,比较抽象的:习惯、风俗、从古传来的制度、先民遗留的
思想、法律、禁 (入 国 问 “禁”之 “禁” )、私有制度、婚嫁制度、国 [吾
信国是一种制度,但新有社会学者说国是一种结社,
如寇尔(Cole)、马克威 (Maciver )等。、爱国心、国旗崇拜、
崇拜生殖器、上帝……在现在服从社 会,能外乎服从这些东西么?

性之生理学-高钻

    我们从前的人没有知识和科学的研究,他们晓得男女性的止境,就到交
接停了。交接以后,怎样成一个完全生物,是没有一人解决出来。在我们中
国,更是除了些神秘荒唐的话,可以说是上下五千年,没有一人晓得,并没有
人想去解决。这解决还是欧洲人。但是我们不要说他是神圣万能,这个解决曙
光,并不很早,看我前面所举细胞,女性细胞,男性细胞发现的年代,可以晓
得,这胎生学还在其后,真正闹清楚一点的,也不过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罢
了。我们追溯一溯,生物的元祖,亚里士多德,他曾晓得蜜蜂有处女生殖(Virgin bisth )
(就是单性生殖,和蜜蜂的事实,前文叙过了),这个到后来Munich, 
Siebold才重新发见的,也可以算他知识之源是早了。却是亚氏以后,
就中止了, 耶教兴,说什么清净受胎,说什么亚当夏娃,把生殖两个字加一层密密的神秘
面网,男女性,和一切生物的进化现象,都被他一网打尽,还要专横,破人家
的门,取人家的命,科学家受害的很多,是科学史上不忘的大记录。我不用特
别细说在这里,科学到耶教势力倒后才复生。这生物学、胎生学也是如此。我
们下个断论在这处,就是神秘不倒真理永不明。我们现在遇着了一流人他还在
那里两仪定太极,乾坤阴阳,河图洛书乱唱的人,我们不能不加攻击倒毁,这
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对国,对社会,对人家,对我们自己应尽的义务!

   我们要晓得无知和迷信(Ignorence and superstition ) 是我们人的大敌°因为
从前人无知,所以唱得出“乾坤阴阳”的怪话;因为他们迷信,所以把怪话当
定律,硬派女子做半人半物,说是天理;因为从前的人无知,所以相信“人为
万物之灵”,想脱出生物界,要女子不嫁,说是贞节,这就是“异于禽兽” 一
句话的结果。两样并起来造成天经地义,造成一切恶俗之辩护语(恶俗由来不
是从这些话直接成功的,这些话做解释,说当然,做护符就是了)。我们记得达
尔文的种源论上不敢说人,到一八七一年才敢补出一书叫《人类由来》 (《种
源论》是一八五九年出版的)才晓得无知和迷信的伟力真大。

衙前(在浙江省萧山县)农民协会宣言

    农民在中国历史上是被尊敬的人民,可惜精神上的尊敬,被第三阶级资本
主义的毒水淹死了。

    农民出了养活全中国人最大多数的气力,所有一切政费、兵费、教育费,
以及社会上种种正当和不正当的消费,十有八九靠农民底血汗作源泉,而这许
多血汗所换来的,只是贫贱、困顿、呆笨、苦痛。积了许多人的贫贱、困顿、
呆笨、苦痛,才造成田主地主做官经商聪明的威福。

    我们农民,从小没有受教育的机会,长大时做了田主地主不用负担维持生
存条件的牛马奴隶,老来收不回自己从来所努力的一米半谷来维持生活。人生
少、壮、老三个时代这样过度,这还好算是人的生活么?

    我们终不忘记世界上农作生产事业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要忘记世界上的
土地是应该归农民使用。我们不要忘记土地该归农民所组织的团体保管分配。

    从来无产阶级的体力被有产阶级夺了去替他们生产,这是大众所知道的。
一般无产阶级究竞断不得种,这是有产阶级的公意。有产阶级不能离开无产阶
级而生存,又不愿无产阶级得到支配经济的知识,所以用极秘密极严酷的经济
制度压迫着无产阶级的儿童,使值们永远得不到受教育的机会。要不然,便是
施一种为有产阶级作爪牙的教育。

    因此,儿童的精神,一部分被有产阶级夺去,一部分被困在压迫底下的穷
家庭夺去,一部分又被替有产阶级训练爪牙的教师们夺去。一方面显出有产阶
级自己儿童的天才,一方面还似乎有遗憾似的说“穷人的儿女到的呆茱” 。

中国古代文学上的社会心理-朱希祖

    大凡一个社会,从表面上看来,种种组织,小若家庭大若国家,东洋西
洋,各各不同。他的不同的原由,皆根于社会心理的各异。但看他表面上的不
同,不细察他里面的心理,这样观察,总觉浮薄;要想改革社会,一定是药不
对症!但是这些心理,历史上有许多看不出来,倒是文学上表现得最是明显。

    大凡一个人心理,最怕的就是死。偏偏天生成的不吃饭不穿衣不住房子,
都是要死的;所以人生一世,都是为着这个问题,忙得不了,家庭国家,都是
由这种问题生出来的。这是古今中外的人普通的心理。人最怕的就是死,偏偏
天生成的到底终不免于死,于是对于死后的问题,各种人心理就不同了。

     生人所最怕是死,得衣食住则生,不得则死;有钱则得衣食住,没有就不
能得。所以钱是最宝贝的,衣食住是最要紧的。死了之后,以为还是和活人一
样,必须要钱,必须要衣食住。其实就使死了之后和活人一样,钱和衣食住,
也会能自己供给的。人不需鬼供给,鬼也不需人供给。然而古人的心理,不是
这样,以为人死了之后,一定要子孙供给, 《左传》说 “若敖氏之鬼,不其馁
尔”。孟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O 就是说没有于孙,祖宗的祭祀,无人
供给,必致鬼要饿死的。所以古人的心理,最怕的就是没有子孙,单传独子,
难保不中途夭折,断绝子孙,于是乎生出一种多子的主义, 《蠡斯》颂子孙众
多.竟要如疆一般,《思齐》颂大姒“则百斯男”, 《楚茨》 “神嗜饮食,使
君寿考……子子孙孙,勿替引之c ”这种心理,岂不明显吗?

   古代文学上社会的心理,略已讲了。这种连带而生的心理,遗传到现在,
都还示改,影响于风俗如何?请再略为讲演。

(一 ) 保存尸骸的弊 种种葬事,由此而生,家有坟地,百千年后,遍地皆
坟墓,影响于生产不浅。火葬不行,人人须有一棺,例如四万万人,须四万万
棺,材木不给,家宅大受影响。南方人迷信风水,停棺不葬,酝酿瘟疫,有害
生人。解剖不行,医术不能进步。前清外国传教者,多兼营医院,旦多解剖实
验。于是挖眼剖心支解人体的恐慌,往往酿成教案。前清一代与外国种种战
争,丧师失地,赔款糜财,自鸦片战争以至于拳匪之役,没有一件不与教案相
关,近来山东胶州问题,亦因杀两教士而起,推其缘由,皆由迷信尸骸为灵魂
归宿之说而起。


(二 ) 多子主义的弊 因为要多子孙,多妻轻女,已大伤人道,酿成不平之
社会。况且因为要多子,势必早婚。早婚之害,男女未成熟生子,体格不强,
人种积弱,在世界不能占优胜地位。男女早婚,学业未成,已有家室之累,一
有家室,大都不肯远离乡井。于是为家长的既须养妻,又须养子妇,又须养孙
子,终身经营家计,置国家公共事业于不顾。做儿孙的,依赖家产为生,成为
无用之物;家长物故,大都坐吃山空,流为无赖;盗贼之风,欺诈之事,种种
发生。既因早婚,故望子亦早婚,因此更以早抱孙子为乐。故吾国多大家庭,
家家以人丁兴旺为祥,故国家人口竟至四万万,成为人口问题。因为人口愈
多,生计愈困难,卫生不讲,学术不进,大多成为贫弱分子,不但无益国家,
而且反为有害°

(三)重男轻女之弊 我国四万万人口,半为女子,此一半女子,于法律上
既不能与男子平等,无财产权,无学业权,为男子之附属品。在男子一方面,
实也受累一生,多因此不能成功事业。而女子一方,更加受苦,种种弊病,讲
不胜讲,现在的世界,非人有自立自养的资格,几乎不能生存于世,再不解
放,实在危险得很!

结群性与奴隶性-英国戈尔敦著-周建人译

    我约有一百只驯养的牛,以供挽车、负荷以及骑坐之用。我的探检旅行,
几乎全坐在牛背上,其余的牛跟在旁边,或者随同劳作,或随同闲步;又有些
不全驯的牛,则作为一个行走的庖厨。到夜间,不及设立栅栏来关住他们时,
我便睡在他们的队伍中间,察看他们怎样愿意的利用这炬火与人的接近,是很
有趣味的。他们知道现在有了对于肉食兽的防护了,这些猛兽的叫声,时远时
近,不断的打破这寂静。研究这些特别牛类的性质的机会,在我并不虚度。我
很有闲暇工夫来思索这种性质,而且这种动物的性习,也很能够引动我的好奇
心。我知道他们的性习愈深,便愈觉他们的心理复杂而有研究的价值。

   但我现在所说者,只是他们的盲目的结群性,这种结群性与平常所谓社
会的欲望,显然不同。在这牛类中,并无这种交际欲望;所以他们并不彼此相
亲,只有轻蔑憎恶的表情尤多于宽恕与亲爱。群居本可以去无聊,但他们并不
觉得无聊,因为他们惯吃粗食与反刍的习性,使他们成为鲁钝了。群居本可使
生活更充满而且更有变化,但他们并不如猴类一般爱群,因为他们身在群中,
而仍然各自分离,猴类则有聚众游戏、攀援、战斗、相爱以及吱吱的谈论。但
牛类虽然对于同类不甚有感情与兴趣,却不能暂时离群。倘用计略或强力将其
分离,他便显出精神上的十分苦恼;他定必竭了全力要回到群中去;倘得归
去,他便突入牛群的中心,将密群的慰藉,来浴他的全身。牛类的这因为分离
而生恐怖的性质,便是牧人的得到便利处,他仅可以安然休息在阴暗或浓雾中
间,只要有时一瞥见有一只牛在那里,便知是全群俱安的 。

    服从自有其传奇的一方面,在奴隶献身的去报答主人最微的心愿最小的快慰,
在忠顺臣民的报答其君主;但这种献身的行为,不能称为合理的自己牺
牲,这不过是对于人所应负的义务—— 各人应该善用他的判断,各应依了自己
以为最好的而行的义务—— 的弃绝罢了。托权威是儿童与弱女子以及病人衰
弱者的一种特质,但在昌盛而果决的社会里正在五十上下的中年的人民中间,
是不适宜的了。生在自由的国土的人,觉得父权统治的空气非常压迫。在各人
都有公负责的观念,并且知道一切的成功都凭着自己正确的判断下努力的时
候,充实而诚实的政治的与个人的生活自然实现。但在专制之下,这种生活
不可得,却有两种东西作为替代,便是等候主人指挥的懒惰的依赖性,与那败
坏道德的信念,以为得个人的进益的最好的方法是由于请求与恩惠。

随感录

难道这也是听天由命的教义吗?-佛海

    中国人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以为凡事不要自己努力,而可委诸天命,
一件事成功,不说是努力底结果,而说是命该如此,或运气到了。一件事失败,
不说是努力未到,而说是命中该劫,或运气未来,所以常有人以为命里该穷,
运气未到,就做死也是穷的;命里该富,运气一到就是不做也可发财,这种心
理,也可以把中国人底惰性表现到十分了。

    他们以为马克思说经济的条件未具备时,就是要实现社会主义也是不行
的;经济的条件一具备,就坐着不动,社会主义也是自然要出现的,于是以为
就前者的场合,不宜去努力,因为即努力而一定没有效果;就后者的场合,不
必去努力,因为即不努力也可以坐收成效。总而言之,他们以为无论何时,都
不要努力,这不和以为财运未到,就做也是穷,财运一到,不做也会富,所以
索性都不做的是一样吗?

    朋友们!唯物史观不是叫你们听天由命的,不是叫你们不要努力的!

    经济的条件未具备时,不是不容人底努力的,人底努力,可以促自然的
进化,经济的条件既具备时,不是不须人底努力的,新社会组织,不能从空降
下,若说前句话不对,何以产业未发达的俄国,竟先成功社会革命。若说后句
话不对,何以产业发达到极点的英、美,还在资本制度底下讨生活?这是两个
活泼泼的实证,你们要睁起眼睛看一看!

随感录

切实试行! ! !-赤

    吾们今以为不但学,思相依;学,思,行也相待;三者缺一,余不立。吾
们看学,思,行,如同相对论者论空,时,物,相联同存,相离同与我无与,
同与世无与。凡吾们所实见,都是三者联着出现。

不诚无物,不行也无物。
一个思想,一个学说,不体验,怎能知真妄?
一个主张,一个方法,不行,怎能知其可行不可行?
凡是思想,学说,主张,方法,都要起于事实,更要归于事实。

第十卷(1923.6.15-1924.12.20)

《科学与人生观》-陈独秀

   社会科学中最主要的是经济学,社会学,历史学,心理学,
哲学(这里所指是实验主义的及唯物史观的人生哲学, 
不是指本体论宇宙论的玄学,即所谓形而上的哲学)。这些
社会科学,不用说和那些自然科学都还在幼稚时代,然即是幼稚,已经有许多
不可否认的成绩,若因为还幼稚便不要他,我们不必这样蠢。自然科学已经说
明了自然界许多现象,这是我们不能否认的,社会科学已经说明了人类社会许
多现象,这也是我们不能否认的。自然界及社会都有他的实际现象;科学家说
明得对,他原来是那样;科学家说明得不对,他仍旧是那样;玄学家无论如何
胡想乱说,他仍旧是那样;他的实际现象是死板板的,不是随着你们唯物论唯
心论改变的;哥白尼以前,地球原来在那里绕日而行,孟轲以后,渐渐变成了
无君的世界;科学的说明能和这死板板的实际一一符合,才是最后的成功;我
们所以相信科学(无论自然科学或社会科学),也就是因为“科学家之最大目
的,曰挨除人意之作用,而一切现象化之为客观的,因而可以推算,可以穷其
因果之相生” (张君砌语),必如此而后可以根据实际寻求实际,而后可以说
明自然界及人类社会死板板的实际,和玄学家的胡想乱说不同。

辩证法与逻辑-蒲列哈诺夫(Plekhanoff )著-郑超麟译

    推理有三个根本律: (一)同一律, (二 )矛盾律, (三 )不容间位律
同一律说:甲是甲或甲一甲。矛盾律—— 甲不是甲一不过是第一律底否定形
式罢了。按照不容间位律,凡二个互相冲突的矛盾判断,不能二个都是错误,
甲是乙或是非乙:这二个判断中,一个是对的,必然可以断定他个是错误,反
之亦然;这里没有折中的判断,也不能够有折中的判断。

第十一卷(1925.4.22-1926.7.25)

孙中山与中国革命运动-瞿秋白

    孙中山时代的中国,是屈服于满洲贵族北洋军阀统治之下的中国,同时,
亦就是受英、法、俄、日等资本国家侵略的中国。从一八六六到一九二五(从清
同治丙寅到民国乙丑),六十年中的中国历史就是帝国主义的侵略远东史;在这
六十年中,中国的经济,因受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外货的输入,原料的吸收,
外债的增加,赔款的勒索,路矿实业权利的攫取,领土租界港口的割让—— 不知
道经过多少变更,六十年前的中国与六十年后的中国,在经济上简直是完全两样
的国家。社会里的阶级关系也因此经过巨大的变更—— 士大夫的“世家”已经完
全消灭;买办阶级已经大半变成所谓“中国”的体面商人;小农民、小商人、小
手工业者之中,已经一部分变成现代的无产阶级。中国国际关系上的变更,日日
促进中国社会里的阶级分化;统治者压迫者已经掉换了好几十次;各帝国主义者
对远东侵略的形势转变了种种花样—— 可是有一件事是至今还没有改换的:便是
中国民族—— 大多数的平民始终还是受着压迫和剥削。六十年中所变更的只是压
迫者的人和压迫的方法—— 而中国民众的受压迫和受剥削这件事实,是没有变更
的。不但没有变更,而且剥削的范围更大了,剥削的程度更深了。因此,这六十
年中,中国平民的倾向革命,需要革命,也是没有变更的一件事实。

   士绅式的官僚式的资产阶级与侨商的买办的资产阶级,对于革命的态度,
微有不同,然而他们对于“维新”或 “革命”的希望,根本与小资产阶级不
同,尤其与游民的无产阶级,有阶级利益的冲突。最后,便是最大多数的城市
及乡村的小资产阶级,小商人及农民。这是数量上最大的群众。他们的政治要
求,应当是很民主主义的政纲,他们的经济利益,不但和列强帝国主义相冲
突,并且和士绅资产阶级及侨商资产阶级是相竞争的。可是小资产阶级在革命
过程中总是动摇不定的,必须有一领导他的阶级,充分的去帮助他发展自己的
革命性而遏止他的反动性,然后才能澈底的忠于革命。否则,他便容易受大资
产阶级的欺罔,倒到反动派的怀抱里去,而受人家的利用。

孙中山三民主义中之民族主义是不是国家主义?-陈独秀

    有许多人,尤其是国家主义派,说中山先生是一个国家主义者,他的三民主
义中之民族主义就是国家主义。不错,中山先生的一生是爱他的祖国—— 中国,
为他的祖国—— 中国奋斗的,他是极力劝中国同胞要恢复民族主义来救国的,他
是极力指贲现在提倡世界大同主义未免过早的;然而因此便说中山先生是一个国
家主义者,那就未免对于中山先生民族主义的理论之研究过于浅薄了。

   因各时代的经济关系日渐复杂,民族运动在历史上乃有三个时代不同的特性: 
(一 )宗法社会时代之封建贵族的民族运动; (二 )军国社会时代之资产
阶级的民族运动; (三)帝国主义时代之殖民地的民族运动。

   军国社会时代的民族运动,即是资本主义前半期的民族运动。这时代的
民族运动之特性,乃是十八世纪新兴的资产阶级运动,此期运动已渐渐脱离前
时代血统及宗教的色彩,而立脚在国家主义上面,因为这时代社会经济的发
展,已不限于农业,已需要商业的发展更进的工业的发展,已非宗法社会制度
血统宗教等所能支配,并且在经济的需要上,已有了血统不同或宗教不同之民
族所合成的国家。这些民族中的资产阶级,正需要一个军国制度的国家机关,
即超越民族血统及宗教信仰之上的国家权力,以供其资本主义发展之用。这种
国家主义的民族运动,亦即民族的国家主义运动,由日耳曼、意大利渐渐蔓延
到全欧洲,民族运动渐渐成了国家主义的工具;由日耳曼、意大利之成功,渐
渐由自卫的国家主义变成侵略的国家主义—— 资本帝国主义。这些资产阶级
的民族主义者即国家主义者,对外则利用“民族统一”的口号,扩张本国的领
土与主权。

     帝国主义时代的民族运动,即是现代资本主义末期的民族运动。这时代
的民族运动之特性,乃是二十世纪一切殖民地半殖民地及被压迫国家之资产阶
级及无产阶级及无产阶级联合反抗他们的压迫者—— 资本帝国主义,不像前时
代的民族运动是单纯的资产阶级运动。因为资本帝国主义有国际性,反抗他们
之民族运动也不得不含有国际性,和前时代民族运动之对象及作战策略逐至不
同,这也是此时代民族运动和前时代民族运动特性不同之一。若埃及之独立运
动,若土耳其之国民革命,若印度之不合作运动及农民暴动,若加哇工农之反
抗荷兰,若菲律宾之独立要求,若摩洛哥及叙利亚之反抗法国,若里夫民族之
反抗西班牙与法兰西,若波斯亚嘲伯及阿富汗之反英运动,若高丽安南之独立
运动,若中国之国民革命运动,这些运动是紧接着苏俄十月革命兴盛起来的,
都有无产阶级的力域参加运动,使这些运动渐渐减少了前时代纯资产阶级民族
主义的色彩,而增加了新的色彩—— 反资本帝国主义之世界革命的色彩。国家
主义派说这些运动都是国家主义的运动,这显然犯了时代错误的毛病,这是因
为他们不曾懂得此时代的民族运动之特性和前时代完全不同。前时代的民族运
动是:纯资产阶级的,没有国际性的,造成资本帝国主义的;此时代的民族运
动是:和阶级联合的,含有国际性的,反资本帝国主义的。

    中国是一个被国际资本帝国主义所压迫的国家,我们决不向帝国主义者讲
什么世界大同主义,我们自然急于要救中国爱中国,然而我们不是什么国家主
义者。无产阶级本来无祖 , 然而他们在救祖国的实际工作上,比任何阶级都
出力:在普法战争之巴黎围城中,法国的资产阶级已经投降了,只有无产阶级
尚力奋其最后决死战;俄国二月革命后,资产阶级的政策是要仍旧和协约国妥
协的,只有无产阶级急起没收了欧美各帝国主义在俄权利,使俄国脱离了外国
的羁绊而完全独立;德国的资产阶级一致接受英美法帝国主义者奴隶德国之道
威斯计划,只有德国的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始终反对;这些法国、俄国、德国为
祖国奋斗的无产阶级,都不曾向帝国主义讲什么世界大同主义,然而他们决不
是什么国家主义者。孙中山先生一生爱他的祖国,一生为他的祖国奋斗,然而
他也决不是一个国家主义者。

战壕断语(二)-屈维它

印度的革命工人

    孟买的棉纱业是印度工业的精华。许多人希望着这些印度的“殷实商
家”—— 资产阶级,想望他们能和印度古文化争一口气,反对英国皇帝。但
是,印度资产阶级在压迫工人的“反赤伟业”上,始终是和英国帝国主义一鼻
孔出气,甚至于他们组织工贼派的工会,去帮助英国警察。印度的劳动平民是
在争民族的解放,他们实际上还是赞助资产阶级反对英国的。然而在这样形势
之下,印度的工人实在难以听中国谢持、沈玄庐等的劝告: “不要反对本国资
本家,只应当帮着他们反对外国人!”

    去年十二月间,孟买的棉纱工业家实行“同盟闭厂”,延K 了十个星期,
失业的有十六万工人,其中有三万女工,一万二千童工。这次同盟闭厂,原因
是工业家反对英政府的棉纱品新税;但是,新税废除了,资本家省下了盈千盈
万的资本,对于停业工人的工资,却一个钱也不肯发,反而还要减少工资。